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嫡女重生>>嫡女重生目錄

番外二

更新時間:2013-01-26  作者:顧婉音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嫡女重生 | 顧婉音 | 蒂女重生 | 帝女重生 | 嫡女沖繩 | 地女重生 | 第女重生 | 低女重生 | 顧婉音 | 嫡女重生 
正文

顧佩音最后還是去了南蠻,自然,顧婉音也并不敢瞞著宮里,在答應顧佩音之前,先進宮了一回,將事情告訴了周語緋。

周語緋自然而然的便是將這件事情回稟了圣上。

最終圣上應了,又做了相應的部署,這才讓顧佩音出發了——護送顧佩音前往的,是圣上身邊的近衛,個個功夫了得。當然,他們的職責并不真的是護衛。而是……看能不能捉住李長風。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李長風縱然真的是南蠻之人,可是卻在朝廷里做出那樣的事情,不管如何都是不能姑息的。而且,若李長風真是南蠻之人,那么李長風的目的……也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這件事情到了這里,自然不是顧婉音能負責的了,接著負責的就是周瑞靖了。

想到李長風的手段,曇華心里倒是擔憂得厲害。不過卻又堅信周瑞靖肯定能夠平安歸來。

周瑞靖最后到底是沒能趕上顧婉音生產。這一胎仍舊是個兒子。夕照和周元峻都是有些失望——他們是想要個妹妹來著,沒想到卻是個弟弟。

不過其他人卻是歡喜——周家向來人丁不旺,生兒子自然是好的。

極是顧婉音,也是希望是個兒子的——女兒雖然也好,可是在家里養個十來年,便是要送去別人家里,光是想一想就舍不得了。

顧婉音給二子取了個小名叫明哥兒。希望兒子能夠明理,懂事,眼界清楚。不要被旁人輕易的蒙蔽。

尤其是顧佩音的這件事情。實在是讓顧婉音覺得心悸。她著實不希望將來子女們也這樣被人玩耍在股掌之中。做出糊涂事情。

明哥兒滿月的時候,周瑞靖也沒趕上。直到四五個月的時候,周瑞靖終于回來了。一路風塵仆仆,人都瘦了一圈。可是那眼神卻依舊是明亮犀利。

顧婉音笑著將明哥兒塞進他懷里:“諾,這是你二兒子。”

周瑞靖低頭看明哥兒烏溜溜的眼睛和胖嘟嘟的臉蛋,不由微笑起來:“是我回來遲了。”

周元峻先前還能忍著。這會子徹底忍耐不住,跳著腳一個勁的喊:“爹,爹。”

夕照倒是跟個小大人似的,只是拉著顧婉音看著周瑞靖笑。并不往前湊了——周瑞靖一手抱著明哥兒,一手抱著周元峻,哪里還有手抱她?

顧婉音看著周瑞靖有些疲乏的樣子,忙笑道:“好了。先回去梳洗罷。臟兮兮的,也不怕蹭臟了衣裳?”

一家子熱熱鬧鬧的往屋里走,顧婉音也沒急著問其他的事情。只等到周瑞靖梳洗之后又換過衣裳,這才低聲問:“可要進宮去?”

在顧婉音看來,周瑞靖回來之后先進宮去是理所當然的。

不過周瑞靖卻是搖頭道:“消息早就送進宮去了。而且也有專門的人進宮去說這些,至于我倒是不必。”

顧婉音點了點頭,這才低聲問道:“我大姐,可回來了?”

周瑞靖卻是搖了搖頭,言簡意賅:“留在南蠻了。”

顧婉音頓時一愣,有些詫異的看著周瑞靖。

周瑞靖便是仔細的解釋:“南蠻要和西夷聯姻的人你猜是誰?”

“李長風?”顧婉音幾乎是沒有思考的,便是沖口而出。話一出口,倒是連她自己都愣住了。隨后看見周瑞靖臉上的笑容,頓時瞪大了眼睛:“竟真是他?”

周瑞靖點了點頭。

顧婉音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這個李長風。倒是在哪里都混得風生水起。

“李長風是新任的南蠻大祭司。他的師傅是上一任的大祭司。”周瑞靖婆娑著下巴,微微翹著唇角,說得輕描淡寫。

可是落在顧婉音耳里卻是覺得驚心動魄。“什么?那他對你——”

“他幫助秦王,怕也是想和我做對的意思。”周瑞靖說著,笑著抿了一口茶。“幸而當初他沒選擇圣上,否則今兒我豈不是就慘了?”

