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網游之天譴修羅>>網游之天譴修羅目錄

新書預覽(2)

更新時間:2014-09-23  作者:火星引力  關鍵字: 科幻 | 游戲 | 爽文 | 修羅 | 天譴之月 | 凌塵 | 網游之天譴修羅火星引力 | 火星引力 | 網游之天譴修羅 
預覽(2)

云澈的意識逐漸蘇醒。

怎么回事……難道我還沒有死?我明明墜下了絕云崖,怎么可能還活著!而且身上居然沒有痛感……連不適感都沒有?這是怎么回事?

云澈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快速起身坐起,赫然發現,自己竟在一張松軟的大床上,床的上方垂下大紅色的曼聯,渲染著一種喜慶的氣氛。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啊!小澈!你……你醒了!”

一個驚喜的少女聲音從他耳邊傳來,隨著,一個女孩的悄顏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這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五六歲的女孩,一身翠綠色的長裙,嫩顏雪潤嬌美,紅潤香唇鮮艷欲滴,秀氣的瑤鼻嬌翹,一雙透著深深驚喜的美眸就如一潭晶瑩泉水,清徹透明,楚楚動人。整張臉頰溫婉柔美,明艷照人。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風姿,長大之后可想而知會是怎樣的傾城艷色。

看著這個近在咫尺的女孩,云澈短暫的懵了一下,三個字完全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小姑媽?”

女孩雪白的皓腕抬起,溫玉般的小手按在了云澈的額頭上,她的神色也更加放松了一些,欣喜道:“體溫也差不多恢復正常了,太好了太好了,剛才差點要被嚇死了。小澈,你身上現在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面對少女盈滿著深深關切的眸光,云澈有些木然的搖頭……精神完全處在游離狀態。

“你先好休息一會兒,我馬上去告訴你爺爺。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你忽然昏倒,你爺爺差點沒急瘋了,剛才親自出門去請司徒先生了。”

少女急切之下,并沒有發現云澈表情中的異樣,她按著云澈的肩膀讓他躺回床上,然后腳步匆匆的離開。

門被關上,云澈也再度從床上坐起,雙手一下抱住了自己的頭。

這里是天玄大陸七國之一蒼風帝國最東方的小城——流云城,而他,是流云城蕭家五長老的唯一孫子——蕭澈!今年剛滿十六歲。

這是他現在的身份。

他的記憶,和在滄云大陸那二十多年的記憶頓時重疊在一起,讓他一陣恍然。

我是蕭澈……那滄云大陸的記憶又是怎么回事?

難道是在滄云大陸死后,穿越到了這具身體上?

不對!自己明明就是蕭澈!這個房間的一切自己都無比熟悉,從小到大,所有的記憶清清楚楚,所有一切都是自己親身經歷,絕對不會是竊取了他人的記憶!

難道滄云大陸的一切,僅僅

是一場夢?在自己墜下絕云崖后,夢忽然醒了?

但滄云大陸的記憶同樣清晰無比……那二十四年的恩怨情仇,怎么可能是夢!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澈……現在應該是蕭澈,他恍然半晌,眼神終于慢慢平靜了下來。思緒也緩緩的清晰。

此時正值清晨時分,外面的天空還未大亮。今天,是他和夏傾月大婚的日子,天還沒亮,他就被小姑媽喊醒,換上一身大紅的喜衣,然后喝了一碗小姑媽親手熬的粥,然后,他便感覺全身無力……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直到現在才醒了過來。

這時,一抹異樣的味道從他的唇邊傳來,蕭澈將嘴唇微微一抿,頓時臉色微變。

這是……弒心散!!

在滄云大陸的那些年,有天毒珠在身的云澈對天下萬毒了如指掌,可以說世上沒有他不知道的毒,無論是什么毒,他只需輕輕一嗅,就能瞬間識辨出這種毒的名字和構成。同時,擁有天毒珠的他百毒不侵,再厲害的毒,也不可能傷害的了他。

弒心散,是以絕魂草和紫紋海棠所制成,溶入水中后無色無味,入體后十幾秒的時間便可奪人生機,直接斃命,尸體上甚至不會呈現任何中毒的痕跡。

蕭澈眼神一陰,瞬間明悟。

原來,他剛才不是昏迷,而且所喝的粥中被下了弒心散,然后被毒死了!死后輪回轉世,生在滄云大陸,在滄云大陸墜下絕云崖后……居然又重生回在了上一世剛剛死去的身體上!

