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狂尊>>狂尊目錄

第1389章 塵埃落定!(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4-03-03  作者:五月初八  關鍵字: 修真武俠 | 五月初八 | 狂尊 
此時此刻,楊開像是掌含乾坤萬物,造化眾生的無上高主。..他的一個手印,能定千古之極。

話音方落。

盤氏圣斧面上涌起一道金光,一道壯碩的身影躍出,化作一尊身高三丈的大漢,大漢一出現就將盤氏圣斧抄到手中。盤氏圣斧就仿佛回到了最熟悉的地方,興奮地顫動。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這大漢正是盤氏始祖!

隨著盤氏始祖的出現,所謂創滅不相見的規則,無疑被徹底地打破了。

整片天空,變得異常的熱烈,一道綠光,一道金光,一道白光共立于蒼穹!

三大古老相傳圣君,歸位!

這一刻,冥冥之間,似乎有某種持續運轉的崇高力量終于運轉到一個極處,微妙地停頓下來。前面似乎有一層隔膜,沖破這個隔膜,展現的將是另一個輝煌的時代。

楊開淡淡地看著蒼道圣師,記憶不由得被拉到了最初那個年代。

蒼道圣師,盤氏始祖,還有他情君,三個人最先誕生的是盤氏始祖,接著是蒼道圣師,最后才是他。

他們三人的誕生,秉承的是同一種力量,那一種力量在他們眼里被視作真正的永恒,是真正的至高力量。他們把那種力量稱之為“一”,視作共同的父!

“一”的力量,在他們三個誕生之初,就賦予了三人明確地使命。盤氏始祖開辟天地,開創最初的天空,開創歷史,造化萬物眾生,因此名為“創”。

因此盤氏始祖的使命是創造,歷史之氣則是盤氏始祖一人的圣君至道。后世所有關于盤氏始祖修煉力量法則,那根本是扯淡。力量法則根本不配與盤氏始祖相提并論。

有創就必須有滅,有開始就必須有結束,才能促進新的開始,造就時代的前進,輪回的轉動。蒼道圣師便是這個時候應運而生,秉承“一”的力量賦予滅的使命,并賜予他埋葬一切的葬圣天墳。因此蒼道圣師名為“滅”。

然而有創有滅,還是不行。因為一個創造,一個滅亡,那是兩個極端。中間必須有一種更加王道的調和力量主導著創,主導著滅。才能讓所有的一切趨于柔和,能讓萬世蒼生在一種相對穩定的環境中經歷各種命運。

這個時候情君應運而生了。“一”的力量賦予情君“衡”的使命,賜予他虛衡天門,讓他掌握天勢,前接歷史,后接天墳,形成一張真正涵蓋諸天的至網。

因此其實天勢的奧妙歸于虛衡天門,正是情君的道。而天勢的起源是歷史之氣,天勢的盡頭則是葬圣天墳。

三大至道圣君,從誕生開始,就處于一個完美的平衡當中。

然而,這種微妙的平衡,卻因為蒼道圣師的嫉妒心,暗暗地發生著改變。

三大圣君,出生順序情君最晚,實力卻屬情君最強,權利也最大。因為諸天圣位,都是由虛衡天門中誕生的,等于說是情君創造了圣君之下的圣人。

若說盤氏始祖是始祖之父,情君則是眾圣之父。唯獨蒼道圣師什么都不是。因而,蒼道圣師找情君求情,希望能由他代傳圣位,傳道諸圣,獲得圣人之師的美譽。

當時三大圣君,同處一個時代,高處不勝寒,人生寂寞。情君與盤氏始祖、蒼道圣師情同手足。情君自不忍看蒼道圣師沒有贊譽,便答應了蒼道圣師的請求。

然而,情君沒想到,蒼道圣師拿走他的圣位,在封圣巖傳播下去后,竟然沒有告訴眾生,圣位真正的來源,對眾生撒下了第一個彌天大謊。

當時情君不喜,盤氏始祖也惱怒,認為蒼道圣師不應該這樣。但三人情同手足也不好為這點小事與之鬧翻,也就裝傻充愣,并想大不了以后找個合適的機會,讓眾圣人知道真相就好了,也就沒怎么多做計較,于是,“蒼道圣師”這個稱呼,這才得以傳播。

