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撿枚殺手做農夫>>撿枚殺手做農夫目錄

番外之:劫個夫君做壓寨(下)

更新時間:2012-07-10  作者:席禎  關鍵字: 歷史時空 | 席禎 | 撿枚殺手做農夫 
正文番外之:劫個夫君做壓寨(下)

雖然向永歆逮著機會就拖后腿,可青赫城距離大室,橫豎就那么點距離,能延宕七日,已經算老天保佑她了(喜歡本小說的網友可能喜歡:神奇魔法)。非常文學生生世世.3344Xs.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什么???清風寨!!!”司放辰圓睜雙眸瞪著向永歆。大姐只說她家在青赫城附近一座山上,可沒說是馳名大惠南端的山賊窩清風寨呀。

“是。”向永歆低垂著頭。他的表情讓她很受傷。就算清風寨最初是山賊窩,可經過她爹娘的整頓改良,早在兩年前就不是了呀。

“那個,我自己上去就好。謝謝你一路護送我。”向永歆彎腰行了個大禮,拿起馬鞍上的包袱,又從他手上接過韁繩,欲要上山。

唉,紅纓果然沒有騙她,這山下的男人,無論英俊與否,均不會喜歡山上的她們。

出山前想好的兩個方案,一是憑自身的努力,讓一眼中意的男子,喜歡上自己,進而迷戀上自己,最后心甘情愿地隨自己上山。二是將他直接打昏,扛上山后,生米煮成熟飯,就此纏定他,讓他就算有辦法下山也沒法脫身。

可如今,她躊躇了。

她一眼中意的男子比她小上三歲不說,還是大戶人家的獨子。她誘惑不了他心甘情愿地跟自己上山,也下不了昏他扛他上山。

只好……就此放棄……嗚嗚嗚……她向永歆的運氣怎的如此不好?甚至還不如去年下山的紅纓。雖然沒有成功地扛回男人,可好歹成功地懷上了心愛男人的子嗣。為清風寨延下了新一代的血脈。反觀自己。唉,別提了。這一個半月算是白白浪費了……

咦?小棗紅也不想上山了?可是不行唉,我得先回去逼傅恩冀將那個江洋大盜的追捕告示給撤了,否則,我去不了任何地方了啦(炎黃龍騰)。狡猾透頂的傅恩冀。不僅為官府提供了自己身著女裝時的畫像。還提供了男子裝束的畫像。不將自己逼回清風寨。他是不會死心的啦。

向永歆輕嘆一聲,朝棗紅大馬低喃地解釋著。可解釋完,一拉,小棗紅依然紋絲不動。

她疑惑地轉頭,方才發現司放辰正扯著馬韁,狠狠瞪著自己瞧。

“怎……怎么啦?”她沒偷拿他的東西不還吧?

“還敢說怎么了!把我丟在這里鳥不拉屎的地方,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對待護送你回家的恩人就是這樣的態度??!”司放辰忍住咒罵,含怒說道。他絕不會承認,自己是個路癡。只要是國家地圖上沒有的小道,他一旦進去,就難再出來。

所以。在得知大姐要他護送向永歆回青赫城后,他被那幾個無良的兄弟會成員好一陣揶揄。

好在向永歆不趕時間,每到一個還算繁榮的城鎮,都會提議投宿。不趕夜路,不走小道,他就不會被人察覺路癡的一面。

可到了青赫后,她說她家在青赫城的遠郊,他反復找遍地圖,沒有找到她說的大清山。只好隨著她的引導,亦步亦趨地踏入這個換作以往,打死他都不會前來的旮旯山坳。

可她倒好,趁著他發愣,竟敢擅自撈起包袱,牽起馬匹要上山,十足一副”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就此別過,后會無期”的豪情架勢。

他豈會如她所愿。

“你……你說什么?”她愣愣地望著他,櫻桃小嘴訝然地微張。忍不住掏了掏耳朵,生怕自己一時耳鳴,聽錯了。非常文學

“你沒聽錯,我說我要跟著你上山。親自護送你到家。”然后隨便找個人送他出山,最好送到青赫城口(神的歸來)。司放辰沒好氣地強調。瞪著她的紅唇看了半天,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白皙柔嫩的粉頰,“聽懂了就趕緊帶路!難不成你還想在這里宿夜?”

說完,就撈過她肩上的包袱,接過馬韁。腦海里蕩漾著的,竟然是摸她粉頰時突然加速的心跳,以及柔膩的手感。

向永歆回過神后,急急轉頭,佯裝領路,實則想要掩飾臉上的紅暈與滾燙。

老天,他竟然碰了她的臉頰,雖然只是輕輕一觸,卻激得她渾身震蕩。

這就紅纓所說的甜蜜觸感嗎?可他為何碰她呢?真的是如她所愿,喜歡上她了?

