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大漢嫣華>>大漢嫣華目錄

二九七:再孕

更新時間:2012-06-17  作者:柳寄江  關鍵字: 歷史時空 | 柳寄江 | 大漢嫣華 
大漢嫣華二九七再孕

收費章節(16點)

二九七:再孕

自那一次“中夜出行”之后,劉盈又在沛郡盤桓了半月,直到撫慰完豐沛父老,又曉諭沛郡附近的藩王吳王劉濞、齊王劉興居、代王劉恒、硃虛王劉章、濟北王劉志等人,終于啟程回返關中。彩虹文¥學網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這時候天氣已經十分炎熱了,天子騎駕鹵薄護持著帝后御車一路向西北關中而行,小半個月后進了潼關,在集靈宮停駐,取離宮存冰以消暑熱。潼關北臨黃河,黃河鯉魚天下聞名,宮中廚子便將新鮮的黃河鯉魚切成一片片的魚膾,輔以鮮美蘸料,奉了上來。

劉盈笑著對張嫣道,“……上次你路過的時候沒有嘗,聽說這黃河膾魚是潼關一絕呢。”

“是么?”張嫣笑道,“那我可要好好嘗嘗。”接過一旁石楠遞上來的象牙箸,夾了一片魚膾,見魚片切的極薄,呈現出一種透明質地,肉澤豐腴渀若銀雪,令人賞心悅目,贊了一句,“倒真是不。”在蘸碟中涮了醬,遞到唇邊,忽覺一股郁氣從胃中泛了上來,連忙丟下手中牙箸,“哇”的一聲,伸手捂唇欲干嘔。

劉盈吃了一驚,“阿嫣,你了?”

“這魚有點腥。”張嫣道。

“腥?”劉盈愕然道,“不會呀。”回頭吩咐道,“讓馮御醫馬上。”

隨駕御醫馮術凝神靜氣聽著手下走動的脈象,診了又診,只怕聽了。但皇后娘娘腕上這脈象流利,隱有走珠之勢,雖不太明顯,卻實實在在是有孕之象啊

“馮御醫,”一旁劉盈見他的面上神色變幻不定,不由一顆心提起來,問道,“皇后娘娘的身體可有問題?”

馮御醫放下微微顫抖的手腕,皇后娘娘腹中這個孩子對于如今的大漢的重要意義,他是再清楚不過了。陛下年已三十,膝下猶虛,此時皇后娘娘再度孕子,只要生下的是個男孩,大漢帝國便算是后繼有人了。猛然起身,立在殿中跪下,朝劉盈再拜道,“恭喜陛下,賀喜陛下,皇后娘娘這是有喜了。”將頭重重抵于地面。

劉盈怔了片刻,方體悟馮御醫的意思,一陣狂喜立時從心頭泛起,霍然起身,問道,“此話當真?”廣袖尚因為激動情緒微微振蕩。

馮御醫肯定道,“娘娘雖然懷孕時日尚短,但脈象已顯,臣于婦科最是精通,定不會診。只是……”

“只是?”

新任的準阿翁劉盈十分擔憂妻兒的身體,拼命追問馮御醫相關事項。殿中,張嫣聞得再度懷孕的消息,怔了怔,輕如蝶翼的睫毛緩緩一眨,幾乎懷疑這一切不過是一場夢境。

四年前,她了女兒的耳疾,決意親自教導好好,為了好好,她開始私下服用蕪子藥。沒有人,做下了那個決定,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不能及時誕育皇子這件事對于,對于劉盈,對于信平張氏,甚至對于好好本身,會埋下多大的安全隱患,從頭到尾她并不是茫然不知。但正因為的如此清楚,她才會更加的痛苦。

她明明,卻依舊做了下去,在所有人或輕或重的可能危局和好好的必損之局中,她選擇了好好,四年后的如今回看,當時的決定無關對,只是一個做娘的舍不去的慈心。

可是在午夜夢回之際,她偶爾也會擔心,擔心一切走向一個不愿意見到的結局。如果一切真的發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她想她會十分后悔。但若當時她真的為了生育一個皇子而放棄好好,縱然日后她擁有了平安的地位,若好好終生不能開口一言,便能夠安心度日不成?

現在,

她低下頭看著尚未顯出形狀的腹部,將右手輕輕的放在上面,一滴清淚從眼角墜下。

還好,滿天諸神保佑,一切都來的及。

也不過了多久,張嫣覺得眼眶傳來溫熱觸感,一只帶著些微粗糲之感的拇指將她的淚滴逝去,劉盈笑著將她抱在懷里,道,“傻丫頭,別哭了。”

不時候,馮術已經退了出去,宮人也將殿中的儲冰給撤了下去。

“我沒哭,”張嫣哽咽著,撲到他懷中道,“我只是高興,很高興。”

“好,好,你沒哭。”劉盈歡愉微笑,瞧著面前眼角尚濡著晶瑩水意的妻子,睜著眼睛說瞎話。在這夫妻二人都十分喜悅的時刻,阿嫣便是再說了話,他都是不會反駁的,“馮術說你的身子沒問題,開了張保胎方子,等會兒熬了藥讓你喝下。晚膳你剛剛也沒用,如今你的身子可不能餓著,魚蝦那些是不能吃了,可想吃些?”

