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殺神>>殺神目錄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永恒不朽(全書終~~)

更新時間:2013-04-08  作者:逆蒼天  關鍵字: 玄幻 | 異界大陸 | 殺神 | 殺神5200 | 殺神吧 | 殺神逆蒼天 | 沙神 | 逆蒼天 | 殺神 
茫茫灰霧漩渦,股股記憶意念,在吞噬黑洞的吸納下,一一涌入。

來自于太初的神識,逸入他吞噬黑洞,傳來數不盡的紛亂記憶念頭,無窮浩淼思想,那是一個個生靈的經歷,是凝結全新靈魂的養分基礎!

石巖靈魂祭臺內。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太初神識滲透進來,被吞噬黑洞煉化澄凈,由他魂潭釋放一道魂力,兩相融合,化為一股神秘精純的混沌之氣,沒入他的廣闊域界。

他那燦若星辰的域界深處,許多偏僻的生命之星上,一團混沌之氣落入海水中,投入生命種子,很快就能形成一種初始弱小的生命,一個全新種族的始祖……

隨著他吸納太初識海的進程,隨著吞噬黑洞的煉化,魂潭魂力的匯合,他的域界星空中,更多的生命種族誕生,分布在最為偏遠荒寂之地,就連一些死寂的星辰,都仿佛被植入了靈魂因子,有了單純模糊的念頭智慧。

他在以太初神識為基礎,來開辟自己的宇窗,創造獨屬于他的生命種族!

其間,荒眼神迷茫,懸浮虛空痛苦掙扎,在戰和不戰間抉,

漸漸地,隨著太初識海神識被黑洞吞咽,太初剛蘇醒的一絲念頭意志,如被快速消弱著,他那遮天蓋地的精神波動,明顯的無法囊括天地。

“轟!”

突地,本來施加在石巖腦海的精神沖擊,旗合太初所有殘余意念精神,仿佛宇宙巨炮,暴沖向荒的腦海,沒入他靈魂祭臺。

處于迷茫狀態的荒,忽然精神失守,目顯驚懼不安。

“咻咻咻!”

虛無中的奧義層,一個個神奇玄妙的奧義本源,或是如炙烈火球,或是如颮風冷電,或是如厚厚烏云,或是如蔥郁森林,忽然間從天降落,化成一道道流光,盡數沒入荒的祭臺,深入他識海。

那些都是不同屬性的奧義本源,一種天地奧義的規則神格,是在奧義層內蟄伏飄逸,沒有被人熔煉吸收的不同種類的核心印記,此刻,它們居然如星辰墜落,墜落在荒的奧義層當中。

凝為荒的核心奧義,助漲荒對不同奧義的認知體悟,令他的境界玄妙又一次攀升。

和漫天奧義本源一并落入的,還有太初魂潭內精純魂力,魂力如溪流,灌入荒的腦海,沒入他魂潭……—,

一股撕裂靈魂的痛楚,從荒腦海傳來,令他嘶聲痛嚎,發出驚天動地慘叫。

由于看透命運,知道不論前進亦或者后退,都將是絕路的荒,心生無盡絕望,無窮悲涼—……—,

他就是明白了即便能擊殺掉石巖,也會最終蘇醒太初,徹底失去自我,所以迷茫,所以心境不再是沒有一絲破綻,所以能被太初乘虛而入!

荒的浩淼識海,澄凈魂潭中,一個由純粹明凈的魂能聚集的虛影,慢慢閃現出來。

虛影身高體擴,氣勢霸道暴戾,一身殺伐煉獄般的氣息,他凝現以后,高高懸浮在荒的魂潭識海之上,忽然間放聲長嘯!

荒那巨龍之身,激烈扭動,他傳來更加刺痛的呼喊,如瀕臨滅絕般令人心悸。

被荒視為核心根本的荒域之中,從各個偏僻星海內傳來一縷縷奇異血光,血光由荒域遁出,沒入荒的識海,凝在那一個虛影之上。

虛影逐漸變得清晰!

