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藥手回春>>藥手回春目錄

番外篇:六女拜壽

更新時間:2014-01-01  作者:梨花白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梨花白 | 藥手回春 
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

不過是一夜之間,似乎那料峭春寒便無影無蹤。清晨從屋里出來,人人都感覺到春風似是褪去了所有冬日里余留的寒意,變得輕柔而溫情。

一大早淅淅瀝瀝一場小雨,下了小半個時辰,剛剛沾濕了地面而已,卻將房前屋后杏樹梨樹上的花苞沾染的越發雪白出塵。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京城中人在這個時節的清晨里卻也沒什么事做,因梳洗裝扮了,就往街上來,不到半上午,各條街道上就已是無比的熱鬧繁華,冬日里那一絲蕭瑟完全不見蹤影了。

幾個女尼從街道上走過,忽見原本平靜悠然的街道上猛地就起了一陣喧嘩,饒是出家人心如止水,這會兒卻也不禁添上幾絲好奇,其中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尼姑實在抑制不住,便上前隨便拉了個人的袖子,一打聽,才知今日鎮遠侯府的老太君做大壽,這會兒后門上有流水席給眾人吃,還有專門施舍給乞丐僧道的饅頭油餅點心。

女尼們原本在庵中,并不缺這些吃食,然而既是下山來修行,聽見布施,自然是要結這份善緣的,因此眾人一商量,便轉了方向,也往鎮遠侯府而來。

此時鎮遠侯府的后門大街上,因為這豐盛的流水席和布施,當真是熱鬧非凡。然而比起前面大門的車水馬龍,平民百姓的這點熱鬧卻也算不上什么了。

寧纖巧和寧纖月兩人夫家的馬車在侯府大門前停下,接著馬上兩個青年下了馬,各自從車中扶出兩名滿頭珠翠,婀娜動人的,兩對夫妻又從前面馬車扶出各自父母妯娌,方一起向大門而來,卻是在上了臺階后就愣在那里。

“世……世子爺?您怎么會在這里?”

將老人妯娌們先命人送進去,不等丈夫出聲,寧纖巧和寧纖月已經異口同聲問出來,就見沈千山笑容滿面拱手道:“四姐姐五姐姐一向可好?四姐夫五姐夫也來了。你們兩家倒當真是交好,竟是同時而來。”

寧纖巧笑道:“世子爺莫要顧左右而言他,快說,您怎么會在此處?您可是親王世子,我們這侯府門檻雖也不低,還當不起您這堂堂世子爺在這里迎客吧?”

沈千山笑道:“我自己申請的這差事,自和阿碧成婚后,竟也沒有在老太君面前盡點兒孝心,今日特意一大早兒和阿碧過來了,她說我若在這里迎客,倒還能給老太君的壽辰添點光彩,既如此,我便來了。”

寧纖月搖頭笑道:“真真是胡鬧,雖是添了光彩,但你這身份……”不等說完,就聽沈千山笑道:“一家人,講究什么身份不身份的?我可不在乎這些。姐姐們快進去吧,阿碧這會兒幫忙招待女眷們,忙的腳不沾地呢。”

寧纖巧和寧纖月都笑道:“正經我們以為來早了,倒是白白受累,反正來的再晚,有六妹妹和你這六妹夫墊底兒,卻不料你們不自恃身份,倒是把我們都給比下去了。既如此,我們就趕緊進去幫忙了。”

兩人說笑著就走了進去,沈千山這里笑瞇瞇看著留下的兩個青年:“怎么?姐夫們不進去嗎?”

兩個青年咳了一聲,異口同聲道:“既是妹夫都在這里迎客,我們哪里敢去偷閑?一起一起。”

于是,鎮遠侯府今日大門口迎客的人便顯得有些怪異,不是鎮遠侯爺和那位專做生意的二老爺,更不是如今炙手可熱的吏部尚書寧大人,而是三位女婿,不,確切的說應該是四位了,七姑娘寧纖蘿的丈夫眼見著三位姐夫都在門口迎客,他哪敢進屋坐著?