張嫣拭了腮邊水意,溫潤笑道,“讓廚娘隨意做些溫補的膳食吧。”

劉盈點了點頭,凝視著張嫣此時還十分服帖的腹部,眸光中閃過一絲對生命的贊慰之情,“這個孩子是在沛郡劉氏故土的時候有的,定是個好的。馮御醫剛剛說孕期大概四五十天的樣子,我想著,多半是那一天得的。”

他雖然沒有指明,但張嫣立即知曉他的意思,臉兒微微泛起一層緋紅,道,“你又了?明明前后那些日子都是有可能的。”

“我就是。”劉盈朗聲大笑,“說我也是的阿翁,自然是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一雙鳳眸明亮非常,快活的像是一個的孩子。張嫣凝視著這樣的劉盈,心里有一種喜悅安平之意,問道,“你覺得這是個么?”

“?”劉盈怔了怔,“阿嫣,”他問道,“你不喜歡生一個么?”

張嫣收回了目光,笑道,“沒有的事情,我喜歡的很。”

她一直都,再潛移默化,骨子里,劉盈依然是一個傳統封建的男人,重視子嗣。倒不是說他便輕看了女兒,他對好好亦是百般寵溺。但他依舊希望有一個融合血脈的出色的。而且,不管說,坐在他這個位置上,他的確迫切需要一個出身高貴的來堵住眾人的口,日后繼承皇位以及奉祀宗廟。

她也從來沒有打算徹底的改變他。

如今,她既然來到了這個以父系傳承為圭臬的年代,便也必須對這種重視男性后嗣的風氣妥協。并且,因為體諒這個男人的苦衷,她也并無多少反感。

這時候,她同樣也十分希望,這一次腹中的孩子是個男孩。

劉盈看著張嫣歇下,方行出寢殿,馮術已經在外間等候,拱手參拜道,“陛下。”

劉盈點了點頭,沉聲問道,“娘娘的身子究竟如何?”

“……臣仔細診了皇后娘娘的脈象,母體雖并無大問題,但也有些小礙。”馮御醫稟道,“娘娘之前并不有孕,夏日趕路顛簸,體內積了些郁燥之氣,又未避忌用冰,如此一來,寒熱之氣在體內交夾,便有些不太好。歷來有身子的婦人,初期三個月最是重要。如今正是夏季最炎熱的時候,本就不太適宜趕路。此地雖離長安路程并不算遙遠,但臣還是建議皇后娘娘暫時停下來休養幾日,待得天氣沒有那么熱了,再行慢慢回返長安。”

劉盈沉默了片刻,道,“朕了,卿先下去吧。”

“管升,”他揚聲叫道。

“奴婢在。”管升連忙從廊下進殿,弓腰等候劉盈吩咐。

“你傳旨下去,儀駕在集靈宮停駐幾天,行止等候繼續的吩咐。”

管升“諾”了一聲,連忙出去傳旨。

第二日,張嫣見眾人安之若素,并沒有繼續前行的打算,不由有些疑惑,“這是……?”

“你身子弱,先留在這兒將養幾天,”劉盈若無其事的道,“待到好些了咱們再上路。”

張嫣眼珠一轉,猜到了劉盈的意思,“不陛下說的這幾天究竟是打算在這兒停留多久?”

劉盈語塞了一會兒,方若無其事道,“如今天氣這般悶熱,總要等涼一些。”

張嫣眉宇間顯出一點無奈,問道,“舅舅,馮御醫到底說?”

她語音十分溫柔,劉盈本打算瞞著她,在這樣的語音下,竟覺得說不出敷責的話,頓了一頓方道,“他說你之前體內寒熱交夾,略損了些胎象,需要精心調養,再加上如今天氣炎熱,不適宜趕路。最好等到天涼了些,再慢慢回長安。”

張嫣怔了怔,

她想起好好。為了好好身上的耳疾,她們母女花了多少大的力氣,才令得好好終于能夠開口說出連貫有意義的話語。但縱然如此,好好終究是一輩子都聽不見這個世界的動聽聲音了。究其原因,便是因為懷孕初期失于調養。

受了這樣鐵一般的教訓,她對腹中這個孩子便看的特別珍重,只要是能對他好的,她便會千方百計做到。此時聽了劉盈這話,雖然明潼關離長安已經沒有多遠了,卻還是立即決定留在集靈宮休養身體,毫無猶豫。

只是,

她略略沉吟,問劉盈,“你能陪我在這兒留多久?三天?五天?十天?半個月?……”

“這你不用管,”劉盈斷然道,“你只要好好安心養胎就是了。”

這個男人真的是很用心的在對她好。

張嫣體悟到他的好意,心中覺出一種酸苦的甜蜜,笑道,“傻舅舅,我怎能真的安心不管?”

