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帝尊>>帝尊目錄

番外篇,宣無邪傳(下)

更新時間:2015-03-15  作者:宅豬  關鍵字: 仙俠 | 奇幻修真 | 宅豬 | 帝尊 
宣無邪腦中木然,沒有任何念頭流動,慕晚晴已經哭昏過去。

“師娘……”

他最愛的女人,倒在血泊之中,已經被斬斷了一切生機。

“無邪,答應我,照顧好師妹,如果她喜歡席應情,就讓她嫁給席應情……”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師娘氣若游絲,抬手輕輕撫摸宣無邪的臉:“不要責怪你師傅,他在望仙臺中受到了打擊……可惜師娘沒能看到你找到心儀的女孩……”

師娘長逝,撒手人寰”。

宣無邪跪坐在師娘的尸體前,師娘死了,他的心也仿佛死了。

他為師娘清洗身上的血跡,試圖將傷口合攏,卻怎么也合不住,他為師娘換上最美麗的衣裳,為她梳發添妝,讓她保持在最美麗動人的時刻,他親吻那冰冷的雙唇,這是他們第一次如此親密。

宣無邪將師娘的尸體封印在冰棺之中,跪坐在冰棺前,久久不動,他的師娘活在冰棺中,他的想象中,永遠如此美麗如此溫柔。

他輕輕向冰棺中的師娘訴說自己這半生來積攢的情話,他又哭又笑,說了許多昏話,師娘還是如從前那般溫柔體貼,靜靜地聽著。

宣無邪消瘦了,換上一襲黑衣,將自己的白衣與師娘一起葬在冰棺中,他又回到太皇老祖身邊。

“師娘,我一定會為你報仇,血刃太皇!”

太皇老祖想要成神,想要聚集天下所有資源,想要號令天下。

“無邪。玄明元界有著太多的門派。這些門派從上到下都是無能之輩。消耗資源,卻無法成為神靈。”

太皇老祖傳諭:“你率領我圣宗弟子鏟除這些門派,先從魔門開始,為師會作為你們的后盾,消滅那些門派的掌教至尊!”

宣無邪領命,率眾征戰討伐天下魔門,太皇老祖邀請玄天圣宗、朝圣宗等正道門派的強者,親自出戰。擊殺一尊尊魔門領袖,將魔門打壓得無法抬頭。

最終,太皇老祖的摯友摩羅什動怒,與太皇大戰,摩羅什被太皇鎮壓。

太玄圣宗的大軍所向披靡,太皇老祖宣布正道門派中的無極神宗、華嚴圣宗等門派勾結魔道,為正道敗類,大軍攻克無極神宗和華嚴圣宗,將兩大正道門派剿滅,兩大教派的掌教至尊被斬。

這件事終于惹來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玄幽道人的不悅。親自質問太皇老祖:“太皇,你做得過了。摩羅什是你我的摯友,為何連他也要鎮壓?摩羅什是魔道,但無極神宗和華嚴圣宗何罪之有?你不是為了鏟除魔門,而是為了吞并天下的道門,將天下變成你的私產!”

“玄幽道兄,你袒護魔門,玄天圣宗是要與天下正道作對么?”

太皇老祖笑了,終于下達戰書,道:“玄幽道兄,你、我、摩羅什乃是公認的天下三大強者,有人說摩羅什最為年輕,擁有著神一般的肉身,你的年紀最長,擁有著神一般的法力,而我則是最接近神的人。我很想知道,到底你我三人之中,誰才是天下第一高手,誰有望踏出那最后一步。現在摩羅什已敗,還請玄幽道兄不吝賜教!”

戰書通告天下,天下嘩然。

玄幽道人接下戰書應戰,兩人約戰在東海之上。

“師娘,我的機會來了。”

宣無邪跪坐在冰棺前,看著棺中的師娘,低聲笑道:“玄幽老道實力強大無比,比摩羅什還要強大,太皇老祖即便能夠勝出,也必然會遭受重創,我已經是天宮境界,比太皇雖然不如,但是爆發出全部的力量卻可以傷到他。在他負創的情況下,我或許有機會斬殺他……”

這一天這場驚心動魄的大戰終于展開,太皇老祖與玄幽道人戰于東海之上。

玄天圣宗,席應情登上掌教至尊之位,一個少女跪在席應情面前,頻頻叩首:“師兄,求你出手,救救他吧!他畢竟是你和我的恩師!”