盤氏始祖開創最初的天地之后,使命就完成了十分之七了,剩下的也就是在暗中幫助眾生各種“創造”,引導眾生走向強大的道路而已,便也沒多大事了。

于是盤氏始祖常找情君弈棋,看著情君掌控天勢,調控諸天萬界,無量眾生的平衡。

忽然有一天。

盤氏始祖又到情君府上,正巧情君在調控諸天平衡,那是因為有兩個世界發生了慘烈的戰斗,死去了許多人。看到這一幕,情君十分惱火,道了一聲,“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這句話頓時撥動了盤氏始祖的心弦,他惱怒地說,“世上的一切因我兒創的,就因為各自命運不同,未來不同,參道不同,才有了這慘烈的戰爭。情君,干脆你給他們定一個大的劫數,再讓蒼道圣師配合一下,把眾生中那些不該有的好戰的畜生抹掉,萬界大洗牌,重新造就一個時代,立一個天帝,讓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法度,在法度內生長,如何?”

盤氏始祖本來只是憤怒之下,提出來的一個建議。沒想到卻也撩撥了情君的心弦,那一剎那,情君竟然意外地參悟到至高無上的“一”的力量,并得到“一”的。

中,竟向情君傳達了一個讓情君毛骨悚然的信息,卻是在說,情君將要歷一場大劫,只有他親自嘗過眾生在天勢調控之中的滋味后,才能真正讓天地萬界,有一個共同法度之下的新時代。

“一”的力量至高無上,斷然不可能出錯。

因此情君,把自己得到的告知了盤氏始祖,兩人商議后,又把蒼道圣師喊過來,三人齊聚一堂,商議著“一”的。情君表示自己愿意歷劫,用自己飽嘗苦難的代價換來諸天萬界真正的和平時代。只是,不知道這劫從何而來,他不知道該怎樣毀滅自己…

盤氏始祖,蒼道圣師也沒有辦法,便都覺得,這場劫數,可能時機還沒到。

于是,這樣安靜過了一段時間。

情君深居簡出,最初的圣人們,甚至罕有人知道世上有情君這個至高圣君的存在。

情君苦心參悟“一”的力量,想要把這個真正弄明白,卻總是差了一些契機。

忽然有一天,情君決定下到諸天萬界去走上一遭。這一心血來潮的舉動,竟讓他遇到了生命中一個最刻骨銘心的女子,這個女子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凡人女子,名叫愛君。

她平凡無奇,卻神奇無比地奪走了情君所有的心,為她獻出了最強烈的愛意。

忽然有一天,情君卻驚駭地發現。這個愛君卻能通過一種匪夷所思的手段焚滅他付諸于她的愛意,來竊取他的虛衡天門,來竊取他所有的奧妙。

那一刻,情君憤怒了,也心痛了,也恐懼了。為愛君落下熱淚的同時,他突然領悟到“一”的奧妙,領悟到劫數的開始緣由,也窺視到了愛君的來歷。

原來這個愛君,竟然也是“一”的力量專門為他而創造的一個奇女子,注定焚情。

只是這個女子的誕生,被蒼道圣師先一步參悟到,并被蒼道圣師掩藏起來。蒼道圣師瞞天過海,要利用這個焚情之女毀掉他,并通過毀滅他而獨占整片世界的掌控權。

情君發現這個真相時,已經晚了。他的虛衡奧妙已經被焚情之女竊取得差不多了。他能做的只有在最后關頭,把虛衡天門中最重要的核心,虛衡天碑交給盤氏始祖。因為他同時參悟到,他滅亡之后,盤氏始祖也會被迫隕落。有虛衡天碑相助,或許就能保住盤氏始祖的生機。

果然,情君隕落了,開始了漫長地轉世。

而情君隕落之后,蒼道圣師爆發了極為可怕的力量,竟偷襲盤氏始祖令盤氏始祖重傷,盤氏始祖靠著假死才躲過一劫,并通過虛衡天碑的力量守住最后的機會。

情君落,盤氏始祖隱。天下成了蒼道圣師一個人的天下,從此圣人不斷更迭,幾乎人人只知蒼道圣師,而不知盤氏始祖與情君,即便知也遠遠比不上對蒼道圣師的尊崇與敬畏。

獨掌天地的蒼道圣師,并不滿足。因為心頭刺盤氏始祖一直沒死,并不斷地給他制造麻煩。尤其是蒼道圣師苦心尋找情君轉世之體,要徹底抹殺情君時,盤氏始祖的糾纏就更加厲害,幾乎是用盡拼命的手段。每次都讓蒼道圣師的希望落空。

然而,情君的轉世,依舊無法成功。每次到緊要關頭,總要功虧一簣,無法回歸圣君修為。

直到這一次,劫終于運轉到終點了。盤氏始祖更加拼命制造對楊開有利的機會,甚至提前通過神話老人也就是情子,歸還了虛衡天碑,終于為楊開爭取到最好的回歸時機。

楊開,終于成功了。

此時,楊開亦是情君,情君亦是楊開!