那是一個身如巨魔雄壯,模樣奇古的霸道男子,一頭長發如血,雙眸猩紅嗜殺,他在荒的識海魂潭之上凝形后,嘿嘿一笑:“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嗜血!”

一見那男子凝結出來,荒駭然失色,禁不住恐懼爆吼。

下一刻,荒便醒悟過來,也叫喊道:“原來如此,難怪你能繼承噬的所有奧義,還能重創噬,將其再次沉睡,難怪你能在我的域界中,還能突破域祖,差點將我反噬成功。原來你就是他!是他清醒一霎間凝為的新魂!如果當時你成功擊殺噬,將我煉化,你早該完全醒來了!”

“不錯,的確很可惜,可惜我靈魂的枷鎖,到如今才真正解開。如若不然,你憑什么能滅殺我一次?如果我早先恢復意識,知道自己是誰,你們全部都應該凝煉我身,助我真正恢復過來。因為你和噬的膠著,我足足又多沉睡了數萬年“……”

“還好,還好我魂碎肉隕埋下的種子發芽,如今化為一株參天大樹,連你們的光耀都可以遮掩。沒料到這個來自于另一宇宙的小嫩芽,經過漫長無際的飛逝成長,已經變得如此棘手,擁有了能威脅我的可怕力量。”

嗜血的巨魔之身在荒識海凝為實質,漠然說道:“你很不幸,不幸深入我的識海,我的真正醒來,更是你最大的不幸…“講話間,嗜血飛沖而起,跨過荒的識海層、奧義層、荒域,直達荒的主魂位置。

嗜血遙遙探手,一個凝結日月星辰、金木水火土、雷電、重力、空間種種奧義念頭的虛手,忽然攥緊荒的龍魂,將其扯入自己口中,一口吞沒下去。

幾乎同時。

荒那蔓延億萬里的巨龍身軀,忽然慢慢干癟,如精氣神血脈、骨肉都被抽離掉,荒那澎湃到極致的生命力,如古樹經過漫長歲月的老朽,逐漸的枯竭生命,走向生命的盡頭終結另外一股令人魂顫心驚的氣息,則是從荒那不斷干癟的軀體內傳來,那波動之神秘恐怖,讓旁邊吞噬太初識海的石巖,都驚駭欲絕。

“發生了什么?”

他不由地看向荒,臉色巨變,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突然沒入心頭。

瞬息間,石巖突然意識到了危機,他這具融合本體、邪惡分身的巨大身軀,猛然傳來毀天滅地的波動。

他朝著荒沖去,空間、星辰、生命、吞噬、八大邪力齊齊釋放,無數空間巨刃激射,星辰巨網罩下,生命巨手撕扯,無窮負面能量爆發,八座血淋琳骨島橫飛出來,他本體則是撕咬荒龍軀。

“我的眼所啊……—”一個神秘浩淼的古老聲音,從荒快速干癟的龍軀傳來,石巖重重力量轟殺而來,那龍軀如變成龍皮,冉部的血肉筋脈精髓竟然全部消失掉!

就在石巖大感不妙的時候,那被他融合的奧義符塔,忽然間崩裂,無數太初符文蝴蝶般飛走,飛向那龍首部位,其中一只巨大的眼瞳在奧義符塔爆碎之后,也浮現出來,也飛向荒的龍首。

,‘轟隆隆!”

荒的龍首突然爆碎,劃區也陡然炸裂,一個和石巖本體同樣巨大,甚至有著七八分相似的猙獰巨魔,在大爆炸中,在灰蒙蒙的太初神識漩渦中,突然間顯露出來。

這猙獰巨魔魁梧霸道之極,身軀如由一個個星球凝結,布滿著歲月古老的痕跡,從奧義符塔爆出的眼球,忽然間落在那巨魔額頭,化為他的第三只眼睛,這巨魔周身傳來的浩淼無際的氣勢,比先前的荒還要強悍一截!