雖是如此,然而因為這幾位的身份,都是年輕有為的朝廷新貴,尤其那位世子爺,乖乖隆的咚,就是把寧府三位老爺綁在一塊兒,也未必能抵得上這一位的份量,因此前來拜壽的人不但沒有任何不滿,反而一個個都是受寵若驚,更有一些會鉆營的官兒腳下生根,就想留在大門口不走了,然而寧家幾個子弟站在姐夫們身后,也不說話,只是微笑看著你,不走?不走就盯到你不好意思,只好進屋為止。

眼看天到晌午,客人們已經都到了,寧纖碧寧纖月寧纖巧等從廊下過來,到大門邊對沈千山等笑道:“幾位勞苦功高的姑爺老爺,還沒迎夠客人么?這會兒都晌午了,想必也沒什么人上門的,還請幾位回屋里喝杯水酒解解乏去吧。”

幾個青年便都笑道:“不敢不敢,多承夫人和妹妹(姐姐)們掛念。”一面說著,便都轉了身要往回走,忽聽寧徹宣笑道:“三姐姐,你怎么也過來了?”

寧纖語笑道:“老祖宗和太太們知道妹夫們辛苦,看著時辰到了,就催我過來請你們去休息,老爺們在大堂里陪客人,也都讓催著妹夫們過去呢。”

眾人聽了,忙都笑道:“是時辰了,該去給老祖宗拜壽的。”一邊說就往大廳走,卻見寧纖語探身向門外望了望,似是在看什么人一般。

沈千山等人還未察覺,寧纖碧寧纖月這些女人們卻是心細,寧纖碧就回頭道:“三姐姐看什么?莫非你還在等什么人不成……”一語未完,就見寧纖語紅了臉,搖頭笑著道:“我哪有什么人要等,走吧,回去給老祖宗拜壽,老爺太太們和哥哥嫂子今天早上都拜了,如今就差你們這些小夫妻了呢。”

眾人一起來到后堂,姜老太君如今經過鶯歌清歌等人不遺余力的按摩推拿,比起剛中風那會兒要好了許多。因看見這些小夫妻進來,老太太便笑吟吟坐在那里,說話雖還有些不清楚,好歹大部分人都能聽懂了。

下人們拿來蒲團,沈千山寧纖碧因為身份高貴,雖是排行不高,卻仍是跪在最前頭,接著寧纖月寧纖巧和寧纖蘿三對小夫妻也都跪在那里,剩下的寧家女兒只有兩個訂了親,卻還沒有出閣,此時自然不在這其中。

因寧纖碧到底拉著寧纖語又跪下來,笑著道:“老太君,今日我們也來湊個五女拜壽,祝您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

說完正要磕下頭去,就聽外面亂糟糟吵嚷起來,屋里女眷們都站起身問是怎么回事,須臾只聽寧府總管的聲音在外面道:“回稟老祖宗太太們,貴妃娘娘駕到,老爺們剛才得到信兒,讓老祖宗太太們快出去迎接。”

一家人都傻了,若說貴妃,自然是寧纖眉無疑。寧纖碧不禁搖頭,偷偷對沈千山小聲道:“這都是你那太上皇姑父開的好頭兒,原本皇室中人出來,那得多大排場多少準備?可自從他之后,皇帝就那么大搖大擺去了你家,如今我這貴妃姐姐竟然也是突如其來就回來了。”

沈千山也小聲笑道:“你也知道是我那皇帝姑父做的好事兒,只來埋怨我做什么?又不是我給他出的主意。”一語未完,寧纖碧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挑眉道:“偏要冤枉你,如何?”

一邊說著,眾人早已接出來。只見貴妃寧纖眉身穿杏黃色丹鳳朝陽的貴妃服飾,坐在鳳攆上,在大門口便下來,眼見眾人要跪拜,她便急忙搶前幾步,含淚對姜老太君道:“老祖母,孫女兒回來給您賀壽了。”一語未完,眼淚便已是順頰而下。

寧纖碧心里不由有些感嘆,暗道一入宮門深似海啊,如今這皇帝是周謙,和我們兩家關系匪淺,又是個隨和親切的人,今天讓二姐姐來賀壽,也已經是天大的皇恩浩蕩,可以想象當日元妃在深宮苦熬,回到賈府后心中會是多么悲苦了。