眼角隨著身側的司放辰移動,好幾次差點被山路上的障礙叢絆倒。

“我說,你真的沒走錯路嗎?”司放辰涼涼地瞥了她一眼,連回家的路都能走得如此險象環生。

若非有他在后頭提醒、相扶,她搞不好都滾下山好幾次了。

不是說比他大三歲嗎?怎得還如此莽撞迷糊?

“對不起!”向永歆忙不迭地道歉。都怪自己,沒事老去偷瞧他做什么。

剛才的碰觸,他說不定只是幫自己擦去了臉頰上的臟污。沒有如何其他任何意思。向永歆,別再胡思亂想了。

暗暗唾罵了自己幾句后,向永歆收斂心神,專心趕路。正如他說的,再不進寨,天色一暗,麻煩了。這大清山里活躍著的野獸可不少。

“他?你真的相中了他?”回到清風寨后,向永歆讓傅恩冀帶著司放辰先去客房洗漱休息,自己則被紅纓叫到了臥房,接受紅纓的拷問(再見2007)。

“嗯。可他……只是負責送我回來而已……明日就會下山。”向永歆苦澀地搖搖頭。

“這好辦呀。你娘留下的胭脂醉不是還有不少嗎?”紅纓眼珠子一轉,拍拍雙手,興奮地提議。

“那不好吧。他也算對我有恩。”雖然這招她早就想過,可通過這一個半月的接觸與了解。她知道,司放辰絕不是個甘愿受“生米煮成熟飯”這一類禮教威脅的人。

與其到時被他唾棄怨恨,倒不如別嘗試。

“有什么關系。老寨主最大的心愿是希望你能有子嗣延續。不希望你一輩子孤家寡人。若是那個男人不肯因你們的親密關系而心甘情愿的留下,至少你有機會得到兩人共同的寶貝唉。你不是一直很想要個朵兒那樣的寶貝嗎?”紅纓笑瞇瞇地建議。

她的女兒雖然沒有爹爹,可寨里所有兄弟都是她的叔伯,不也過得很快樂?

“可是……”向永歆還是覺得不妥。

她確實想要個如朵兒一般可愛的寶貝,也很希望日后肚子里的孩子。出自他——司放辰。

可用胭脂醉來掌控他。待他清醒。會不會因此嫉恨她?

她真的喜歡他,不想被他怨被他恨。

“好了,就這么說定了。你趕緊洗漱吧。其他的,統統交給我來準備。”紅纓揮揮手,示意她泡澡凈身,等著完成身為女人,最為神圣的一步。

“然后呢?你就這么回來了?”林霄蹙著眉,看著近月未見的司放辰,滿身的怒意緊繃待發。

“不然呢?我該娶她?是她強行……”司放辰猛地收住抱怨的話(喜歡本小說的網友可能喜歡:永遠沒有永遠)。她沒有強行對他怎么樣。

胭脂醉。并非是種藥效強到無法抵御的春藥。只要他想,還是可以抵制的。可當時,看著她那副玲瓏般的柔美軀體。他就是該死的不想抵制。

事后,看到她慵懶地躺在他身下,那抹刺眼的初紅,猶如絢麗的櫻花。綻放于兩人之間。

突然,他有些惶恐,為自己羸弱的定力,也為她莫名的舉措,由不得他繼續深思,身子已經早于大腦一步,率先做出了行動。

紅日尚未躍出海平面,他就跟著寨里一名起早下山添補日用的伙計回了青赫,繼而沒日沒夜地馳回了大室。

等到他回過神時,他的人已經坐在林霄的翠御齋了。

無力地抹了把臉,“霄哥……”他委實不知該如何抉擇。逃避,是他目前唯一想到的。

“阿辰。兄弟里,數你最受女子歡迎,大室四美男之首,不是空穴來風。可并不代表你的經驗就很豐富。這點,我絕對相信你的人品。”

林霄輕且清楚地說著與他之前想問的截然不同的話。不過,聽到最后,他懂了,霄哥是在變相地罵他人品不好。也是,如此不負責任的舉措,委實不該出自他的行為。

他不能借著胭脂醉,心滿意足地享用完她之后,就無恥地棄她而去。這不該是兄弟會成員會做的事。

“既然懂了,就回去好好想想吧。”林霄笑著送他出了翠御齋,看著司放辰遠去的背影,有絲無奈地嘆道:“但愿他真能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十三歲,也該是個負起責任的年紀了。”

八個月后(乞丐也修真)。

向永歆撐著無比碩大的肚子,小心翼翼地邁下臺階。往半年前專為她打造的小庭院走去。

前幾日聽傅恩冀說了從水月城傳來的最新消息,“風瑤閣”的副閣主、西樓船廠的外聘專員司放辰卸下閣里事務,也離開了西樓船廠,此后下落不明。

下落不明?他,可是還在恨她?