“似乎,似乎在什么地方見過,—…“看著突然由荒軀體內閃現的生靈,石巖忽然泛出一種熟悉感,他記得當年進入血紋戒,沖破壁障的時候,…恍比惚惚的如看到這個巨魔的霸道影像,只是那時候印象中的巨魔,并沒有第三只眼。

“嗜血!嗜血!”

一道靈光,突然在腦海掠過,石巖禁不住失聲尖叫起來,臉色變得極為的怪異。

這個由荒體內掙裂的巨魔,居然乃是當年嗜血的模樣,除了多了第三眼,其余幾乎沒有差異分別!

“還不能看透么?”

嗜血咧嘴嘿嘿一笑,踏步朝著石巖走來,此地識海層的無窮神識,如一縷縷煙氣,快速消失在他穴竅毛孔,就連那太初魂潭,也主動飛逸出來,順著他眉心第三眼,進入他腦海之中。

“原來你就是你—”“石巖終于看懂了,也瞬間冷靜下來,心中種種謎團立即清晰明了。

嗜血為何如此強大?為何能令噬重創沉睡?讓虺都不敢輕易招惹?為何他賜下的戒指,能令自己的靈魂穿透無窮星空壁障落入幽暗森林?

種種不明之處,因為嗜血為太初,豁然開朗了。

嗜血踏步而來,快速消融著識海的神識,先前奧義層的種種奧義本源,也沒入他腦中,他在迅速恢復力量,—,—……

“億億萬年前,我由混沌中醒來,開辟天地,凝煉生靈萬物,開拓天地中,我發現了你們所在的宇宙……那是一個和我所在全然不同的新宇宙。然而,不同的宇宙間,有著無法想像的恐怖壁障,我試圖要侵入你們宇宙,耗費無窮力量,嘗試打開那道壁障—…“嗜血邊走邊說。

“可嘆,在我終于打開那道壁障時,因為我開辟天地,凝煉星海萬物耗費力量太多,又在打開兩個宇宙壁障間,再次損耗龐大能量,終于走火入魔,被自己給反噬,肉身、靈魂逐漸分裂,最后意識消散前,我勉力出手,從你們那個宇宙拉扯了一下,我扯入了一個靈魂,那個靈魂就是你,—…““如果我沒走火入魔分裂’肉身殘魂沒有化為太初生關,我能瞬間將你拉入我的宇宙世界。但我將你弄來時,我已力量虛弱之極,無法兼顧你,之后完全分化,失去了自我……—,這就導致你的靈魂穿梭而來,從你的宇宙到我的宇宙,足足橫跨兩個時代,耗著了乙億萬年之久。”

,‘我靈魂意識徹底消散之前’也為蘇醒準備了些手段,太初時代的那個傳言,就是我的第一道手段。只要太初時代生靈絕跡,我識海蘇醒之陣能達到條件開啟,我靈魂就會凝聚起來,只要荒、噬、虺、黿、蜥能相互廝殺到最后,產生一個幸存者,我肉身也會復活。”

,‘不論靈魂還是肉身’只要醒來一個,我就能真正醒來。”

“可惜造化弄人,偏偏荒、噬、虺兩敗俱傷,同時陷入沉睡。黿、蜥沒有參與那一戰,導致肉身沒醒,靈魂也處于繼續沉睡。”

“我識海繼續運轉,太初生靈的殘魂意念、記憶,和精純魂力碰撞糅合,化為全新生命種族,開啟新的時代。這個時代,因為噬、荒的連續斗爭,因為荒要凝煉一個新的生命,在那嗜血之身形成那一霎,我短暫蘇醒了一下……于是有了嗜血的縱橫無敵。”

“但我這個化身,直到隕滅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誰,沒有能真正醒來,不然不會有后面那么多事。”