記憶里的一切,讓楊開十分惱火。他與盤氏始祖站到一塊,同時注視著蒼道圣師這個曾經的老友。

盤氏始祖憤怒地喝道,“蒼道,到現在情君歸位了,你還有什么話說?”

面對楊開,面對盤氏始祖,蒼道圣師竟沒有任何慚愧心思,也沒有任何恐懼。

他淡笑道,“當然有!我想說,情君,你以為你回歸了圣君位置,就可以和盤氏聯合起來,給我懲戒,把我打下圣君位置嗎?”

楊開冷然道,“你覺得不能嗎?”

“哼,就憑你們嗎?”蒼道圣師輕蔑一笑,“你們根本不配。情君,你大概以為你能成功恢復圣君修為,是盤氏拼了命地纏住我,讓我不能對你下手。或者是我棋子使用不當,錯用了我身邊兩位廢物似的守墳使吧。你錯了,你們都錯了,大錯特錯。告訴你,你之所以有機會還恢復圣君修為,俯視蒼生。那是因為我給了你機會,故意讓你在失去一切之前,再嘗嘗身為圣君掌控一切的快感,也算老友我最后對你的一點施舍。”

盤氏始祖聞言大怒,“好你個蒼道,竟然如此不要臉。”他指著方山河與房女,怒道,“明明是你這兩個守墳使者廢物,無法助你達成算計,你卻還敢大言不慚。我告訴你,今天我跟情君,必將你打落凡塵,也封你萬世,讓你嘗盡苦難。”

方山河、房女好一陣哆嗦。現在根本沒他們什么事了,雖然他們其實是蒼道圣師身邊的守墳使者,被蒼道圣師安排成楊開的宿敵。現在楊開已經歸位,他們就徹底螻蟻了。被盤氏始祖罵為廢物,根本不敢任何反駁。

而且,他們到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會生,還是會死。他們還記得蒼道圣師陰狠的話語,最后一擊殺不死楊開,他們就得死。

蒼道圣師輕蔑地瞥了盤氏始祖一眼,輕哼道,“我大言不慚?我會大言不慚嗎?”

他冷冷一笑,凌空一揮袖。袖中一道綠光閃,竟浮現了一位昏迷著的女子,竟然是無極之國的國母白千羽,是楊開最后一位沒有來到云間的后妃。

“嘿嘿,情君…喔不,應該是楊開。你看看她是誰?”蒼道圣師調侃似的說了一句,神情萬分之得意。

楊開臉色驟變,眼神極為發厲,發厲中又帶著極為復雜的意味,久久沒有說話。

倒是納蘭雪、霜月、云羅水、風母不顧一切沖上高空,怒喝道,“蒼道圣師,你個老不要臉的。算計輸了就輸了,大不了再互相斗一回。你輸不起,竟然抓人過來威脅,你算什么圣君,你算什么圣師,無恥之尤。”

蒼道圣師眼神一寒,掃過四女,淡聲道,“四個無知小婢,你們只是虛衡天門的護門使者。什么時候輪到你們來說話。現在就滾下去,再敢胡亂言語,等我把情君與盤氏送入輪回,連你們都不放過。”

震驚!

原來四女竟是虛衡天門的護門使者。從最早的年代就因情君而生,難怪她們能召喚虛衡天門,現在可謂真相大白了。

四女氣急,正要反駁。

楊開揮了揮手,不讓她們再說話。淡淡地說,“蒼道圣師,白千羽雖然是我這一生的女人,卻也是焚情之女。是她幫助你竊取了我的虛衡奧妙,說起來還是我的仇人。你拿她來要挾我,恐怕沒什么用。”

“笑話!”蒼道圣師一聲冷叱,笑得格外地輕蔑。

“情君,我已經說了,讓你重回圣君境界,是我對你的施舍。我敢這么說,就無需用這種下作的手段對付你。你也不配我拿人來要挾你。我只是要讓你知道,最后的結果是什么。”

“噢,那你說是什么呢?”楊開忽然笑了,“我倒是好奇,能讓你大發善心,突然給我機會回到圣君位置的緣由是什么。希望,你這個緣由能說服你自己。”

蒼道圣師冷蔑一笑,“等著吧,還有一年零三天。”

“不要臉的混蛋,還故弄玄虛。”盤氏始祖憤怒無比,盤氏圣斧一引,大聲喝道,“情君,別跟他廢話了。我們兩個合起來,把這家伙打下去。殺不死他,也要讓他有萬世苦難之厄!”