顧婉音氣得掐了他一把:“這個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快說,聯姻的什么的,還有我大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瑞靖這才又忙繼續言道:“聯姻倒也不是刻意為之,而是偶然。那位西夷公主,自己非要嫁給李長風。李長風怕將來南蠻被我們吞并,而且他做了那樣的事情……自然是不敢再拒絕。”

顧婉音眨了眨眼睛,心道:這算不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應該算的吧?李長風那人,看著也是十分驕傲的性子,被人強逼著成親,怕是滋味不好受。不過那位西夷公主膽子倒是挺大。只是這位西夷公主,會不會將來又是另一個顧佩音?

想起顧佩音,顧婉音忙又問道:“先不說西夷公主,那我大姐呢?”

“你大姐自然也留下了。封了公主。”周瑞靖眨了眨眼睛,說得十分輕松寫意:“既然西夷要和南蠻聯姻,那么咱們自然也能和親不是?”

顧婉音已經說不出話來。周瑞靖的意思她十分明白。無非就是一個平衡。不愿意看著西夷和南蠻真的聯手,那么這邊自然也要有相應的對策。

西夷那邊的聯姻不能阻攔,所以干脆再塞一個過去,也是很好的法子。這么一來,兩邊都是差不多的關系,誰也不能越過誰去——若是南蠻再有什么異動,那么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派兵過去。

聯姻,是一種示好,更是一種警告。

至少顧婉音就是這樣認為的。

不過,顧佩音這么去了一趟,能換來這么一個結果,倒是讓人覺得有些不可置信。只是……不知道李長風是個什么想法?

顧婉音覺得,重要的并不是到底是不是夫妻,是不是生活在一起。而是……兩個人是不是一條心的想要過日子。若是李長風還像是以前那樣。相敬如冰,那這樣的日子,過起來又有什么趣味?

周瑞靖倒像是已經看出顧婉音的擔心,當下淺笑道:“我倒是覺得。可能李長風經過這么一回的事情之后,倒是有了許多改變。對待你大姐也有許多的變化。”

顧婉音看向周瑞靖,微微挑眉——周瑞靖的意思。是覺得那是好事?若真是如此,那倒是讓人放心不少了。只是……她為顧佩音有些不值得。到底李長風有什么好的,竟是值得顧佩音背井離鄉的?甚至當初還做出那樣的事情來。就只是為了得到李長風嗎?

“在想什么?”周瑞靖微微有些乏了,將顧婉音攬在懷中,下巴抵著顧婉音的肩膀上,聞著她發髻上清幽的香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聲音也柔和了不少:“陪我睡一會罷。”

顧婉音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你睡罷。這會青天白日的,讓人見了,不得笑話?而且事情還多呢,我——”

話還沒說完,卻是已經被周瑞靖輕輕的將話堵在了唇里。

最后到底二人還是歇了一會。結果最后顧婉音倒是睡得比周瑞靖更沉幾分。周瑞靖醒來之后,看著顧婉音沉靜的睡顏,倒是有些心疼——這段時間來,大約是太過辛苦了吧?三個孩子……可是夠折騰人的。尤其是周元峻,正是調皮的時候。

結果這么一看,最后兩人誰也沒能爬起來。又接著睡了一覺……事后周瑞靖自是心滿意足,顧婉音卻是疲乏得厲害。

第二日在張氏的陪同下,顧婉音的大伯母李氏過來問顧佩音的情況。

顧婉音只得如實說了。李氏當時就哭了起來:“這個孩子怎么就這么死心眼兒呢?有什么看不開的?當時就做了糊涂事情,可是受了這么多的苦。遭了這么多罪,怎么就還放不下?那個李長風,有什么好的?”

張氏勸慰許久,才將李氏勸住了。只道:“兒孫自有兒孫福,你又何必擔心那么多?有道是千里姻緣一線牽,這或許未嘗不是佩音那孩子的際遇呢?留在京城里。她也是郁郁寡歡的,倒不如出去瞧瞧。”

李氏一面擦淚,一面哽咽道:“話是這么說,可是她在我身邊,我好歹能看著些,知道她過的是什么日子。如今離了這樣遠……如何能讓我放心?”

顧婉音嘆了一口氣,倒是也沒勸說什么。做了母親之后,她才更深切的體會到,做母親的一顆心。其實不管在身邊也好,不在身邊也好,做母親的都是會一直擔心的。同樣的,將來若是顧佩音過得好,李氏也會高興的。

只是,她倒是有些贊同李氏的話——怎么就是放不開呢?

張氏看出顧婉音的想法,低聲道:“你想想,若換成是王爺,你會不會怕辛苦過去找?”