,‘我這個化身靈魂烙印中’有我的核心記憶,知道域界之主執掌域界一切,他本能的抗拒,身死前要掙脫一切,以秘法勾動荒的靈魂本源,牽5域外之魂而來,鬼使神差的,經過漫長歲月的穿梭飛逝,你的靈魂被扯入進了荒域“只能說連我也無法掌控所有,至少,你的靈魂我無法掌握,—……—”

“所以讓你融入了吞噬奧義,又因為你的靈魂特殊性,你所吞噬的力量靈魂,都歸于你本身所有,無法重新沒入我的識海,最終造就了你的崛起,甚至擁有了能威脅我的力量。”

太初踏步而來,至此話落,這個識海內所有神識都融入他身,魂潭也被他納走。

太初的奧義層,不再有一個奧義本源,識海層,不再有一縷神識,變成徹底的幽暗虛無。

“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看著石巖,太初平靜漠然“殺了你,將我被你偷走的能量融合,恢復全部實力。”我便殺入你的宇宙,將你那個宇宙蠶食吞沒,再以你的宇宙為跳板,一個宇宙一個宇宙的走下去…“石巖心神震撼,所有謎團,至此,全部解開!

“你以為你穩勝?”瞬間恢復清醒,腦海一道道星光穿梭飛射,將內心紊亂驚慌情緒斬斷,石巖恢復冷靜,淡然一笑“現在的你,并不完整,你差了很多東西!”比如生命本源、空間本源、星辰本源,—……還有你內心邪念凝結的邪惡之心!還有至少一半的精血!”

他以太初之身融合噬、黿還有荒的部分血脈,這具身體幾乎擁有了太初一半的精血和龐大生命能量!加上那吞噬奧義本源,邪惡心臟,現在的他,真正的力量,并不遜色此刻的太初!

,‘即便不完整’也足以毀滅你,再以你來恢復我的完整。”太初隨意說道。

講話間,虛無之上,無盡深淵崩塌,無盡深淵上方托浮著的茫茫宇宙,無窮無盡的域界星空,數不盡的星辰大河,忽然如一個滅世天幕一樣壓迫下來。

傾盡一個宇宙的威懾壓力,要將石巖絞殺淹沒,令石巖魂飛魄散!

那不是荒域,而是真正的宇宙!

是由虛無域海、荒域、瀾沂星域、云蒙域界等等億萬域界形成的浩淼星海!那宇宙的磅礴氣息,蘊含著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星辰、生靈、重力、颮風雷電奧義萬象!

“咔咔咔!”

虛無如被碾壓的石頭,傳來炸碎化為齏粉的聲音,不論實質,還是虛幻的存在,都無法抗拒那滔天威懾,要被抹殺掉所有存在的印記。

“嗷!”

石巖仰天咆哮,巨大身軀如被萬劍穿刺,突顯數不盡的血縫,就連靈魂祭臺也仿若被億萬利刃切割,出現了瓦解的裂紋。

“不是只有你能這么做!”

怒吼聲中,石巖一指上天,他祭臺中的宇宙也陡然凝現出來。

燦若星河的浩淼宗宙,如巨幅投影凝聚虛無,卻并非虛影,而是真真切切的實質!

那宇宙中有數不盡的星球,有無數山川湖泊,有廣闊無垠的邊際,有初始的生靈種族,有真實宇宙能擁有的一切!

兩個宇宙,一個在上,一個在下,一個下壓,一個上浮!

猛地轟擊碰撞在一塊兒!

“轟隆隆!啪啪啪啪!咔咔咔咔!咚咚咚咚!”

無數種爆炸之音,夾雜著生靈的寂滅,夾雜著日月星辰的崩裂,夾雜著空間的崩碎,夾雜著域界的爆炸,驚天動地般傳蕩開來。

石巖和太初兩人的宇宙,都在劇烈粉碎,其中生靈都被扯入末日狂潮,無力的、絕望的走向死亡。

,‘落!”