楊開沒有動,反而拉住了盤氏始祖,說道,“不用動手!他不是說了嗎,一年零三天,且看他到時候還怎么說。”

盤氏始祖一愣,有些不解。都這局面了,為何還給蒼道圣師這個時間。忽然一想,沒錯,還有一年零三天朝天劫最后的時刻到來,那便是“一”中的劫數最后時刻。

不到那個點,再如何爭斗,也不可能有最終的結果。

索性,就等了!

三圣君的等待,都顯得風輕云淡。不一樣的是,楊開泰然自若,盤氏始祖有淡淡的憤怒,蒼道圣師有些洋洋自得。受苦的則就是那些圣人了…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等待的結果是什么。這樣等著,猶如等著一個最終的審判,夠折磨人的。

而有些事,在這等待之中,卻必須去做。楊開招了招手,輕輕道了一聲,“回來吧,衡!”

就這一句話,神秘衡鼎化作鼎身飛到楊開身邊,楊開張口對著它吐了一口白氣,瞬間滋潤了神秘衡鼎,竟令神秘衡鼎威能大漲,迅速成了至器,體型卻迅速縮小,最后懸飛到他的頭頂,壓在發髻上,竟成為一“鼎冠”!

原來這衡鼎,早就是當年情君的發髻之冠,只因情君的隕落,而隨之離散。

盤氏始祖見狀,猛一回頭,大喝道,“畜生,還不歸來!”

“吼!”

混沌獸一聲巨吼,聲震九天,身形縮成一頭牛犢大小,疾飛到盤氏始祖身邊躺倒,不滿地哼哧了一聲,“來就來,干嘛叫我畜生。真不如楊開老板親切,跟著你,算是我倒霉。”

盤氏始祖氣急,一屁股踹在混沌獸身上,登時一股金光涌進去,“你這畜生,還跟我叫。打了你幾億年了,你都不怕疼。”

轟隆!

混沌獸這廝,竟然搖身一變,竟然一舉成為至道圣獸,張嘴怒吼金光,吞天噬地的威能,狂暴了無數倍,驚天動地。

這廝其實是盤氏始祖的坐騎!

“哈哈哈哈,老子終于有這么一天了…”混沌獸站起身來,回頭怒吼,巨大的眼睛,兇惡地鎖住了五夢禽祖,一通狂吸。這早先還差點給混沌獸巨大羞辱的蒼崖極圣的坐騎,直接被混沌獸吸過來,嚇得五夢禽祖狂嚎,“圣師救命啊…我是蒼崖極圣的坐騎,混沌獸那廝要害我。”

誰知,蒼道圣師只是淡淡地一翻眼,根本就不理會。在蒼道圣師眼中,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哪怕他過去的棋子的生死。一切事務都比不上朝天劫最后的結果。

混沌獸并沒有一口吞掉五夢禽祖,到了嘴邊,就一腳把它踩住,兇橫地吼道,“叫誰都沒用,蒼道圣師那老匹夫能救你個毛。你給老子聽好了,給老子化作人形,蹲下來撒尿。要敢不從,老子現在就咀嚼了你…”

楊開聞言,差點沒笑噴。混沌獸這廝也真夠惡搞的,為了報復五夢禽祖竟然想這種歪招。根本就不顧它至道圣獸的威嚴。

五夢禽祖幾乎吐血,可沒辦法,為了活命,還真只能化作人形,當著半空解開褲子,蹲了下來…真是鳥人撒鳥尿,萬古一笑料。

看著混沌獸左右折磨五夢禽祖,楊開搖了搖頭,揮手間發出一道白光,又一道蒼涼的狼嚎聲傳來,但見一只白狼踏著詭異的趔趄步,搖晃著屁股,登云而來。

混沌獸一看,頓時化作人形,笑得捶胸頓足,“蒼太六,原來是你小子,我今天才知道你是誰…你可終于讓我看到了笑話!”

