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妻居一品>>妻居一品目錄

第五百一十一章 尾聲(下)

更新時間:2013-02-02  作者:夜惠美  關鍵字: 歷史 | 時空 | 妻居一品最新章節 | 妻居一品夜惠美 | 夜惠美 | 妻居一品 
丁柔不是沒想過同柳氏一起離開躲過這陣風頭,尹承善離開京城時幾次三番說相信他,便想著提醒丁柔看事情不好趕快的離開,其余的事情交給他承擔。

可如今的局面,兒子可以送走,但她一樣離開的話,牽扯太大,犧牲太大,既然她同尹承善是夫妻,共過富貴,在大難臨頭的時候,她躲起來保住性命,這不是丁柔認為妻子應該做的事情。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況且...丁柔握緊了安國夫人給她的令牌,馬車向京城駛去,如同丁柔不相信燕王會甘心認命一樣,丁柔也不相信文熙帝會被燕王左右。

年少時差一點因為太祖的偏心失去儲位,后隨著太祖皇后發動政變逼宮,文熙帝看似執政平和,然文熙帝也是斬斷荊棘拼殺出來的,拼出一條血路極是不容易,最近幾年他是龍體不愈,精神也不大好,一般這個年歲的帝王,有此征兆必然疑心病會很重,文熙帝會懷疑尹承善?會懷疑安國夫人?

丁柔總是不愿意將他想得太壞,總是記得他命令自己叫他舅公,畢竟文熙帝是太祖帝后教育出來的,怎么也會同純正的古代帝王有所不同。

“丁夫人是要去送死?”謝長河對馬車行駛的方向露出吃驚的樣子,“神機營統領已經效命主人,丁夫人不用白費心思。”

丁柔輕笑:”多謝提醒,神機營,我一定會去走一趟,你說沒了神機營統領,神機營的人會不會聽命令行事?”

謝長河看到丁柔手中把玩的令牌,大駭道:“安國夫人怎么會...怎么會有令牌?”

“太祖皇后留給安國夫人的保命之物,她為何不會有?”

“你別以為能帶著神機營入宮,京城九門已經落在主人手中了。”

“朝臣明日還得上朝,明日尹承善叛國的消息便會傳回京城了吧。”

丁柔推測一線峽之戰的結果,以尹承善的心性,絕對能做出顧全大局的事情,舍得做出犧牲。也能做出...丁柔嘆了一口氣。“三年,為了三年之約,連性命都不要了。”

謝長河納悶,丁柔好脾氣的多說了一句:“大秦帝國的危險,當今將監察院的統領指派到江南,如今留在陛下身邊的人是最少的。燕王也是最為容易動手的,看似大秦帝國很危險,但只要聯軍的統帥那個被稱為天可汗的人死了,在京城逼緊燕王。就沒有人能動搖根本。”

“天可汗也不怕閃了舌頭,我只聽過唐太宗被稱為天可汗,沒聽過哪個韃子被叫做天可汗的。”

“誰能殺得了可汗?”

“夫君嘍。”

丁柔口中略微有些苦澀,“記得我曾經看過一本書,記載光明王的一本書,那是我最為喜歡的一本書,為了那個油尖嘴滑的人哭過。笑過,當他被所有人誤會堅決去刺殺敵方將領深受重傷的時候,我哭了。我曾經大罵過同他相戀的情人,世上的人都不相信他沒關系,為什么青梅竹馬長大的你不相信。”

謝長河聽得一頭霧水,丁柔擦了擦眼角,“既然我罵過她,自然不會成為像她一樣的人。如果尹承善叛國,那我用我的性命證明我看錯了人。如果他忍辱負重,我會告訴世人,我會站在他身后,哪怕這世上所有人都不相信他,但我相信他。”

“這是什么書?”

“一本太監的奇書,我沒看到結局的書。”

丁柔握緊了令牌,笑著說道:“雖然遺憾,但我自己譜寫結局不是更好。”

“太監?“

“嗯,就是沒有下面了。”

謝長河怔怔的看著丁柔。哪有一個女子能直爽的說出這話的?同方才冷靜從容的丁柔不同。此時她顯得肆意張揚,極少在女子身上見過的氣勢。

丁柔輕聲說:“還得麻煩謝大人送我進去。”

“我不認識他。”

“沒關系的。只要你說是燕王的特使,他一定肯見你。”丁柔用手絹擦拭火槍,斜睨了謝長河一眼,“料想謝大人不會讓我失望的。”

“左右不是個死,我為何聽你的?要殺要寡隨便,我不會背叛主人。”

“是嗎?”