太初神情冷漠,他那宇宙中的虛無域海,生活著七大種族無數生靈的奇地,竟然瞬間落向石巖的宇宙,仿佛要將虛無、死寂、冰冷和永恒的荒涼,帶向石巖的宇宙,讓石巖宇宙走向崩滅……

一個個他宇宙中的域界,仿佛變成了太初的一種種奧義本源,力量的初始,化為無數火焰、冰峰、暴雷、巨龍閃電、隕滅的星海,往那石巖的宇宙狠狠的沖擊轟炸。

石巖那初生的宇宙,被他那宇宙中毀天滅地的攻勢淹沒著,宇宙很多邊緣區域都在爆炸,宇宙仿佛在收縮著,要漸漸的化為一點,要湮滅成虛無消靈,—,

“黃嗤黃!”

就連他的靈魂祭臺,也被他的精神意志再次轟擊,識海內掀起驚濤巨浪,那古井無波的魂潭,也變得沸騰不安,魂水要濺射出來一般。

他那堅韌不破的身軀,骨骸碎斷,臟腑都震的移位,渾身鮮血如暴雨飛濺,被重擊的幾乎魂魄淪陷。

他能感受自己的域界、靈魂、識海、身體被全方面狂轟濫炸,如被一個個如山的巨錘狠狠地夯!那力量,砸的他靈魂、肉身劇痛到了幾乎無法承受的地步!

仿佛再下一刻,他就會崩潰,就會被抹殺掉一切印記!

“你擁有我的一半力量,掌握我邪惡的源頭,但你真以為能勝過我?”太初的意志沖擊,恐怖的聲量滾滾而來,在他腦海爆炸,如滅世的天雷,轟隆隆不休。

,‘一半’一半的力量,你的一半,那么,你能持有的,我,也能!”

快要靈魂爆滅時,石巖咬著牙,仰天長嘯怒吼,吼聲如撕裂天地的壁障,穿透重重宇宙空間。

“你的宇宙!也有我的一份!而我的宇宙,你卻不可染指!”

一股堅韌的意志,帶著難以想象的執念,在石巖腦海回蕩著,化為恐怖的颮風,忽然涌入了太初的宇宙。

他那個靈魂意志,忽然像是成了巨大的蛛網,瞬間遍布太初宇宙每一個角落,將這個宇宙給勒住一般。

“給我融!”

突地,石巖的浩淼宇宙,陡然巨變,竟然化為一個難以想象巨大的黑洞漩渦,瘋狂的運轉著。

沖入石巖宇宙,轟擊他天地的虛無域海和諸多域界,瞬間被那黑洞吞掉。

同一時間,石巖心臟的生命魂村澎湃跳動著,涌現曠世無敵的生命動力!

這股澎湃生機,令他重創的身體快速恢復著,所有飛濺的鮮血,突然間化為血線,瞬間收入身體。

石巖的宇宙,衍化吞噬黑洞漩渦,將落入其中的虛無域海、域界淹沒!

他本體則是咆哮著,瘋狂的撕咬向嗜血之身的太初!兩手甲刀劃動間,虛無綻出綿延億萬里的空間巨刃,將那嗜血之身胸前切的血肉模糊!

石巖神如入魔,一身邪惡兇獄呆戾氣息,殘忍兇獸般撲在嗜血胸口,張開森森巨口,不顧一切的啃食他的血肉,撕咬著肉塊,混著鮮血,生生吞入腹中!

“不!不可能!你不怎能束縛我的宇宙!”太初震滅虛空的聲音,滾滾傳蕩開來,驚懼駭然。

“我這具身體靈魂,有一半來自于你,那一半,是你的邪惡魔念!所以我能控制你的天地宇宙!而你,卻從未得到我的那怕一絲靈魂,所以你無法掌控我分毫,所以你便要作繭自縛,毀滅就是你的命運!”