好在總算寧纖眉在后宮十分得意,又是這樣一個歡喜日子,因雖娘兒幾個抱著哭了一場,卻沒有多少悲傷氣氛,一時間重回壽堂,那姜老太君仍是被幾個婆子抱上首座,寧纖碧便笑道:“我剛剛還說,來一個五女拜壽,卻不料貴妃娘娘就回來了,這一來,卻不是五女拜壽,正經該是六女拜壽才對。”

一面說,寧纖眉便主動拉著他們幾對小夫妻和寧纖語跪在蒲團上,要給姜老太君拜壽,只唬的眾人都要去扶,寧纖眉便正色道:“百善孝為先,這是孝道,如今我既是從簡來了,自然只論親情,不論身份。”

因到底和寧纖碧等人一起磕下頭去,姜老太君忙叫人扶起來,一旁曲夫人笑道:“既是給老祖宗拜壽,不同于家常的繁文縟節,必要磕滿三個頭的。”因等眾人結結實實磕好了頭,丫頭婆子們這才一擁上前,將她們幾個扶了起來。

當下廳中熱鬧氣氛簡直達到頂點,寧纖眉身為貴妃,既是回來賀壽,那壽禮自然不會輕了,當下眾人只看見幾個太監一樣樣捧上壽禮,無不是富貴精巧之極,更難得的是,這其中竟有太皇太后賜下的金玉如意和皇上親自書寫的百壽圖,對于侯府來說,這可真是無價之寶了。

眾人議論紛紛,真可謂是人聲鼎沸。偏在此時,就聽外面又起了嘈雜聲,寧纖碧就對寧纖眉笑道:“這是怎么說的?貴妃娘娘已經是身份最貴重的了,剛才嘈雜些就罷了,難道又有什么人大駕光臨……”

不等說完,就聽外面一個惶急聲音道:“快……快打出去,休要讓他沖撞了壽宴……”

話音未落,只見一個男人猛然躥進了門,一面高聲嚷道:“娘子,娘子,是我啊,別讓他們動手……”這聲音寧纖碧聽著有些熟悉,不由看向沈千山小聲問道:“是誰啊?聽著有些耳熟。”

“是誰把這混賬東西放進來的?”

忽見寧纖語猛地站起身厲喝了一聲,這時寧纖碧等也終于看清了這男人的面容,雖是頭發衣服都不知怎的被扯散了,卻仍是能夠認出來,這人不是李德祿還會是誰?”

管家們隨后進來,一個勁兒賠罪,就要把這厚顏無恥的混蛋拖出去。

然而這李德祿當日本就打定了主意要重新讓寧纖語回心轉意,他想著一日夫妻百日恩,女人嘛,哪有真正絕情的?何況寧纖語和離之后并沒有嫁人,焉知不是為自己守貞?因此他當時就要上門來的,卻因為要打扮一番,又沒有銀錢,所以就去偷盜搶劫,被人抓了扔到大牢里,前兩日才放出來,好不容易纏著一個舊日朋友討了兩身衣裳和幾兩銀子,因今日就打扮的人模狗樣要來賀壽。

誰知到了大門口,一看沈千山在那里站著,只把這混蛋嚇得腿都軟了,暗自思忖了一番,知道進不去的,沈千山那是什么人,一腳就能踹去自己半條命。于是橫了一條心,繞到后面墻外,竟是爬了墻進來,只想著沈千山等自然是要在前院陪客的,卻不料因為寧纖眉過來了,小夫妻們才給老太君拜完壽,還沒來得及散去呢。他這一來,竟是正正的撞在了槍口上。

李德祿卻還是沒看見沈千山,因為這會兒曲夫人余夫人等都在前面擋著,他還只顧涎皮涎臉的笑著作揖,稱曲夫人為“岳母。”,只把曲夫人氣得眉眼都變了顏色,指著他大罵道:“呸!誰是你岳母?似你這種喪盡天良禽獸不如的東西,也配做我女婿?來人,給我把他拖出去丟在大門外。”

李德祿還只管高叫著:“岳母何必如此嫌貧愛富?雖然我如今落魄了,然而我已是真心悔改,如今娘子還沒嫁人,焉知她不是為我守著……”

不等說完,忽聽一聲冷冷叱喝道:“真心悔改?便是你這樣厚顏無恥闖進來的德性?分明比豬狗還不如,怎么有臉說自己是真心悔改?好,既是你不肯出去,且讓我把你踹出去。”

