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凡女仙葫>>凡女仙葫目錄

第六百六十二章 青衫隱

更新時間:2013-11-25  作者:冬天的柳葉  關鍵字: 仙俠 | 玄幻仙俠 | 冬天的柳葉 | 凡女仙葫 
“娘——”聽到哭聲,王晏晏面色變得慘白,跌跌撞撞的沖了進去。(最穩定,給力文學網)

莫清塵幾人緊隨其后,直奔哭聲傳來的地方。

待到近了,才聽到若有若無的經文聲。

一個個凝為實質的金色梵文圍繞著院落轉著圈,聲音并不外散。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沐浴在金色梵文中的院落顯得圣潔肅穆,隨著陣陣哭聲,更顯出一種沉重感。[]662

“娘,晏晏回來了,晏晏把十姨、十六姨帶來了——”王晏晏撥開圍著的人群,沖了進去。

莫清塵和莫染衣緊跟了上去。

“阿彌陀佛,十姐,清塵,你們終于來了。”床旁盤膝坐著一個面容年輕,濃眉大眼的和尚,正是虎頭。

“虎頭,凝柔她——”

虎頭站了起來,沖著莫清塵二人稽首:“十四姐和你們還有一面之緣,十姐、清塵,快去道別吧。”

虎頭說完,又盤膝而坐,嘴唇翕動不停念起經文。

他念的經文極為奇怪,無論是站的近了還是離得遠了,聽起來都極輕微,若想仔細聽聽,又風過無痕了。

床榻上的莫凝柔因為吃過駐顏丹,還是年輕時的模樣,只是裸露在外的肌膚已經失去了光澤,一看就是油盡燈枯了。

隨著王晏晏的呼喊,本已經閉上眼睛的莫凝柔極為緩慢的睜開了眼,看著王晏晏眼珠動了動,氣若游絲:“晏晏……是……”

王晏晏狠狠點頭:“娘,是十姨和十六姨來了。”說著側開身子。

“凝柔!”莫染衣抓住莫凝柔手腕,頓時淚如雨下。

莫清塵在一側坐下,牽起莫凝柔另一只手:“十四姐,我們來了。”

莫凝柔看著二人,很艱難的笑了笑:“十姐,十六妹。你們……別傷心……應該為我高興,這世上有幾人能活到老死,夫妻和睦,兒女雙全。還……還能再見親人一面……”

“是,是,我們不傷心,不傷心……”莫染衣眼淚直流。卻笑著把嘟嘟送到莫凝柔面前,“妹妹你看,這是你的外甥,叫嘟嘟。我們現在都和十六妹住在一起,過得很好……”

“你是十四姨么?”嘟嘟沖莫凝柔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十四姨。你生病了么。不怕,嘟嘟有十六姨給的靈丹呢,一定能治好你的病的。”

莫凝柔伸手,摸了摸嘟嘟的臉蛋:“嘟嘟真乖,十四姨一點也不怕,十四姨……沒有生病,只是累了。要,要睡了……”

莫染衣把嘟嘟抱開,莫凝柔看向莫清塵:“十六妹,我……我一直想對你說聲謝謝的……”

眼淚瞬間滑落,莫清塵笑著替莫凝柔捋順滑落下來的頭發:“咱們姐妹,說什么謝呢…”

莫凝柔把眼睛睜的大大的,聲音越來越弱:“清塵,還記得那年的女兒節么?當時的映霞河畔可真熱鬧……我把裝粽子的籃子放進河里,許了一個愿……在姐妹里凝柔是最笨的一個,從來沒想著餐風飲露……長生不老,我,我只盼一個好兒郎,在我最美的時候用八抬大轎把我娶回去當新娘……若不是你,若不是你……我不會和六哥在一起……”[]662

莫凝柔眼神已經開始渙散,眉眼間還是溫柔恬靜的,喃喃喊著:“六哥,六哥——”