石巖瘋狂咆哮怒吼著,和太初撕扯扭打在一塊兒,那森森巨口,始終咬在太初的胸前,鋸齒般的牙齒啃食著血肉,一塊塊吞入腹中,經過如被七百二十個穴竅的轉化吸收,他肉身力量不斷膨脹!

他得到了太初的吞噬邪惡本源,融合了邪惡之心,他掌握了吞噬終極玄妙!

他在戰斗中,以吞噬奧義吞咽太初血肉,越戰越強!

反之,太初隨著血肉被吃掉,則是越來越虛弱。

他的宇宙,也被石巖靈魂勒緊,一點點地,一個一個域界的,一個一個星球的,一個一個大陸的,一個一個海洋山川的……慢慢融入石巖的宇宙之中。

隨著血肉的吞沒,隨著對太初宇宙的融合,石巖那巨型吞噬黑洞下方,那新生的宇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瘋狂的延伸!

出奇的,隨著石巖心念的變化,被他留意的域界大陸,在融入吞噬黑洞的時候,并沒有徹底消散。

譬如天巖大陸,譬如云蒙域界,譬如玄天族、魅鼻族、白骨族的領地,都完整的劃過那漩渦,落入下方脹大的宇宙,化為那全新宇宙的一塊,上面所有的生靈,也都沒有死亡,全部活得好好的。

只是他們茫然不知身在何處……

然而,和石巖無關的,敵對的域界大陸和生命之星,在落入吞噬漩渦的那——霎,便會徹底爆碎,所有生靈瞬間化為灰煙,被抽離向他的識海,留待他以后融合魂潭內的魂力,凝結成全新的生靈種族。

時間匆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太初巨大無比的身軀,早已停止了掙脫扭動,被同樣龐大的石巖吸食掉所有精血,將筋脈中最為精純的鮮血重新煉化,煉成他自身的澎湃能量。

,‘肉身、魂魄、皮囊、頭發一切一切,都是我孕育新生命的基石,撼天、蔓蒂絲、希羅、海鯊皇、德庫拉他們的記憶意念,我會錄離出來,單獨來蘇醒復活,—,—”“這般說著,石巖用力——甩,太初枯竭的龐大肉身,也被投入那巨大無比的吞噬黑洞中。

隕滅的撼天眾人,都將被他錄離記憶念頭,以他的魂能重新賦予生命,令他們在他的全新宇宙中復活醒來。

隨著太初的宇宙徹底消失在黑洞,隨著太初肉身也投入其中,石巖發現自己漸漸處在一個絕對虛無之地。

沒有天,沒有地,沒有日月星辰,沒有山川湖泊,只有永恒的幽暗,無窮無盡的虛無—,——……

,‘我的宇宙’我過來的宇宙,到底在何處?我靈魂穿梭億億萬年而來,如今,那個宇宙是否依然存在,有沒有隕滅消失?或許,等我將他的力量靈魂念頭血肉全部融合煉化了,可冉嘗試探索—……—,—”

“那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絕對虛無中,石巖盤膝坐下,如一尊亙古不滅的神明。

他的頭頂,則是全新的宇宙,他運轉力量來完善著新的世界,著手創造全新的生靈種族,賦予萬物靈魂和生命,化為眾生始祖,永恒不朽。

(全書終)

,請。

(為了能讓網站更好的發展請點擊分享,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_)

正文第一千六百零八章永恒不朽(全書終)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小說西大陸、本書的文字、圖片、評論等,都是由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小說西大陸首頁!

上一章  |  殺神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龍血武帝  凌天戰尊  全職法師  武煉巔峰  妖神記  萬域之王  太古神王  
你可能喜歡看:  [豪門王爺]  嫁夫  極品逃妃  掛名王妃  家有財妻  庶女也逍遙  僵尸王妃  重生總裁甜心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凌天戰尊  極品全能學生  農繡  超級兵王  全職法師  武煉巔峰  妖神記  神級仙醫在都市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62462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