雖然這種事聽上去完全就是天方夜譚,但這是蕭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等等……若是這樣的話,自己現在的身體根本沒有抗毒的能力,為什么剛剛接觸了唇邊的弒心散,現在卻是安然無恙?

一抹輕微的異樣感從他的左手手心傳來,蕭澈抬起了自己左手,赫然發現,掌心部位,竟然印著一枚綠色的圓形印記。

這個印記的形狀、顏色、大小……分明是天毒珠一模一樣!

在墮下絕云崖前,絕境中的他直接把天毒珠給吞到了腹中,他完全不知道這樣做會引發什么后果。而此時,這個手上的印記,竟似是天毒珠也跟著他一起穿越了過來!

“天毒珠……”發怔的看著這枚神似天毒珠的印記,蕭澈下意識的默念一聲。

隨著他聲音的落下,手心的綠色印記忽然釋放出一團碧綠的光芒,他的眼前頓時沒由來的一恍,大腦一陣輕微的眩暈,讓他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在他睜開眼睛時,他周圍的世界,已經變成了茫茫的綠色

這個綠色的世界空曠一片,看不到邊際,四處充盈著獨屬天毒珠的微弱氣息,蕭澈怔了好一會兒才終于明白,自己的精神竟然進入了天毒珠的內部世界。

原來天毒珠內部,居然還有這樣的廣闊世界!更不可思議的是,自己不計后果的吞下了天毒珠,居然讓天毒珠隨著自己穿越,還似乎成為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既然能進來,那必然也能出去。

蕭澈閉上眼睛,意念微動,頓時,周圍的綠色世界快速潰散,讓再次睜開眼睛時,視線里,已是那個熟悉的房間。

看著掌心那個淺綠色的印記,蕭澈緩緩的笑了起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發生這么不可思議的事,但自己不但死而重生,還有著兩世的記憶。或許,是老天都不忿他這兩世命運的悲慘,從而大發慈悲給了他一次再獲新生的機會!序章初遇

這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平民區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著大地,也烘烤著為數不多的行人,讓路過的行人偶爾會抱怨或咒罵幾句這讓他們不適的天氣。這里雖算不上冷清,但也不會有市中心那般的熱鬧和繁華。

街道的邊緣,一個一動不動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陽似火,他卻是一身裹體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經是無比滾燙,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讓人連碰觸都不敢的程度,這樣的黑衣,這樣的地面貼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人僅僅是想想都會內心發怵。而這個人,已經趴在這里整整一天一夜。

路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只會短暫的停留,然后便會匆匆離開。居住在這里的人大部分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每日為了生計匆忙奔波,在這個人性冷漠的社會,善良對他們來說是最廉價的東西。同時,在這個年代,倒在路邊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這在不知不覺間,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冰冷的共識。

“千萬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記媽媽說過的話,倒在路邊的人很多都是因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丟棄掉的,一定不可以靠近,否則會被傳染上的,來,我們走遠一點。”

伊斯洛卡,是一種能讓人體的免疫力與生命力逐漸消失,直至散盡的可怕疾病。發病來源只有感染“伊斯洛卡病毒”這唯一途徑。其性質類似曾流行于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可怕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目前全世界最長的一個也只活過了五年。

進入三十世紀后,人類飽受著大自然給予的報復。為了爭奪越來越有限的資源,可怕的戰爭頻頻發生,世界各地硝煙四起,在戰爭后所留下的核污染與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產生了。天生免疫力脆弱的人在長期處在較重的核污染與磁污染環境下,身體內會容易產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出現也意味著這個生命已臨近終結。

更可怕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傳染性。它可以通過任意形式的體液進行傳染……包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當一序章初遇

這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平民區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著大地,也烘烤著為數不多的行人,讓路過的行人偶爾會抱怨或咒罵幾句這讓他們不適的天氣。這里雖算不上冷清,但也不會有市中心那般的熱鬧和繁華。

街道的邊緣,一個一動不動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陽似火,他卻是一身裹體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經是無比滾燙,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讓人連碰觸都不敢的程度,這樣的黑衣,這樣的地面貼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人僅僅是想想都會內心發怵。而這個人,已經趴在這里整整一天一夜。

路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只會短暫的停留,然后便會匆匆離開。居住在這里的人大部分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每日為了生計匆忙奔波,在這個人性冷漠的社會,善良對他們來說是最廉價的東西。同時,在這個年代,倒在路邊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這在不知不覺間,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冰冷的共識。