丁柔瞬間抬手,槍口對著他額頭,“你想要腦漿崩裂?嘭的一聲,你什么都沒有了,燕王奪嫡成功,他不會記得你,因為你明面上是尹承善的人,燕王一旦失敗,你以為我夫君能饒得了你?你在他身邊這么久,應該清楚他小心眼兒的性子。”

“你說得也對,左右不過是一個死,為什么你不想著死得有價值些?也許你不用死說不定,至于我...殺一個人便是賺了。”

謝長河咬牙道:“我幫你。”

“你不是幫我,是幫你自己,幫得是大秦帝國,一個為了帝位出賣帝國的人,即便做了皇帝,將來也會將大秦帝國的尊嚴喪盡,天朝上邦如果沒有尊嚴,什么都不剩了。”

這是丁柔最為不能認可的燕王的一點,哪怕他在皇子們中才學上乘,人品有問題絕對不能做皇帝,也許在丁敏那一世,燕王的人品不至于這么差,一些蝴蝶效應使得他不想放棄帝位,現實逼得他走上了歧路。

謝長河沉思了許多,“我不如你。”

丁柔笑了笑,不是他不如她,丁柔沒有為國犧牲的覺悟,雖然她現在站在這個立場上,但這些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說服自己的理由,本質上說,丁柔只是想保護自己看重的人,她早就明白,自己成不了安國夫人。

丁柔給謝長河松綁,她被謝長河領進神機營,世人小瞧女子,丁柔并沒經過搜身,見到神機營統領,他剛開口問道:“燕王殿下有事..”

在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時刻,丁柔極快的開槍,隨后躲到一幫的架子旁邊,高舉令牌:“陛下有命,神機營按兵不動。”

她不信燕王能收買所有人,安國夫人的令牌是真實的,又不用他們救駕入宮。只是按兵不動。真正聰明的人哪怕偏向燕王,此時亦不會動,在他們吃驚的時候,丁柔又說:“根據大秦軍例,統領死,副統領...”

“不必了。我來親自統領神機營。”

丁柔聽見了熟悉的聲音,應該在兩廣的于文出現在神機營中,在他身后有數十名身穿黑衣的監察院干事,在神機營。也不是所有人都會配槍,大多是光有槍,不發彈藥,所以丁柔才會冒險進來,聽安國夫人說過,彈藥都在倉庫里,只有陛下的命令才能打開倉庫。

“于大人。”

丁柔從旁邊的架子閃出來,于文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眼丁柔,又看了斷氣的神機營統領,向丁柔挑了大拇指:“我服,北疆總督夫人名不虛傳,莫怪將總督大人管得溜溜的,好,我雖然遲了一步,然下官拜服昭陽縣主。”

“您過獎了。”丁柔其實也是貪生怕死。要不然也不會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只是在冷處開槍罷了,”

“敢問昭陽縣主,你的火槍從哪里得來的?監察院好像沒有記載。“

丁柔面色平常的將火槍收好,很鎮定的說:“安國夫人所賜,于大人有意見大可去問安國夫人。”

“...不敢...”

他有輕松日子不過,做什么湊到安國夫人身邊去?丁柔指了指謝長河:“他麻煩于統領。”

“昭陽縣主做什么去?北疆總督叛國為天可汗做上客,陛下已經下令捉拿昭陽縣主。“

謝長河垂頭,對號稱監察院最搞笑的統領于文實在是無語。忍不住吐槽:“北疆總督是叛國了?您還以北疆總督稱呼?捉拿昭陽縣主。于統領進門就說佩服昭陽縣主,于大人。不帶這樣無恥的。”

于統領摸了摸胡子,“本統領樂意無恥,你咬我啊。”

“不過昭陽縣主最好留在神機營等候消息,丁家不會有事,尹家的老老小小受些苦,料想北疆總督不會多說什么。”

尹承善同尹大學士之間的關系,監察院有一本書那么厚的記載。丁柔笑盈盈的說:“幾年不見,于統領風趣依然,陛下雖然坐鎮皇宮,但這層窗戶紙,還是我來捅破最好。”

于文認真的看了丁柔一眼,向旁邊閃開門口的位置:”送昭陽縣主。”

“送縣主殿下,”

在場的人齊聲高和,丁柔笑著騎上了最好的馬,趕回京城,以令牌敲城門,守城的見是丁柔,“逆賊,還敢回來?”

丁柔拍了拍馬脖子,平靜的笑道:“我要見陛下。”

隨后丁柔在皇宮門前敲響了玉鐘,在紫禁城的文熙帝唇邊勾起一抹冷笑,“朕的二皇子,你輸了。”

“是你計算好的?故意留給我機會?”

文熙帝眼里閃過心痛,“朕始終不敢相信是你...是你勾結韃子瓦剌,朕可以容忍你逼宮,甚至你如果有決心,有毅力,有能耐,朕讓你成功也未嘗不可,但你這個畜生,千不該萬不該里通外國,朕豈能容你?”