向永歆困難地咽下涌上喉底的苦澀,伸手撫上高高凸起的小腹。

才八個月,距離分娩少說還有一個半月,她的肚子卻像瘋了似的狂長。

好不容易從山下找來一名愿意上山的大夫,卻得知了這個驚人的喜訊:她懷的是雙胎。

老天,這簡直是天大的喜訊。

瞬間,清風寨上下一百三十來號人,無不拍手稱贊。

他們最大的希望,就是為清風寨延續后代,其次是讓它繼續發揚光大。不讓它在歷史的潮流中被歲月無情的淘汰。

如今,寨主有孕,全寨上下自是齊心協力地助她待產。

這不,當她對紅纓說起大室的合園,那里頭優美的景致,讓她當初隨著林瓏參觀時幾乎流連忘返。

寨里的幾十號兄弟,就合力為她在清風寨的后崗,建了座許是只有合園萬分之一大的精致小庭。

五月底正午的青赫,已經有了夏日炎炎的氣息(瘋狂內功)。

只著一件無腰式寬松紗裙的向永歆,扶著腰,走至荷塘邊的長椅上,小心坐下,視線隨著荷塘里那一叢可愛活潑的小紅鯉四處游蕩。

看著看著,習慣性的睡意襲來,她靠上椅背,帶著甜美的笑意,合眼小憩。

司放辰再度見到她時,就是這一副與眾不同的睡美人景象。

混亂了一個月,考慮了一個月,又忙碌了六個月后,他總算搞定一切事宜,第一時間奔上清風寨來見她,想告訴她自己最終的決定。

卻不料,迎接他的,是這么一副撼人的場景。

他不是沒想過她可能懷上他的孩子,但沒料到會有這么大的肚子。

老天,他覺得她都快被自己龐大的肚子壓沒了。

誰?是誰?如此溫柔地絮叨。又是誰?這般輕柔地撫摸。

好像他哦。像那一夜的他,溫柔且堅定地進入自己……

向永歆含笑著從夢境中睜開雙眸,迎上一對吸人魂魄的黑瞳。

“呀!”她驚地捂住雙唇,不可置信地盯著眼前的人,“你……你……”

“怎么?有膽子懷我的孩子,卻沒膽子認我?”司放辰恢復以前的冷嘲熱諷。眼里的溫柔被他斂下,在未能得到她的答案之前,他可不想傻傻地承認自己放不下她。

“不是這樣的……我……對不起!我欠你一個解釋……”向永歆坐直身子,垂著頭低低地說道。

“沒錯,你是欠我一個解釋(我意逍遙)。懷孕了怎么不遣人告訴我?若是我沒來,它——是否就屬于你一個人了?”司放辰指指她的小腹,隱著怒意索問。

“我……若是你不愿來,告訴與否,有差嗎?”她大著膽子辯駁。若是有心,豈會隔上八個月才來。且還不知道此次前來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無論如何,寶寶們是她的。絕不會讓他有機會帶走。“他們是我的!”她勇敢地護住肚子,瞪著他低吼。

“他們?”司放辰愣了愣,隨即彎起唇角,“很好,一次性就解決兩個。”他早就羨慕大姐與霄哥、血淵與血臻那般心有靈犀的溝通了。

“那又怎么樣!他們是我的。你別想回來取走他們。”向永歆心頭的恐懼逐漸強烈,真擔心他此次來就是為奪孩子而來的。

“女人,枉費你還比我大。”司放辰沒好氣地睥了她一眼,“真想打開你的腦袋瓜子看看里頭裝的究竟是什么!”

是什么?她怎么知道。她只知道這個男人,哦,不,少年,比她還要反復無常。

八個月前,還是一副被她強占便宜的怨恨模樣,八個月后,就來向她求婚,且不日就舉行了一場簡單的婚禮。還說等孩子出生滿月后再去合園大肆補辦。

再然后,他就每日陪著她,在清風寨上悠閑待產。

“你……為何娶我?”每日一問。

“那還用問。當然是你太笨了呀。沒有我,看誰敢要你,以及肚子里那兩個小家伙。”每日必答。

“吼,那你大可不必來,我過得很好。”每日必吼。

“好啦好啦,別動氣,小心傷到身子……我……那個……就是你想的那樣嘛!”他嘴上依然死鴨子嘴硬,眼里早就泄露了滿滿的愛意……()

撿枚殺手做農夫_撿枚殺手做農夫番外之:劫個夫君做壓寨(下)更新完畢!

上一章  |  撿枚殺手做農夫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淑香門第  晴兒的田園生活  市井貴女  東宮傾城  上品寒士  念春歸  
你可能喜歡看:  [都市]  極品全能學生  超級兵王  校花的貼身高手  校園最強護花系統  我的絕美校花未婚妻  重生似水青春  辣手神醫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龍血武帝  神皇魔帝  武煉巔峰  超級兵王  校花的貼身高手  江南第一媳  錦宅  修羅武神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109210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