“千萬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記媽媽說過的話,倒在路邊的人很多都是因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丟棄掉的,一定不可以靠近,否則會被傳染上的,來,我們走遠一點。”

伊斯洛卡,是一種能讓人體的免疫力與生命力逐漸消失,直至散盡的可怕疾病。發病來源只有感染“伊斯洛卡病毒”這唯一途徑。其性質類似曾流行于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可怕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目前全世界最長的一個也只活過了五年。

進入三十世紀后,人類飽受著大自然給予的報復。為了爭奪越來越有限的資源,可怕的戰爭頻頻發生,世界各地硝煙四起,在戰爭后所留下的核污染與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產生了。天生免疫力脆弱的人在長期處在較重的核污染與磁污染環境下,身體內會容易產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出現也意味著這個生命已臨近終結。

更可怕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傳染性。它可以通過任意形式的體液進行傳染……包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當一序章初遇

這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平民區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著大地,也烘烤著為數不多的行人,讓路過的行人偶爾會抱怨或咒罵幾句這讓他們不適的天氣。這里雖算不上冷清,但也不會有市中心那般的熱鬧和繁華。

街道的邊緣,一個一動不動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陽似火,他卻是一身裹體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經是無比滾燙,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讓人連碰觸都不敢的程度,這樣的黑衣,這樣的地面貼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人僅僅是想想都會內心發怵。而這個人,已經趴在這里整整一天一夜。

路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只會短暫的停留,然后便會匆匆離開。居住在這里的人大部分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每日為了生計匆忙奔波,在這個人性冷漠的社會,善良對他們來說是最廉價的東西。同時,在這個年代,倒在路邊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這在不知不覺間,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冰冷的共識。

“千萬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記媽媽說過的話,倒在路邊的人很多都是因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丟棄掉的,一定不可以靠近,否則會被傳染上的,來,我們走遠一點。”

伊斯洛卡,是一種能讓人體的免疫力與生命力逐漸消失,直至散盡的可怕疾病。發病來源只有感染“伊斯洛卡病毒”這唯一途徑。其性質類似曾流行于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可怕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目前全世界最長的一個也只活過了五年。

進入三十世紀后,人類飽受著大自然給予的報復。為了爭奪越來越有限的資源,可怕的戰爭頻頻發生,世界各地硝煙四起,在戰爭后所留下的核污染與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產生了。天生免疫力脆弱的人在長期處在較重的核污染與磁污染環境下,身體內會容易產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出現也意味著這個生命已臨近終結。

更可怕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傳染性。它可以通過任意形式的體液進行傳染……包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當一序章初遇

這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平民區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著大地,也烘烤著為數不多的行人,讓路過的行人偶爾會抱怨或咒罵幾句這讓他們不適的天氣。這里雖算不上冷清,但也不會有市中心那般的熱鬧和繁華。

街道的邊緣,一個一動不動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陽似火,他卻是一身裹體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經是無比滾燙,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讓人連碰觸都不敢的程度,這樣的黑衣,這樣的地面貼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人僅僅是想想都會內心發怵。而這個人,已經趴在這里整整一天一夜。

路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只會短暫的停留,然后便會匆匆離開。居住在這里的人大部分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每日為了生計匆忙奔波,在這個人性冷漠的社會,善良對他們來說是最廉價的東西。同時,在這個年代,倒在路邊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這在不知不覺間,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冰冷的共識。

“千萬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記媽媽說過的話,倒在路邊的人很多都是因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丟棄掉的,一定不可以靠近,否則會被傳染上的,來,我們走遠一點。”

伊斯洛卡,是一種能讓人體的免疫力與生命力逐漸消失,直至散盡的可怕疾病。發病來源只有感染“伊斯洛卡病毒”這唯一途徑。其性質類似曾流行于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可怕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目前全世界最長的一個也只活過了五年。

進入三十世紀后,人類飽受著大自然給予的報復。為了爭奪越來越有限的資源,可怕的戰爭頻頻發生,世界各地硝煙四起,在戰爭后所留下的核污染與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產生了。天生免疫力脆弱的人在長期處在較重的核污染與磁污染環境下,身體內會容易產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出現也意味著這個生命已臨近終結。

更可怕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傳染性。它可以通過任意形式的體液進行傳染……包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當一序章初遇

這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平民區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著大地,也烘烤著為數不多的行人,讓路過的行人偶爾會抱怨或咒罵幾句這讓他們不適的天氣。這里雖算不上冷清,但也不會有市中心那般的熱鬧和繁華。