“你聽我說,舅舅,”

她攔著想要的劉盈,“我你待我好。但正是因為你待我好,你便該想想,究竟如何做才能對我真正是好。我蹉跎多年,才懷了第二胎。消息剛傳出來的時候,大家都很高興,緩個一兩天行程也沒關系。但天子巡幸在外,長久終究不宜。若你單為我和腹中孩子停駐于此,只怕外頭滔滔流言便要將我淹沒,更不要說對這孩子不好了。”

劉盈沉默,他也是這樣行為不算好的,只是既擔憂妻子身體,又不舍與妻子離別,希望能兩全其美,

“你肚子里的孩子將是大漢儲君,他的安危便是最大國事,旁的事情便是讓一讓,也沒關系。”

“陛下,”張嫣看著他道,“陛下離開長安已將近三個月,長安積壓了多少國事,等待你處理。百官中跟隨陛下車駕的人也不少,在這離宮中住一兩日還行,若讓他們先行回長安,則國事不能通暢;若強留他們下來,則他們豈能不抱怨?”

“陛下,這孩子亦是我的寶貝,我會用盡心力對他好,你不用擔心我們,先帶著眾人吧。”她放柔了聲音,“我在這離宮之中休養一陣子,待天氣涼下來了,再慢慢回長安。”

劉盈沉默了一會兒,方道,“阿嫣,你懷好好的時候獨自一人在外顛簸,吃盡了苦頭,這些年,我總想著,若你再懷身子,我一定要好好陪在你身邊。”

卻想不到,這才剛剛開始,便讓你為我忍受分別。

張嫣怔了怔,沒有想到,劉盈竟還存了這份心意。心中酸甜苦辣俱全,不忍他傷懷,咯咯笑道,“好了,”雙手扒拉在劉盈身上,抱著劉盈在他唇上重重的親一口,“這兒離長安也沒有多遠了,我不過在這兒休養個七八日,大概就能動身了。路上就算行的再慢,半個月也能到長安。最多分離一個月,咱們就可以再見面了。”

劉盈嘆了一聲,抱住妻子,“阿嫣,我聽你的,將沈莫留給你,先行。你也要答應我,要好好照顧。”

“一定。”張嫣道,將臉頰枕在他的胸膛,“我和孩子都會好好的,健健康康的回到你身邊。”

劉盈到底不肯這時候就離開初初懷孕的妻子,又在潼關留了一天半,決定在第二日啟程回京。

夫妻二人情定之后甚少分離,這一夜便分外溫存,臨睡之前,張嫣笑瞇瞇道,“我不在你身邊的日子,你定要天天記得我,可不能讓旁的鉆了空子,挨到您身邊去。”

劉盈失笑,伸手在她鼻子上捏了捏,“傻阿嫣,你就記得這個。”

這通調笑到底沖散了些離愁別緒,這天晚上,張嫣依在劉盈懷中,做了一個夢。

夢中,她見到一輪旭日從東天升起,朝陽光芒萬丈,在朝陽的光澤中,一個孩子問她道,“阿娘,你是我阿娘么?”

她怔了怔,瞧著這個孩子,他大概兩三歲年紀,眉目精致清俊中,依稀有熟悉之處,莫名便生出了一種篤定認知,心中對這孩子十分親近,便彎下腰來對孩子道,“寶寶,你不認得我了么?”

那孩子便咯咯笑起來,撲到懷里,喚道,“阿娘,我好想阿娘你啊。”

“嗯,”她抱著孩子軟綿綿的身體,輕聲道,“我也好想寶寶。”

孩子和親昵了一會兒,忽然抬起頭來,用一雙靈動漂亮的鳳眸看著,問道,“阿娘,我叫名字呀?”

“這……”張嫣一時卡殼,心虛道,“我還沒取呢。”

孩子呆了呆,一雙鳳眸中泫淚欲滴,十分委屈,“阿娘可以不給我取名呢?”

“好了好了,”張嫣連忙安撫孩子,“等阿娘了,一定立刻和你阿翁為你想名字。”

“真的?”孩子聽了,立即停止哭泣,一雙神似劉盈的鳳眸望著張嫣濕漉漉的,十分認真道,“那你們一定要給我取一個威武好聽的名字哦”

二九七:再孕

二九七:再孕

上一章  |  大漢嫣華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三國之鬼神無雙  唐謀天下  開著外掛闖三國  亂清  庶難為妾  嬌醫有毒  
你可能喜歡看:  [武俠]  武俠世界大穿越  九嬰天尊  穿越之主角系統  天衣多媚  全能武俠系統  魂歸華夏  混元開天經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鳳回巢  武煉巔峰  極品全能學生  超級兵王  閨華記  修羅武神  妖神記  重生之最強劍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