原來這白狼竟是太古蒼狼。只是這家伙現在的修為依舊慘,也就順著楊開的贈予,無驚無險蹭成了一個虛無大羅圣人境界而已。然而它也有一個身份,正是當年情君的坐騎,云狼!

楊開一躍到了蒼太六的背上,雙腿一夾,這蒼太六的修為猛然蛻變,像是喚醒了蒼太六多年的記憶,修為得到復蘇,轉瞬之間,竟也成為至道圣獸,蒼涼的狼嚎聲一陣又一陣的傳蕩…

蒼道圣師看著這一幕幕,眼神格外陰冷,冷哼道,“情君,盤氏,大團圓呢?哼哼,我勸你們還是省省心吧…這么樂,沒什么意義。”

情君淡淡地瞥了蒼道圣師一眼,似乎有些嘲諷。

盤氏始祖哼了一聲,根本不理會蒼道圣師。

時間…

悠悠流過。

一年又三天,終于過去了。

所有的人的心都提了起來,所有的聲音一下子戛然而止,眼神全部聚集到蒼道圣師、盤氏始祖以及楊開三人身上。

因為,最后的時刻到了。

蒼道圣師抬頭看著天空,金云籠罩,無聲無息地翻滾,眼里泛著極其強烈地激動,張嘴就喊,“來了,情君,盤氏始祖,你們很快就會知道,最后的結果是什么!”

“十!”

“九!”

“八!”

盤氏始祖眼神一凝,非常憤怒,蒼道圣師竟然還倒計時了。一閃念,蒼道圣師已經喊到了“三”。

“二!”

“一,時間到。”蒼道圣師興奮地叫了起來,“焚情之女,給我醒來。”

盤氏始祖心頭頓時一跳,原來朝天劫最后的時刻,卻是焚情之女的蘇醒時刻。這個也是應“一”的力量而生的女人,如果真的蘇醒,恐怕真有可怖之事發生。

盤氏始祖忽然意識到,蒼道圣師有如此巨大信心的倚仗,正是焚情之女。

盤氏始祖不由暗恨,怎么就忽略了這一點呢?

然而,蒼道圣師話音落下許久,焚情之女竟然沒有絲毫要蘇醒的意思。

蒼道圣師一下懵了,滿臉脹得通紅,連喝兩聲,“焚情之女醒來,焚情之女醒來,聽到沒有?”

焚情之女依舊沒有醒來。

這反倒讓盤氏始祖愣了,狐疑地看著蒼道圣師,敢情這只是蒼道圣師一個人自相情愿的獨角戲?

盤氏始祖忍不住笑了,打擊蒼道圣師,“別喊了,再喊嗓子都啞了。哈哈哈,蒼道啊蒼道,我以為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呢,原來只是一場笑話。枉你醉心算計,到頭來卻是一場難堪。你讓我說你什么好呢?”

“閉嘴!”

蒼道圣師氣急敗壞地怒喝,拼命地搖著焚情之女,一邊大聲呼喊,似乎想用這種方式將焚情之女驚醒。可惜,徒勞無功。

楊開的眉頭皺了皺,突然道,“住手!”

蒼道圣師愣了一愣,惡狠狠地盯著楊開,眼睛又綠又紅,一副發狂地征兆。

楊開嘆了口氣,徐徐道,“蒼道,知道我為什么陪你一起等著一年又三天嗎?告訴你吧,因為我知道一年有三天之后就是焚情之女的蘇醒時刻,同時我還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話音方落,楊開張嘴一吐,一滴晶瑩的眼淚迅速飄去,落入焚情之女的額頭。

那滴眼淚,正是藏在楊開內心深處的那一滴心淚,正是當年情君為焚情之女而流的那滴淚。

那滴眼淚滴落焚情之女的額頭后,就奇異地滲透進去。焚情之女身軀猛的掙扎了一下。

蒼道圣師大驚失色,驟然發狂,“好啊,情君,原來一切早就在你掌握之中。你當年隕落之前,就知道天地最大的秘密就在焚情之女身上。你這個可惡的畜生,瞞騙得我好苦啊,我絕不會讓你如愿,我毀了她!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瘋狂的蒼道圣師,猛然一掌撕向焚情之女。盤氏始祖驟然色變,就要出手,卻又再度被楊開抓住了手。

楊開搖搖頭道,“別動!”

盤氏始祖驚疑了一下,還是放下了盤氏圣斧。

卻見蒼道圣師一掌拍在焚情之女身上,焚情之女并沒有人們意料中的被輕易撕碎。反而身上涌起一團灰蒙蒙的光彩,竟將蒼道圣師的手給吸住了。

一道道綠光竟從蒼道圣師的手傳到了焚情之女身上,竟是在吸取蒼道圣師一身大道!