隨著話音,眾人都讓出一條道路,只見沈千山面容冷冽越眾而出。那李德祿見了他,心中大驚,只嚇得兩條腿軟的如同面條一般。忽聽另一個清脆動聽的聲音笑道:“只踹他出去么?也太便宜了這廝。如今貴妃娘娘現在這里,無關人等但凡敢擅闖而入,便要定斬首之罪,像這個不知臉皮為何物又膽大妄為的東西,不但硬闖進來,還敢出言不遜,定他一個車裂也不過分。”

一面說著,果然就見坐在姜老太君身邊的寧纖眉款款站起,冷冷看向這里,淡然道:“來人,拿下,送往大理寺定罪。”

“撲通”一聲,李德祿嚇得當即就跪下了,滿頭大汗的惶急叫著:“娘娘饒命,實不知您鳳駕在此,不然給草民十個膽子也不敢過來,娘子……娘子,求您跟貴妃娘娘說說情,您……您是她妹妹啊……娘子……”

“你給我住口,誰是你母親子?你擅闖侯府在先,冒犯貴妃大駕在后,如今還出言無狀無禮之至,也不看看這是能讓你撒野的地方嗎?”

寧纖語厲聲喝斥,看也不看那李德祿一眼,任由他被如狼似虎的兩個御林軍給拖了下去。先前門口自然也有侍衛守著,只是聽見這男人口稱娘子,管家們似是也不很好意思真動手的模樣,他們還以為是寧府哪位姑爺和妻子鬧了別扭,自然也不好上前阻攔,直到此時貴妃娘娘喝令拿人,那御林軍早已驚出了一頭冷汗,原來這竟是個無賴,幸虧沒釀成大錯,不然一旦驚到貴妃娘娘的鳳駕,殺了他們也不夠賠罪的啊。

李德祿被拖了下,因他那殺豬般的慘叫聲太過瘆人,御林軍干脆就把他嘴巴給堵了起來,如此屋外總算清凈了,然而屋里的議論聲卻又是潮水般涌起來。

寧纖語含淚來到姜老太君面前,盈盈下拜哭道:“都是孫女兒不孝,讓老祖宗這樣大好的日子里,還要受那無賴混賬的驚嚇。”

話音落,便見寧纖碧上前扶起她,搖頭笑道:“三姐姐這話說錯了,且不說不關你的事,就算是關你的事又如何?如今老祖宗大病漸愈,七十大壽賓客滿堂,兒孫承歡膝下,這每一樣都是人生莫大喜事,恰是老祖宗一輩子行善積德,剛強重情義的福報。而那李德祿,他德行有虧無恥之極,在這樣日子里竟毫不顧臉面鬧將過來,更不用提從前險些寵妾滅妻,將三姐姐害死,這樣禽獸不如的混賬東西有如今這個下場,可不是惡有惡報呢?無論何時何地,這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都算是人生最痛快的事,在老祖宗這樣的大好日子里,能這樣的大快人心,難道不好?”

她說完,寧纖眉便笑道:“世子妃說的極是。”因慢慢坐下,又聽寧纖月笑道:“真真六妹妹這張嘴是越來越厲害了,從前在府里的時候兒,明明也沒覺著這么厲害,如今才幾年?我們卻是比不過你了。敢情是六妹妹會做伶牙俐齒的藥?若真是這樣,好歹也做些給我們吃才是,都是自家姐妹,必要你回回占上風嗎?也疼顧疼顧我們。”

一語未完,廳里眾人全都大笑起來,寧纖碧咬牙道:“你們聽聽,就這嘴巴,還討伶牙俐齒的藥?我虧了是沒有,就有了也不能給,人說伶俐到了極致就是舌燦蓮花,你這舌頭上若真長出一朵蓮花兒來,吃不了飯喝不了水,可不都成了我的罪過?”