“凝柔,我在這兒,我一直在這兒隨身帶著一個地球!”莫清塵和莫染衣默默讓開,六公子緊緊握住莫凝柔的手。

莫凝柔眼前已經越來越黑,卻露出個微笑:“六哥,我從來不知道,會過兩百多年那樣幸福的日子,以后,以后……你要過得更好……”

手無力的垂下,六公子卻恍若未覺,緊緊抱著莫凝柔一遍一遍的說:“六哥答應你,一定會過得更好,凝柔,你放心……”

王晏晏和兩個年輕男子撲上去痛哭起來。

莫清塵并沒壓抑自己的情緒,任由眼淚流下。

十四姐,清塵還沒來得及告訴你,你才不笨,在姐妹中,你只是活得最簡單,最容易滿足……

一起上學堂的莫凝柔,一起蕩秋千的莫凝柔,一起憧憬長大后美好日子的莫凝柔,終于繼那些親人后,也離去了。

神通回顏,她耗盡心血挽回了摯愛的人,卻拿最普通也最自然的生老病死束手無策。

或者說,這樣自然的死亡,她就是有能力也不會倒行逆轉。

這樣的歸宿,對莫凝柔來說已經是圓滿。

接下來就是莫凝柔的喪事,對于這些外在的形式,以他們如今的心境卻并不在乎了。

又呆了一段日子,在修行上指導了莫凝柔的一女二子,留了適合他們的功法和法寶,莫清塵幾人便告辭離去。

“虎頭,你要回瀛洲?”莫染衣不滿的皺了皺眉。

虎頭黑亮的眼睛彎了灣:“十姐,現在九姐留在中瑯了,你有了兒子,十四姐有兩子一女,就是清塵也有道侶了,難道還要小僧還俗么?”

莫染衣當了母親,脾氣終究有所收斂,明白各人有各人的路,強求不得,只是冷哼一聲不再看他。

倒是莫清塵干脆利落的道:“虎頭你去吧,早點成為得道高僧,給咱們莫家增光添彩。”

莫染衣在一旁翻個白眼:“十六妹,你是說反話吧?”

這樣一鬧,離別的氣氛倒是不見感傷。

分別之際,虎頭沖莫清塵道:“清塵,你來一下,我有話要和你說。”

二人飛落到一旁,莫清塵問:“怎么了?”

虎頭臉色罕見的鄭重:“清塵,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逆天改命過?”[]662

“嗯?”莫清塵心中一動。

虎頭索性直言:“你也知道,佛法修為到了一定程度,會開慧眼,洞察過去未來。我現在雖不到那種程度,卻也摸到了一點邊際。這次觀你氣運,分明是為別人逆天改命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莫清塵沉吟一下重生之世家子弟。把救治葉天源和羅玉成的事情說了出來。

虎頭眉頭緊皺:“真是奇怪,你雖逆天改命,可他們的命道卻似乎本不該絕,倒像是隱隱回歸了最初軌跡。(最穩定,給力文學網)但這樣一來。你們三人的命數全都亂了,任是神仙在世也料不準將來到底會怎么樣。但是作為逆天改命者,你日后必有一劫,定要多加小心。”

莫清塵笑了笑:“虎頭。不必為我憂心,這命本就是逆天爭來,遇到什么事我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會認輸就是。至于其他。那就非人力可為了。”

“那你也要切記,神通回顏實在有違天道平衡,日后定要慎用。”見莫清塵神情淡淡。虎頭接著道。“要知道你這一命與兩人相連,若是無事則各自安好,若是有事,他們恐怕也難以獨活——”

莫清塵聽了面色一變,喃喃道:“為什么?”

若是師兄也就罷了,另一人,難道是玉成么?

要知道虎頭說的難以獨活。并不是他們個人的感情用事,而是天意所致。

這實在令她難以理解,為何她的命會和玉成有如此緊密的聯系。

虎頭定定看著莫清塵,終究沒有把她和羅玉成的淵源說出來,輕嘆一聲道:“他們的命因你而改,自然也會因你而散。你只要記得珍重自己就是了,清塵,我就告辭了。”

虎頭腳踏金色蓮花離去,因為莫清塵要去見勾魂魚妖,葉天源幾人就留在一座島上等候。

重入水晶宮,勾魂魚妖端木鏡琛依然是獨坐在礁石上溫柔且寂寞的哼著歌,見到莫清塵前來,她笑了笑,像老朋友般打招呼:“小丫頭,你來了啊。”

“前輩。”莫清塵走上前去,施了一禮。

饒是她已經是元后修士,仍是看不出勾魂魚妖的深淺。

“怎么,是路過這里來看看我么?”