席應情看向遠處,淡漠萬分:“師妹,恩師對我有養育之恩,不是為兄不想救,而是不能救。救了他,我玄天圣宗便是滅門慘禍,不論你我還是恩師,或者是我玄天圣宗萬千子弟門生,統統都要灰飛煙滅。”

而在遠處,宣無邪一襲黑衣,看向東海方向,那里的大戰即將落幕,玄幽道人雖然法力第一,但是畢竟已經老了,氣血枯敗,即將被太皇老祖活活累死。

但是太皇老祖也受創極重,法力無比雄渾的玄幽老道并不是那么容易對付。

宣無邪遙遙向玄天圣宗看來,目光中露出詢問之色。

席應情回視,臉色冷漠。

“去你我約戰之地找我!”宣無邪抬手,戴上一個青銅鬼臉面具,消失不見。

玄幽老道終于耗盡了氣血,死在太皇老祖手中,太皇老祖得勝歸來,半途中,鬼面男子殺出,天地變色,血海翻涌,殺氣如同汪洋!

轟隆!

群山抖動化作一卷陣圖,將遭到重創的太皇老祖收入陣圖之中,鬼面男子全力催動陣圖,無窮魔火涌出,試圖煉化太皇!

而在此時一只手掌從陣圖中探出,將陣圖撕裂,群山震碎,太皇老祖脫困而出。

鬼臉男子拔劍,劍光照耀玄明元界,一劍刺出,下一刻劍斷,血光從鬼面男子身上迸發。

“有趣。”

太皇老祖邁步走來,微笑道:“你用魔道的功法對付我,但是我感覺到你的功法卻是我太玄圣宗的功法。我讓你滅掉那些魔門大派,你將那些魔門大派的功法糅合貫通,甚至可以做到瞞天過海,隱藏你真正的功法。你想隱瞞什么,無邪?”

鬼面男子爆退,咯咯笑道:“舍道之外。再無他物!太皇。你已經成為我道路上的阻礙。我自然會向你下手!”

“舍道之外再無他物?”

太皇老祖停下追擊的腳步,悠然道:“不愧是我的弟子,終于踏上我的道路。想殺我磨滅你心頭的魔障么?無邪,我給你成長的時間,等你來挑戰我,不過現在,你還遠遠不夠資格。”

鬼面男子消失不見,太皇老祖回到太玄圣宗。威震天下,不過因為與玄幽道人一戰,他也身受重創,宣布閉關。

卻在此時一個噩耗傳來,宣無邪探索邪神墓,葬身在邪神尸身的手中。

太皇老祖命太玄圣宗的太上長老出動,闖入邪神墓地中,只尋回一具血肉模糊的尸身,不過從氣息和血脈上看,都是宣無邪無疑。

“無邪。你太冒進了,竟然去尋邪神尸身。”

太皇老祖落淚。命人抬下宣無邪的尸身,喃喃道:“你死了,日后誰來助我踏出成神的最后一步?沒有強者的壓迫,沒有驚采絕艷的存在給我壓力,成神艱難啊……”

宣無邪死了。

“只剩下席應情了。”

太皇老祖嘆息道:“希望他不要讓我失望。”

墮神嶺中,太玄圣宗年輕的掌教至尊席應情靜靜的看著對面,對面一個鬼面男子坐在墮落的天神的寶座上,聲音沙啞道:“席師兄,這就是我的故事。”

他如哭如泣,臉上的鬼臉面具也如哭如泣,低聲道:“我愛上了我的師娘,我一輩子都從未向她表達過愛意,太皇殺我師娘,這便是我要對付他的原因,也是我假死的原因……”

他抬起頭來,摘下鬼臉面具,臉上露出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表情,靜靜道:“傳聞,這墮神嶺的天神是因為摯愛之人死了,因此而墮落成魔,席師兄,我已成魔,所以這墮神嶺是我最佳的落腳之處。”

“我失敗了,不是太皇的對手,哪怕是遭受重創的太皇。”

宣無邪將青銅面具放在寶座上,起身道:“修行之道,一步慢步步慢,太皇的資質悟性都是頂尖的人物,即便不如你我,也相去不遠。我們修煉的時間比他短,想要趕上他,的確千難萬難。而且,他的道心完美無瑕,沒有任何破綻,我們想趕上他,便更加困難了。”

席應情點頭,嘆息道:“確實如此。”

他剛才聽到宣無邪的故事,那種扭曲的戀情讓他對宣無邪這位太皇老祖的弟子充滿了同情。

“不過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趕上太皇老祖,超越太皇老祖,將他擊殺!”

宣無邪眼睛一亮,看向席應情,道:“我想到一個可以擊敗擊殺太皇的辦法,席師兄是否想聽聽?”