大家笑得更厲害,讓她們姐妹這一打趣,先前李德祿硬闖時帶來的那股子異樣氣氛也就無影無蹤了。恰在此時,忽聽外面管家高聲道:“天涯幫幫主攜夫人,二幫主前來為老太君賀壽。”

寧纖語“啊”的叫了一聲,其他女眷也都向后退,大部分都躲到屏風后,這里寧纖碧等轉頭向門外看去,就見喬明帶著溫煦喬羽大踏步進門,一進來便雙手抱拳笑道:“老壽星,喬某等來晚了,在此祝老壽星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說完三人都行了禮,又給寧纖眉行過跪拜之禮,寧纖眉忙命人扶起。接著再獻上壽禮時,別人不過是贊嘆罷了,唯有寧纖碧,眼睛都放光了,只見那壽禮赫然是幾個錦盒,一打開盒子,便聞到一股淡淡藥香氣,竟無不是十分難得的藥材,也有幾百年的人參,也有七葉靈芝草,還有千年首烏,等等等等共是七樣,恰合著老太君七十大壽的整數。

“喬幫主這禮可真是重的很啊,只是怎么這個時候兒才過來?”別人和喬羽喬明都不熟,寧纖語有過幾面之緣,此時卻如何敢上前說話?最后還是寧纖碧站出來打圓場,卻見喬明微微一笑道:“世子妃,您這師弟是什么性子你還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今日直到將近午時,他才和我說起這件事,這不,忙忙備了幾樣禮物就過來了,還望老壽星和貴妃娘娘世子妃見諒。”

寧纖碧笑道:“這還要見諒?既如此,也罷了,等到我三爺爺過七十大壽時,那也算是幫主夫人的師父,到那時,喬幫主可務必要好好準備幾份壽禮,也好讓我見識見識江湖上這些難得的奇藥。”

喬明咳了一聲,心想難怪人家都說這世子妃難纏,果然是難纏的很。嘴里少不得答應了,卻聽沈千山又笑道:“僅僅是三老太爺么?說起來,溫師弟那心肺復蘇術還是跟阿碧學的吧?這也算沒有師徒名分卻有師徒情義,嗯,今年恰是阿碧二十三歲生日,喬幫主你看著辦啊。”

一屋子命婦女眷都在偷偷笑,喬明一看:好嘛,這夫婦倆一唱一和的,二十三歲生日都有臉拎出來說?再讓他們說幾句,敢情我那庫里就剩不下什么了。因連忙敷衍了兩句,就要拉著愛人和弟弟離去。卻不料一轉頭,只見喬羽正看著人群中一名漂亮嫻雅女子,直到他碰了一下,這才回過神來,嘿嘿笑了幾聲,也沒說什么。

這一番情景也落在寧纖碧和沈千山眼中,原本他們兩個是要去和喬羽打招呼的,卻不料竟看見那二幫主眼珠子似是掉在了寧纖語身上似得,一時間不由得深以為異,因彼此對看了一眼,卻沒說什么,見喬羽被他大哥拉走了,在門口時還回了一下頭,而寧纖語的面龐卻是微微有些發紅,于是夫妻兩個心里也就有數了,只是有些奇怪,暗道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兒?他們兩個竟通了消息?真是讓人怎么也想不到啊。

待喬明喬羽兄弟離去,大廳里卻又熱鬧開來,此時便已經過了午時,經過這連番波瀾,總算眾人能夠好好兒用飯了。

待到酒宴完畢,除了近親朋友外,其他人就都散去了,唐王妃和薛夫人囑咐了沈千山寧纖碧兩個明日早些回去,便也和兩個兒媳離開。這里姜老太君也有些乏累,于是眾人出來,各回屋中歇息。

小平安白日里在寧府中儼然是孩子頭兒,這會兒卻也玩得累了,清芬和丫頭婆子們服侍他睡下,轉眼卻找不到世子爺和世子妃夫妻兩個,正著急時,問了寧府里的下人,說是往杏林苑那里去了,眾人這才放下心來,知道那是世子妃從小兒做藥學醫的地方,夫妻兩個想必是舊地重游去了,也就不再在意。

沈千山和寧纖碧果真是舊地重游來了,此時兩人站在杏林苑屋中,如今這里還是寧德榮的住處,雖然老頭兒一個月里也難回來住一趟,但屋子的打掃卻是絲毫不馬虎,窗明幾凈一塵不染。

“還記得你那時候過來這府里,跑到這杏林苑的光景嗎?”來到小時候自己做藥學醫的小屋子,寧纖碧便問沈千山,卻聽丈夫笑道:“那怎么會忘記?我還記著,就是在此處,我搶了你一只藥泥捏的小豬,惹得你惱了,我也不肯還給你。那只小豬跟在我身旁,足有好幾年,可惜最后卻還是失落了。”