蒼道圣師無比驚恐,面目猙獰,另一手瘋狂地拍擊焚情之女,結果不僅沒能掙脫開,也沒能撕碎焚情之女,反而更加劇了對他一身大道的吸取。

“不,不可能…怎么會這樣。我苦心算計,借助這個劫,就是要突破圣君的境界,為什么最后變成這樣。不可能啊,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情君,求你,求你了…你一定有辦法,幫我解開這個劫。”

看著蒼道圣師渾身不斷干癟的樣子,盤氏始祖狠狠地打了個冷顫。

楊開淡淡地道,“蒼道,人算不如天算,你千般算計,挖空心思,又怎能敵得過那道力量?這可是你自找的,我無法幫你解開。有一點你卻說錯了,這不是劫,不是你的劫,是你在付出代價。你野心占據那道力量,那道力量卻會將賜予你的拿回來…世上,已經不可能再有蒼道圣師這個人了!”

“啊…”蒼道圣師憤怒地咆哮,“不,不可能,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啊…”

短短片刻鐘,蒼道圣師的叫聲也來越微弱,一代至道圣君,流傳萬古的蒼道圣師,竟然被焚情之女廢掉了一身大道,到頭來,萬般算計一場空,飛灰湮滅。

“這…這是怎么回事?”盤氏始祖震驚了。

楊開看著他,嘆了口氣,徐徐道,“盤氏,不瞞你說,當年我在隕落的最后一刻,其實已經領悟到‘一’的真髓,可惜那道真髓卻被焚情之女吸走了,就埋在焚情之女體內。蒼道可能猜到了這個,想要謀奪那道真髓…卻反而刺激了那道真髓,自然難逃一死。”

“竟然有這事,‘一’的真髓在她身上…”盤氏始祖驟然間遍體冷汗,他忽然明白過來,為什么楊開隕落之前不告訴他這個秘密。如果當時楊開告訴他這個秘密,或許他也有可能因此產生貪婪心思與蒼道圣師爭奪,到頭來,死的恐怕就不止是蒼道圣師了。

“差一點,就差一點…”盤氏始祖吞了一口冷氣,沖著楊開直是感激地道,“謝謝,真的謝謝你情君。要不是你,我可能就站不到這里了。”

“呵呵,這也不一定,萬一…”楊開笑了笑,眼皮忽然一跳,眼簾中焚情之女站了起來,幽幽地看著他,目光充滿了凄苦,她,白千羽似乎已經明白了一切。

“你醒了!”楊開嘴角一抽,淡淡地說,心里酸楚無比,他不知道該把她當成誰。千羽他的摯愛,焚情之女也是他的摯愛,不一樣的是焚情之女同樣是他的仇人。

“醒了!楊郎,我對不住你…”焚情之女幽幽地嘆息,滿臉垂淚,凄苦中變得楚楚可憐。

楊開忍不住心顫,內心中有一種沖動在告訴他,不要去計較前世,當年的情君跟現在的情君早就不一樣了,焚情之女跟現在的白千羽又怎能是同一個人?

“當年我害你落淚,今生你用眼淚喚我蘇醒。我欠你的,我應該還你。”焚情之女驟然一躍,撲到了楊開的懷中,張嘴就吻住了楊開。溫香軟玉在懷,楊開再也按捺不住,放開了心鎖,抱著焚情之女熱吻…不覺間,一道溫熱的暖流卻涌進了他的體內。

楊開驟然一震,推開焚情之女,驚駭道,“你…”

焚情之女后退十數步,欣然笑開,“楊郎,該還你的我還你了。今生我無言再見你。來世,我再依君側!”