莫青春手一動,出現一個玉盒,奉給勾魂魚妖:“前輩,晚輩幸不辱命。”

勾魂魚妖臉色一下變了,手顫抖著把玉匣接過,打開看了許久,淚流滿面。

莫清塵由衷為她高興:“前輩,您終于了了心愿了。”

出乎意料,勾魂魚妖把玉匣收了起來,看著莫清塵平靜笑道:“小丫頭,謝謝你,我真沒想到,你居然真能把奪天造化果找到。”

說著手一揮,一道靈光沒入莫清塵額頭:“小丫頭,這靈光包裹的就是進階分神的秘密。等你成為出竅修士后,就能讀取了。”

修仙一途,最忌急功近利,是以越階的訊息往往都會特意設下阻礙不能讀取,莫清塵對此并不奇怪,道謝后有些奇怪的問:“前輩,奪天造化果,您不服下么?”

勾魂魚妖目光投向遠方,淡淡道:“不了,或許以后,族中會有更需要它的孩子。”

見莫清塵目露疑惑,勾魂魚妖笑的無喜無悲:“十萬年前,我發瘋般的想得到奪天造化果;一萬年前,我做夢還想著它;一千年前,我在想,若是有生之年能得到奪天造化果,在這人間界就無遺憾了;五百年前,我不甘心的想,這輩子一定要看看奪天造化果到底是什么模樣。現在,我覺得它也不過就是這樣,對需要的人來說是舉世無雙的珍寶,對不需要的人來說就是一枚奇果罷了,而我已經不需要了。”

莫清塵陪勾魂魚妖靜靜坐了許久,在她如夢如幻的歌聲中悄然離去。

與葉天源幾人會和,一起向天元大陸的方向飛去我和npc有個約會。

踏上天元大陸還沒飛到方諸山脈,忽見西方靈光沖天,光芒映亮了整片天空。

這番異象整個大陸的修士都發現了,瞬間便有無數修士涌出來駐足觀看。

西方天際,是被靈光映成七彩的霞云,層層疊疊鋪滿了天空,美不勝收。

密羅都天境所在的映霞河倒掛起來與天際相連,正是靈光的中心。

駐足觀看的修士們都驚呼起來。

那被靈光映的通透如水晶的映霞河,竟把密羅都天境中的景象纖毫畢現的展現出來。

“靈界與人間界的交叉之地!”曾進入過的修士驚叫起來。

他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身在天靈境交叉之地中的修士。

莫清塵也看到了熟悉的人,唐慕辰、段清歌,竟還有裴十三和程如淵他們。

天靈境中的修士同樣一臉驚訝,仰頭看著上方。

交叉之地的中心,從地底噴出一道靈泉,靈氣凝為天橋。直接連向云端。

而天橋上,一道清瘦的人影身姿飄渺,正徐徐上飛。

那人一身灰衣,正是恍若謫仙的顧離!