席應情點頭。

宣無邪嘿嘿笑了,如同陷入瘋狂的魔頭:“我曾經有人說,你和我都是最有希望成為神的男人,無匹擁有神的資質,你擁有神的悟性!席師兄,如果將你我的優點合一,我來參悟,你來修煉,再將你我的法力合二為一,這便能夠超越太皇!”

席應情點頭,輕聲道:“我也想到這一點,不過想要做到這一步,需要你我中有一人犧牲。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宣無邪哈哈大笑,面孔扭曲:“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席師兄,你我如同神的兩面,神的悟性,神的資質,單純任何一面,想要干掉最接近神的太皇都千難萬難,唯有將這兩面合二為一,方能干掉太皇老祖!”

他雙手顫抖,顫聲道:“即便是最好的朋友,也無法撼動我心中的仇恨!只有殺了你,將你煉成我的分身,宣無邪和席應情才能合二為一,兩個宣無邪或者兩個席應情一起修煉,才能有希望超越太皇老祖。”

他眼淚流下,眼中的熱切卻越來越強,嘿嘿笑道:“席師兄,你我一直以來未能分出真正的勝負輸贏,今日便在此地,在這墮神嶺中,來一場生死之戰罷!”

他的氣勢越來越強,越來越濃烈,厲聲喝道:“無論你我誰人活下來,都有希望戰勝太皇,血刃太皇!今日希望席師兄不要留手!因為……”

“我也不會留手!”

“今日,只有一個人能夠活著走出墮神嶺!”

席應情氣息激蕩,衣衫獵獵,抬起頭來,澀聲道:“若是我敗了,你將我煉成分身,成為我玄天圣宗的掌教至尊,希望你能善待我圣宗的弟子。”

宣無邪肅然,思索片刻,道:“你若是勝了,我一無所有,只希望席師兄能夠將我隱藏在暗處,就如同這墮落的天神一般……席師兄,請!”

“請!”

兩個當今世上最為出色的年輕人,兩位被譽為最有希望成為神的男人,終于交手,他們是如此驚采絕艷,神通散發出的神光道光,照亮了這陰暗的墮神殿,照亮了寶座上的鬼臉面具,照亮了宮殿墻壁上刻畫的那一幅幅凄美的愛情故事。

那是墮落的天神與他深愛的女子的愛情故事。

他們的才華這一戰中展現,雖然他們十分年輕,但是每一擊都比那些老一輩的掌教至尊還要兇悍,還要完美!

兩個年輕人盡情廝殺,盡情施展自己最為強大的神通,一次又一次碰撞,分開,一次又一次給對方身上添上傷口,給對方造成致命的打擊!

終于,這一戰落幕。

宣無邪倒了下來。

“我輸了,還是輸了……”

他咳血看著走來的席應情,慘笑道:“不要辜負我師妹,我答應了我師娘……”

席應情微微一怔,默默點頭。

“席師兄,下手快一點,不要等我死了之后再將我煉成分身,我怕我的法力會隨我死去流失……”

過了良久,“宣無邪”起身,走向墮落的天神的寶座,撿起寶座上的鬼臉面具,輕輕戴在臉上。

而席應情則已經轉身,向外走去。

他回到玄天圣宗,看到那個坐在靈秀峰大殿的屋頂上的少女,他走到那少女身邊,那是他的師妹,一直想介紹給宣無邪的師妹。

“師妹,我剛才看到一只渾身是血的鳥兒,鉆入了荊棘叢中,刺得胸膛鮮血淋漓,還在唱歌。”

席應情站在少女身后,輕輕唱道:“宣無邪,宣無邪,離恨情仇苦淚多……”

那少女輕輕回過頭來,手中拿著一面明鏡,眼中含著淚水,卻還在吃吃的笑:“掌教師兄,我記不起來師傅是什么樣子了……”

席應情看著她手中的明鏡,心中大慟,眼角有淚水落下。

這一日,他殺了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這一日,他的小師妹斬去了自己關于師尊玄幽道人的記憶。

“宣無邪,宣無邪!”

一只荊棘鳥在悲歌:“離恨情仇苦淚多!”

“癡情一生戴鬼面,為情癡醉心成魔!”

“今古事,堪悲詫;身世恨,從牽惹。多情此身甘赴死,惟愿來世成雙歌!”

《宣無邪傳》完。(……)

上一章  |  帝尊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劍王傳說  傲世丹神  神控天下  仙獄  斬仙  凡人修仙傳  仙府道途  
你可能喜歡看:  [游戲]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網游之有間黑店  貴族紋章  逍遙夢路  異界全職業大師  網游之倒行逆施  驚悚樂園  
大家都在閱讀:  凌天戰尊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修羅武神  妖神記  武煉巔峰  瓜田李夏  萬道劍尊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23423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