顧婉音一怔,最后便是明白了張氏的想法。當下也就丟開了這件事情不再去想。有些事情,不是知道值得不值得,應該不應該就能決定的。若沒有這種執拗,夫妻之間,人和人之間,就沒有這樣深刻的情感了吧?

若換成是周瑞靖,她也會毫不猶豫的前往。哪怕千山萬水,哪怕千辛萬苦。

不過,李長風……顧婉音想到那人,不由微微搖頭。這人心思太深,而且太過毒辣,并非良人。

李長風為了一己私怨,幫助秦王,甚至用了那樣陰毒的藥物……最后對京城的舉措,可謂是毒辣異常。

想到那日的慘景,顧婉音便是已經有些不寒而栗。

周瑞靖這次前去,之所以耽誤了這么多的時間,還是因為在南蠻發現了那種曾經被秦王用作控制圣上和群臣的藥物。這種藥,本是南蠻一種用來治療的藥物,但是都只能少少用,一旦多了,就會變成毒。戒之不除,除而不盡。

這樣的東西,自然是不能留下。其實按照周瑞靖和朝廷重臣的意思是要連著李長風一并除去才好。

可是李長風是南蠻的大祭司。南蠻民眾對大祭司十分尊崇,幾乎奉若神明。李長風也是機敏,一直有防范,暗殺始終不能得手。可是這事兒,卻是不能放在明面上——若真光明正大的將李長風如何了,南蠻之人必定嘩然造反。

硬的不行,只能來軟的。南蠻這種東西,每年種出來,都是要給朝廷上供的,種下多少也要報給朝廷。若是以后再有李長風將那毒物再流傳過來,那么就兵戎相見。

這樣不平等的條約。若不是李長風簽了,周瑞靖怕是還一時半會的回不來。

李長風倒是有齊人之福,除了西夷的,顧佩音,還有一個南蠻本地的。三個人,一起過的門。因了周瑞靖的周旋,顧佩音倒是做了正室。

不過現在雖然安定了,可是將來……怕還有爭斗呢。

送走了李氏和張氏,顧婉音輕嘆了一聲,便是將這些煩心之事拋在腦后,只笑著和丹枝商量:“今晚煮鍋子吧,上次那個酸辣的鍋子,幾個小的都喜歡。王爺也是喜歡那個味兒的。”

丹枝皺眉:“王妃一向喜歡清淡的——”

“我有什么要緊的?再說了,也做兩個清淡的菜色就是。”顧婉音笑道,拿眼睛瞅丹枝:“你如今也做了母親了,哪里有不明白我心思的?”

一時間二人又細細商量了其他的菜色,直到奶娘帶了三個孩子過來,屋子里便是熱鬧起來。等到周瑞靖從朝廷回來,一家子更是熱鬧得緊。

吃罷晚飯,二人將幾個孩子打發了,笑著挽著手去園子里散步。月色皎皎,二人相攜走著,顧婉音輕輕的將頭靠在周瑞靖身上。“明哥兒還沒娶名字呢。你說叫什么好?”

周瑞靖沉吟片刻,隨后笑道:“明字就很好,明事理,懂對錯。清明不被欺,很好。”

“那就叫周元明?”顧婉音低聲念了幾回,倒是覺得十分順口,“明哥兒倒是和峻兒不同,不那么皮。乖得很。”

“峻兒小時候也是十分乖巧的。”周瑞靖低聲言道,“我還記得峻兒小時候——”

二人說起幾個孩子的趣事兒,一時間都是來了興致。

走得累了,二人隨意在石墩子上坐了,靜靜的賞月,只覺得淡然寧靜。

“婉音。”周瑞靖低聲喚道。

“嗯。”顧婉音輕應一聲。

“以后我日日陪你賞月,可好?”

“自然好。就是不賞月,只要和你在一處,我就很高興。”

“我也很高興。”

二人相視一笑,手緊緊交握在一處。影子也是緊緊靠在一處,渾然一體。

顧婉音看見影子,偷偷一笑,手里卻是越發的用力,越發的將周瑞靖的手握緊。恨不能這一聲都不再松開。她覺得,重活一次,她不曾辜負上天美意!(。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  嫡女重生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福至農家  農繡  大帝姬  吉卦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錦宅  田園五兄妹  
你可能喜歡看:  [玄幻]  龍血武帝  修羅武神  凌天戰尊  武煉巔峰  萬道劍尊  妖神記  無敵天下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修羅武神  凌天戰尊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萬道劍尊  妖神記  超級兵王  福至農家  無敵天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202820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