街道的邊緣,一個一動不動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陽似火,他卻是一身裹體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經是無比滾燙,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讓人連碰觸都不敢的程度,這樣的黑衣,這樣的地面貼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人僅僅是想想都會內心發怵。而這個人,已經趴在這里整整一天一夜。

路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只會短暫的停留,然后便會匆匆離開。居住在這里的人大部分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每日為了生計匆忙奔波,在這個人性冷漠的社會,善良對他們來說是最廉價的東西。同時,在這個年代,倒在路邊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這在不知不覺間,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冰冷的共識。

“千萬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記媽媽說過的話,倒在路邊的人很多都是因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丟棄掉的,一定不可以靠近,否則會被傳染上的,來,我們走遠一點。”

伊斯洛卡,是一種能讓人體的免疫力與生命力逐漸消失,直至散盡的可怕疾病。發病來源只有感染“伊斯洛卡病毒”這唯一途徑。其性質類似曾流行于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可怕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目前全世界最長的一個也只活過了五年。

進入三十世紀后,人類飽受著大自然給予的報復。為了爭奪越來越有限的資源,可怕的戰爭頻頻發生,世界各地硝煙四起,在戰爭后所留下的核污染與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產生了。天生免疫力脆弱的人在長期處在較重的核污染與磁污染環境下,身體內會容易產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出現也意味著這個生命已臨近終結。

更可怕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傳染性。它可以通過任意形式的體液進行傳染……包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當一序章初遇

這是一條再普通不過的平民區的普通街道,炎炎夏日烘烤著大地,也烘烤著為數不多的行人,讓路過的行人偶爾會抱怨或咒罵幾句這讓他們不適的天氣。這里雖算不上冷清,但也不會有市中心那般的熱鬧和繁華。

街道的邊緣,一個一動不動的身影趴在那里。烈陽似火,他卻是一身裹體黑衣,在烈日之下那漆黑的面料不用想也已經是無比滾燙,地面更是早已被烘烤到讓人連碰觸都不敢的程度,這樣的黑衣,這樣的地面貼在皮膚上的感覺讓人僅僅是想想都會內心發怵。而這個人,已經趴在這里整整一天一夜。

路人的目光在他身上只會短暫的停留,然后便會匆匆離開。居住在這里的人大部分生活在社會的底層,每日為了生計匆忙奔波,在這個人性冷漠的社會,善良對他們來說是最廉價的東西。同時,在這個年代,倒在路邊的人是一定救不得的,這在不知不覺間,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冰冷的共識。

“千萬不要靠近他,不要忘記媽媽說過的話,倒在路邊的人很多都是因為患上了‘伊斯洛卡’而被丟棄掉的,一定不可以靠近,否則會被傳染上的,來,我們走遠一點。”

伊斯洛卡,是一種能讓人體的免疫力與生命力逐漸消失,直至散盡的可怕疾病。發病來源只有感染“伊斯洛卡病毒”這唯一途徑。其性質類似曾流行于二十世紀與二十一世界的“艾滋”,但要比“艾滋”可怕的多。患上伊斯洛卡后,目前全世界最長的一個也只活過了五年。

進入三十世紀后,人類飽受著大自然給予的報復。為了爭奪越來越有限的資源,可怕的戰爭頻頻發生,世界各地硝煙四起,在戰爭后所留下的核污染與磁污染下,“伊斯洛卡”病毒產生了。天生免疫力脆弱的人在長期處在較重的核污染與磁污染環境下,身體內會容易產生“伊斯洛卡”病毒,“伊斯洛卡”病毒的出現也意味著這個生命已臨近終結。

更可怕的,是“伊斯洛卡”病毒的傳染性。它可以通過任意形式的體液進行傳染……包括血液、唾液、甚至汗液……所以,當一

上一章  |  網游之天譴修羅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重生之最強劍神  法爺的英雄聯盟  英雄聯盟之無敵抽獎系統  網游之倒行逆施  我的手機連接游戲倉庫  重生之賊行天下  重生之網游帝王  
你可能喜歡看:  [豪門王爺]  極品逃妃  御駕親夫  重生總裁甜心  掛名王妃  穿越九福晉  侯門正妻  家有財妻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鳳回巢  武煉巔峰  極品全能學生  超級兵王  重生之最強劍神  閨華記  修羅武神  妖神記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1872187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