“師父!”明知他聽不見。莫清塵還是喊出聲來。

這番情景,她怎么會猜不到,師父這是要飛升靈界了。

他們師徒,兩百余年的分別。竟是無緣再見最后一面。

徐徐上飛的顧離望著遙遠的東方,露出一個清澈溫和的微笑,從袖中取出一支碧簫,湊到唇邊吹奏起來。

掩木門。月冷回舊地。

凝眸處,寒煙衰草萋。

一口煙霞烈火,飲不盡。灼熱滿喉哪段回憶。

暮云低。朔風卷酒旗。

交錯的,今時或往昔。

琴音聲聲若泣,晚風急,殘月看盡多少別離。

望雪落千里,將青衫隱去。

隔天涯,不盼有相見期。

酌酒獨飲,再劍舞風起。

空階雨。多少成追憶。

亂云飛,青鋒三尺義。

杜鵑醉,傲骨隱青衣。

不過一眼望去,相思意,眉間心上無力回避。

誰低語,千里故人稀。

誰挑眉,未悔平生意。

桃花笑盡春風,再難覓,何處相守何來相聚。

望雪落千里,將青衫隱去。

隔天涯,不盼有相見期。

再把酒憑祭,一醉問天地龍的傳人。

黃泉遠,孤魂又何依。

望雪落千里,將青衫隱去。

隔天涯,不盼有相見期。

策馬故里,何處是往昔。

杯空停,落梅如雪砌。

枉夢痕依稀,任塵世來去

知幾許,多情自傷己。

三兩聲,零亂不成曲。

拾寒階,苔滑任塵積。

不如不如歸去,子規啼。

參商永離何時歸期。

“師父……”莫清塵仰著頭,看著一身灰衣的顧離手握碧簫嘴角含笑,終于消失在霞云里。

葉天源緊緊攬住她的腰,二人無聲相偎在一起。

后記:

據從密羅都天境回來的修士說,和光真尊數年前就已進階,而后歷經萬險,率眾修士深入地底十萬里,尋到了天靈境之源,源頭靈泉現世,架起了通往靈界的天橋。

這天橋,但凡出竅修士都可踏入,從而進入靈界。

而當時天橋初現時眾人都不知曉,和光真尊試探的踏上后才發覺無法下來,匆匆把這些訊息告訴眾修士,才緩緩飛升而去。

這么多年,傳說中修士到了分神期才能進入靈界,而現在隨著天橋出現,出竅期修士就能前往了,這無疑對整個修真界是一個極大的鼓勵。

畢竟分神期修士十萬年不曾聽聞,新晉的出竅期修士卻接連有兩人了。

整個修真界修煉氣氛更加濃厚,苦修之人更是多了起來。

數年后,有凝神絡仙丹和仙葫美酒相助,雙修的莫清塵和葉天源同時突破境界,成為出竅期修士。

又過了二十載,待他們穩定境界出關后,流觴真尊囑托二人看顧瑤光百年,這才進了天靈境踏上靈界之旅。

百年時間對莫清塵二人來說不過彈指間,瑤光派雖未再出現出竅期修士,卻有包括段清歌、唐慕辰夫婦在內的十多位元后修士。

二人完成流觴真尊囑托,帶著火烏鴉幾只靈獸,攜手踏上了通往靈界之橋。

人間界全文完。

凡女寫到這里,就告一段落了,柳葉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這期間,有太多支持柳葉的讀者,有的是從希望樹追來的,還有許多新讀者,柳葉萬分感激你們。伊祀月、蘭靈狐、晚照晴空、雪hoji、愛好讀好書、00121ling、魔界冰月、ry、killualjy、卡通伶、怪怪好怪、grapeforest、淡雨思涵、太空飛車、希米1、bagubapo、貓游記人、彌紫vs彌紫、隋漠魘、齊宏齊宏、不肯嫁春風、雪糖果子、思念竹林、有有66、最荼蘼、楓之殿、七殺老爺、大悲大悲、雪嘟嘟兒、淡酒濃茶、書友120211101250269、寬寬、瀟兒。。。。要感謝的太多了,有些雖沒寫下來,但那些一次次給柳葉打賞、投票的熟悉的名字,柳葉一直記得的,謝謝。

上一章  |  凡女仙葫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不朽凡人  神級巫醫在都市  一言通天  極品女仙  素女尋仙  九仙圖  百煉成仙  
你可能喜歡看:  [奇幻]  劍王傳說  八荒劍神  絕世邪神  大逆之門  符篆蒼穹  傲世丹神  神控天下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凌天戰尊  校花的貼身高手  全職法師  超級兵王  修羅武神  妖神記  武煉巔峰  開著外掛闖三國  重生之最強劍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93693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