他說到這里,就溫柔看向妻子,輕聲道:“那時候,我把小豬扔出去,心中的絕望和苦楚,直到現在仍是清晰無比。好在藥泥小豬雖然失去了,但是你這只大豬我卻沒失去,好在你如今就在我身邊,我懷里。”

“你說誰是大豬呢?”寧纖碧不依的在丈夫肩頭撓了幾爪子:“可是諷刺我胖了?哼!原本想送你禮物的,既然你這樣可惡,別想得這禮物了。”

“好好好,我錯了,是我錯了還不成么?娘子有什么好東西?快拿出來,別吊為夫胃口。娘子是這天下最美麗動人傾國傾城的女子,絕代佳人閉月羞花沉魚落雁國色天香……”

“行了行了,這才多長時間?就會在我面前說不著邊際的甜言蜜語了。”寧纖碧瞪了丈夫一眼,嘴角邊卻全是盈盈笑意,接著如同變戲法似的將手從身后拿出來,笑道:“你看這是什么?”

“啊……這是……這是那只豬?”

沈千山驚訝的一把拿了去,卻聽寧纖碧哭笑不得道:“什么那只豬?那只豬當時就讓你摔得不成樣子了。這是我前兒做藥時,聽珠玉和我說你當日……說你當日很喜歡很重視那只藥泥小豬,所以我就又做了一只,今日之所以帶你到這里來,就是為了特意考驗你的,你若是還記著呢,就把這只豬獎勵給你做禮物,若是你忘了,哼哼!自然什么也沒有了。”

沈千山心情激蕩,雖說他喜歡那只藥泥豬也是因為寧纖碧,而此時本尊也早已是他的妻子,然而這一種曾經無比珍視的東西失而復得的美好感覺還是讓他險些把眼淚都涌出眼眶了。

因喃喃的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將寧纖碧摟在懷中,一個勁兒道:“阿碧,你……你怎不早說,我也沒給你準備禮物,這……這這只收你的禮,好么?”

“有什么不好的?早說了還哪里有驚喜?”寧纖碧微微一笑,從沈千山懷里出來,背著手走到窗前,看著那窗外打滿了花苞的老杏樹,她忽然轉過身道:“千山,若是你覺著不好意思,那就陪我去街上逛逛如何?嗯,咱們去冬青大街,去看看當年擺攤子施藥的地方,好不好?”

沈千山眼睛一亮,點頭笑道:“好啊,反正今天晚上咱們也是不回去的,下午也沒什么事兒,可惜小平安沒醒,不然帶他去他爹娘當年定情的地方兒好好看看去。”

“什么當年定情的地方啊?那會兒你才多大?還定情呢。”寧纖碧用手刮著臉羞沈千山,把他也逗得笑了,點頭道:“是啊,那時候寧府六姑娘可傲氣了,誰看見我都是親親熱熱的,獨她對我帶搭不理,只把我給愁得,差點兒就少白頭了。”

“呸!分明現在頭發還是黑的,還有臉說差點兒少白頭。”

“真的!那天我答應你回來跟太上皇退婚之后,走那一路,差點兒頭發就全白了。幸虧太上皇非常注重皇帝金口玉牙的威嚴,死活沒答應我,這才讓我放下心來,頭發又都黑了……”

“你就胡說吧你。”

夫妻兩個一面說笑,一面打發人去和余夫人及丫頭們說自己的動向,這里也不帶隨從丫頭,便是兩個人,并肩攜手來到了冬青大街。

故地重游,夫妻倆倒是有說不盡的話,說著說著就來到了鼓樓大街上,忽聽寧纖碧“咦”了一聲,接著便轉頭看著沈千山笑道:“身上帶銀子了嗎?”