呼,輕輕地風兒,隨著焚情之女的話音落下,焚情之女飄然散開,只有一道亮光消失于天際之間。

楊開不由急促地怒吼,撕心裂肺地狂呼,“愛君,千羽…”呼喊之間,盤氏始祖驚駭地發現,楊開的身體竟然變透明了,淡淡地,一閃一閃又化作實質,無聲無息之間,竟有了一種超乎至道圣君更高明億萬倍的能量在涌動…恐怖的威壓,影響到他,竟讓他感覺到了那種讓他忍不住敬畏的味道,那是“一”的味道。

天吶,焚情之女把“一”的真髓還給了楊開,楊開一下子超越了圣君,幾乎等同于“一”,成為“一”的化身,成為這世上真正至高無上的存在,無人可以平起平坐。

而交出了“一”的真髓,焚情之女這一世就活不了了,必然會陷入轉世。

楊開漸漸地冷靜下來,暗嘆了一口氣,暗道,“也罷,讓她去換過一生,再回來,或許才是真正的她自己。”

驀地——一聲巨響,燦爛霞光猛然涌現。在這朝天劫最后時刻,霞光從太仙界涌現。第二十三顆…二十四…二十五……二十七…三十六顆,總共十四顆混沌初蓮的蓮子竟然一起爆發了。神異的力量,托舉著至尊玉闕天宮以及通靈福址進入沖破時空,直接進入云間,墜落到原來云間那個神秘天坑之中。

把神秘天坑填得滿滿的,一個巨大的“天”字倏地沖起,散于云間之中。頃刻間,讓滿目瘡痍的云間,萬物復蘇,花開滿地,白霧升騰,煙霞散彩,芬芳飄逸…

云間,驟然之間成為一片憾世仙境。既有凜凜天威,又有飄渺神秘,到處蘊藏玄妙寶藏…

一張巨大的寶座橫空乍現,立在高空中,一個高貴的“天”字浮現在寶座上,充滿帝氣榮耀,這分明就是天帝寶座。

楊開眼睛一亮,一切已是了然于胸。

他凌空一攝,將方山河與房女抓到面前,倆人已經面無血色。蒼道圣師都死了,他們還能怎么玩?在楊開面前,他們甚至連螻蟻都算不上。

“方山河,你說得沒錯,天帝寶座的確不屬于我。可惜,也不屬于你。”

方山河一下子跪了,求饒道,“楊開大人,我有眼不識泰山,您饒了我吧,都是蒼道圣師那賤狗算計我,瞞騙我,要是我早知道您是情君轉世,我根本不敢跟您爭鋒啊…”

楊開微微一笑,目放四方道,“從今開始,太仙界更名地仙界,云間則為天界,天帝居于天界之中,統領各仙班,按國法掌管地仙界、人間界、地界鬼府!”

“封!”楊開微微一伸手,太仙界中一道人影直接被提到云間中來,此人正是古青瀾,“封古青瀾為天帝,掌無極國法,掌勾漏天荒仙印,掌萬古龍袍…”

揮手間,楊開一團白光打入古青瀾身上,無極國法金榜、勾漏天荒仙印、萬古龍袍一一飛到古青瀾身上,瞬息間,就將古青瀾修為直接提到十倍真半圣地步。

古青瀾,楊開今生的師兄,竟是一舉輝煌騰達…世人誰都沒預料到,天帝寶座,竟最后歸于他!

天帝一定,塵埃落定。

楊開又一揮手,卷來封圣巖、歸魂圣幡,直接將封圣巖按到方山河體內,歸魂圣幡則按到房女體內,直把兩人驚得不知所措。

“方山河,房女…嘿,你們不是喜歡做人對手嗎?我便讓你們再活一世,讓你們去磨礪一人。”

說著,不等方山河房女反應過來,就把二人直接打入輪回。二人一消失,楊開才放出葬圣天墳。

葬圣天墳跟出于“一”,蒼道已死,葬圣天墳自然再回于“一”,楊開把它放出來,也是不由心里暗道,“老邪,你我兩世父子情,而今第三世讓你有圣君榮耀,希望方山河、房女這兩個小廝能給你帶來樂趣…”

咻,葬圣天墳似乎能聽懂楊開的話語,顫抖了兩下,咻的一聲消失得無影無蹤。

緊接著,楊開一吐白光,一扇虛衡天門露出,滴溜一閃,直接就飛到了情子身上,“當年我造就你,你也護持我一世,也該讓你有所收獲…”屈指一彈,情子身體立即崩碎,當年的神話老人,也墜入了輪回。眾人看在眼里,不由心中艷羨,這情子輪回歸來,那就是圣君的命啊…

“至于你們?”

楊開目光落在金瑞天圣、水玄天圣、泰星天圣、姑荒天圣、至昊天圣五人身上,搖了搖頭,“罷了,做凡人去吧…先學會做人,再來成圣!”

屈指一彈,這五人也掛了!

這便只剩下木古天圣、堯氏圣人二位了。

這倆人早已經嚇得肝膽俱裂了,楊開的高度已經是他們仰斷了脖子也看不到腳的地步。早知道今天如此,當年怎能羞辱他?