燕王道:“尹承善是叛國了,二萬將士被活埋,他才是大秦的罪人。”

文熙帝冷笑:“來人,壓著燕王上朝。”

“遵旨。”

“朕讓你聽聽昭陽縣主如何說,老二,你還不如一介婦孺,蠢貨。”

金鑾殿上,丁柔面對旁人的指責,只是說了一句:“我相信夫君沒有叛國,我雖然見識不多,但絕不是敵人說什么我就信什么的人。”

文熙帝道:“尹承善叛國屬實,昭陽縣主于國有功,朕準許你們和離。”

“不,我是他的妻子,臣婦不會同他和離。”

文熙帝怔了怔,丁柔心說,陛下怕是沒想過于文將一切都說了,于文更是沒想到文熙帝還有閑情逸致逗丁柔玩兒,文熙帝沉默了一會,大笑:“丁柔,好,你很好,有母后的風范,尹卿是有福之人。”

丁柔被文熙帝留在皇宮,文熙帝歉意的對安國夫人笑道:“皇妹,朕也是逼不得已,朕不是有意隱瞞你。”

“大秦江山就此定下,遼王,朕立你為大秦儲君,你比魯王好的一點是,你沒有任何的異動,你甚至將你所有的一切實力都交給了尹卿,在你眼里有大秦帝國,雖有瑕疵但瑕不掩瑜,朕將江山交給你放心。”

“謝父皇。”遼王磕頭拜謝,他成為大秦帝國的太子。

在尹承善離開京城的那一年,文熙帝便在暗處考驗幾個皇子,步步放松,立儲之心昭然若揭,逼得燕王終于露出了尾巴,危機時刻,他看到了遼王為國之心,文熙帝眼角的皺紋更深,“朕應該能對得起父皇,母后。”

在等待尹承善消息時,丁柔會陪伴皇后娘娘,或者同文熙帝對弈,文熙帝冊太子之后,越發的清閑,除了每日指點太子如何處理朝政之外,更多的時候會陪伴皇后,當然也會逗逗丁柔,在棋盤上將虐待一下丁柔。

“你是從何時發現朕設的局?燕王動用了秘藥,朕如果不是謹慎的話,不是有楊門主給的解藥,怕也不容易熬過。“

“是皇后娘娘,她病了嘛。”

丁柔偷偷的瞄了一眼皇后,“臣婦知曉,皇后娘娘對陛下來說是發妻,您不會讓人傷害她,她病了,便是您收網的時候。”

皇后咳嗽了兩聲,文熙帝笑道:“聰明,所有人都說朕是負心薄幸之人,除了沒有廢后之外,朕對皇后并不好,朕有寵妃,朕后宮三千佳麗,你是第一個同朕說朕在意發妻的人。”

“陛下不是太祖,您同他不一樣,即便沉迷于美色,您也不會忘記皇后娘娘。”

“這么說,你覺得朕不錯。”

丁柔放下了棋子,抬頭看著文熙帝:“您是不是不錯,還得同誰相比,您比太祖是不錯,但比起臣婦的夫君,差了一些,專情必將專一。”

“你以為尹小子是為你?錯了,不是皇妹的那道命令,朕看...”文熙帝果斷的挑撥,丁柔搖頭說:“不會,沒有那道命令,他也會同臣婦一生一世一雙人,白頭偕老。”

“去吧,尹卿今日歸京。”

“謝萬歲。”

丁柔走出了皇宮,在皇宮門口金水橋前,尹承善風塵仆仆從馬上下來,同丁柔對視,慢慢的走到她面前,”一品夫人?“

“錯了,陛下封我為定國夫人,我官階比你高。”

尹承善打橫抱起丁柔,大笑道:“定國夫人,臣愿為您效犬馬之勞。”

“小柔,兩句話,第一句,我想你,第二句,謝謝。”

“夫君,兩句話,第一句,我信你,第二句,謝謝。”

ps感謝大家一路相伴,雖然結尾有些匆忙,但夜覺得該交代的都交代了,展開了寫未嘗不可,但夜實在是不想過年還惦記著碼字,想過一個安心的年,請大家諒解,新書會在年后上傳,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歡迎您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  妻居一品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明末工程師  神話版三國  漢鄉  嬌醫有毒  七夫呈祥  崛起之華夏  侯門福妻  
你可能喜歡看:  [都市]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重生之神帝歸來  修真聊天群  美食供應商  我的妹妹是偶像  山洼小富農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修羅武神  凌天戰尊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萬道劍尊  妖神記  超級兵王  福至農家  無敵天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171617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