“帶了幾十兩銀子,還有幾十片金葉子,若不夠,還有銀票,怎么?阿碧可是有想買的東西?”沈千山聽妻子這樣問,立刻心有靈犀的猜出了寧纖碧的目的,果然,就見妻子朝不遠處一指,笑道:“不是想送我禮物嗎?走,咱們去那里買東西。”

沈千山一看,卻是一家首飾鋪子,門上一塊普通匾額,題著“林記首飾鋪”,他心中有些奇怪,納悶道:“來這里做什么?阿碧想要首飾,待我去內務府那里好好選幾樣,這民間的東西哪有能入眼的。”

“我把你個不怕牙疼的。民間怎么了?也照樣藏龍臥虎。我今日就想在這里買,如何?世子爺不答應么?”寧纖碧挑眉看著沈千山,被妻子這樣眼神一瞪,堂堂世子爺整個身心都熱了,哪里還有不答應之理,因忙攜了妻子的手,兩人便走進那林記首飾鋪。

首飾鋪里有幾個人正在選東西,柜臺后卻像是一家三口在那里,正向人報價格,看見他們進來,那老頭兒便轉過身笑道:“二位想選些什么……”一語未完,便發覺沈千山和寧纖碧的穿著打扮著實不凡,因十分驚疑,不禁又仔細看了兩眼,這一看,就覺著那個女子似是有些面熟,旋即便想起來,不由驚喜笑道:“原來是夫人,您當日說過來小老兒這里光顧,卻是幾年沒動靜,怎么?這位是……”

不等說完,就覺著這男人也很眼熟,不但眼熟,而是眼熟無比,還不等想起,便聽兒子和妻子的聲音同時響起,驚叫道:“世子爺?您……您怎么會過來這里?”

世子爺?

這一下老頭兒也想起來了:沒錯,這可不是世子爺呢?當日他征戰回來,自己和妻兒還在大街上夾道歡迎過他,只是……這如果是世子爺的話,那……那旁邊那位……豈不就是……豈不就是被人譽為“藥仙子”的世子妃?

天啊,我當日竟是做的世子妃的生意?

老頭兒想到這里,差點兒暈了過去。卻見寧纖碧笑道:“一直忙碌,好不容易今日偷了浮生半日閑,總算能來老伯這里選幾樣可心首飾了,且讓我看看,都有什么精致的?”

“有,有有有,小老兒如今的生意好了,我們這里也有真金白銀或是珍珠點翠的首飾,世子爺和世子妃這邊請。”老頭兒說完就引著沈千山和寧纖碧到了另一道柜臺邊,將那里面的首飾全都拿出來,讓她們自選。

“果然精致非常。”

這一下,就連沈千山也忍不住驚訝了,抬起頭看向那個推著木制輪椅過來的靦腆青年:“這些都是你做的?”見他點頭,他便笑道:“好東西,老伯,這些我全都要了,幫我裝起來吧。”

“啊?”

老頭兒和寧纖碧都是驚叫一聲,寧纖碧碰了碰沈千山,小聲道:“買幾樣就夠了,做什么要買這么多?財大氣粗的嘴臉很好看嗎?”

“我管它好不好看。”卻見沈千山微微一笑,輕輕握了寧纖碧的手道:“我只知道,討好娘子大人就是應該不遺余力的。”一句話說的寧纖碧臉上都泛起了桃花紅。

同樣的天空下,有沈千山和寧纖碧這樣幸福的璧人,卻也有凄風苦雨心如枯木的可憐人。

那群下山化緣的女尼在傍晚終于回到了山上,將從寧府得來的饅頭點心等發給眾人,一面說著那侯府富貴賓客云集的熱鬧景象。

她們只顧說得高興,渾沒發覺身后那正在青燈古佛前念經的女尼身子猛然僵住,過了一會兒,兩行淚從她面上流下,滴落在手中的木魚上。

曾經,自己也是那富貴鄉里的一份子,卻只因為利欲熏心忘恩負義,落得如今的下場:女兒凄慘無比的死了,她自己被驅逐出族,有家也沒臉回,且回去人家也不承認的。最后只能伴在這青燈古佛之前,日夜誦經了此殘生。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果然是半點兒不錯的。RS

┃諾秋網┃

……諾秋網文字……!!

上一章  |  藥手回春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醫來夫貴  農繡  閨華記  農嬌有福  神棍夫人:夫君,要聽話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妻  棠錦  
你可能喜歡看:  [玄幻]  龍血武帝  修羅武神  妖神記  武煉巔峰  萬界天尊  超級神基因  天驕戰紀  
大家都在閱讀:  韶光慢  極品全能學生  龍血武帝  醫來夫貴  校花的貼身高手  修羅武神  農繡  田園小王妃  超級兵王  妖神記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624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