“你們…還記得我當年說過的話嗎?今生必滅木族,你們現在有什么話講?”

“我…我,求你放過我們吧。”木古天圣顫顫巍巍地說。

“求我沒有用。”

楊開微微一搖頭,大手輕悠悠地直接伸入圣大陸,再收回時已經帶來一個女子。

“木茵茵…茵茵,你快救救娘…你快幫我向楊開求情啊。”堯氏圣人一看到木茵茵,就拼命地磕頭。

木茵茵瞥了她一眼,眼里掠過一絲厭惡,神情滿是凄涼,她看也不看堯氏圣人,卻向楊開道,“看在你我一世母子的情分上饒了他們吧。”

楊開哂然一笑,“也罷,讓他們做凡人去吧。”

說著,一彈指直接將木古天圣、堯氏圣人擊殺,送入輪回。又吸來一顆綠色圣位,里面正是長生圣人的殘魂在哀嚎,楊開一并將他送入輪回之中。

木茵茵看著虛無的天空,眼淚不由滑落,哽咽道,“謝謝你!”

楊開嘆了一聲,道,“娘,過去的都過去了。你不會再有苦難,以后你就跟我住在一起吧。”

木茵茵怔了怔,搖搖頭,卻欣慰地笑了,“我能求你一件事嗎?”

“不用求,娘要我做什么都行。”楊開連忙道。

“你能不能把我送入輪回,跟邪孟圖在一起…”木茵茵道。

楊開一怔…嘆了口氣,“也罷!”

說著,將木茵茵送入輪回。

一切,到此總算結束了。

楊開目光一一掃過敖太祖、福王、古云飛當年三個小伙伴,往事歷歷在目,心里暖暖的。

溫和地錦妃仙母、采蓮仙母、東籬仙母、靈貝仙母、紅玉、方萱、如凌、煙水流、紫霞、天信女、九凰、清璇女、靈夢花母,納蘭雪、霜月、云羅水、風母十七女,更感欣慰。

“走,都與我一塊走,過了劫難,我們自該暢游這天地之間。其他圣人,都去圣大陸…誰也不許壞了天帝的秩序,違者格殺勿論。”楊開縱聲一喝,揮手間,帶著小伙伴,帶著他的后妃,跨著云狼蒼太六…消失了!

自此,楊開二字,頓成萬古傳奇,只可惜再也無人有幸可以見到他的真容。

時光斗轉,五千年后。

凡人界,一處叫做地球的地方,南方某市,海邊,一個白衣女子對著滄海目露沉思。看她白發飄飄,淡靜如水,一雙美麗的眼睛嵌在那張美麗得不可方物的俏臉上,竟有種淡淡的憂傷,似乎在思念什么。

“千羽!”

一聲清脆地叫聲傳來,另一個女子踩著沙灘飛快地跑來,氣喘吁吁地,嬌呼道,“我說白大小姐,咱能不能別做夢了,現在是白天。你整天想著那個夢里的人,根本就是幻想啦,不可能出現的。”

“誰說不能!”

一聲諧趣的話語,忽然響起。海面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俊逸的男子,正微微地笑著,渾身上下透著一種無以倫比的魅力,最詭異的是,他的身下竟然跨著一頭白狼,竟他們踩在海浪上,紋絲不動!

“這位美麗的小姐,如果你從小就夢到的人長得跟我一模一樣的話,嘿嘿,那就是我咯!”

“啊…鬼啊!騎白狼的英俊鬼啊…我是不是在做夢?”一聲驚恐欲絕地叫聲響起,另一個女子已經昏厥在沙灘上。而那白小姐身軀一顫,望著那男子,眼神不由得癡了!

p:諸位書友,到此就算結束了!結尾不一定盡如人意,但這應該是初八所能想到最好的結局了!在這里感謝書友們一年多的陪伴與鼓勵,還有鼎力的支持,萬分感激也萬分不舍!道一句珍重,新書再會!

上一章  |  狂尊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反派系統  劍王朝  五行御天  偷香高手  仙路至尊  九界仙尊  仙株  
你可能喜歡看:  [靈異]  馭房有術  地獄電影院  百鬼夜行  天機勿語  陰間駙馬爺  陰陽鬼術  霸道鬼夫好難纏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極品全能學生  農嬌有福  校花的貼身高手  農繡  太古神王  妖神記  韶光慢  修羅武神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202820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