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金庸世界里的道士>>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目錄

第712章 結局附后記

更新時間:2010-11-30  作者:蕭舒  關鍵字: 傳統武俠 | 蕭舒 |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天龍八部第712章結局附后記

”犬哥是段大哥的喜帖,他要大婚啦!”鐘靈歡喜的啤甘,徑飄飄躍上了畫肪,來到他身邊。

“終于要成婚了?”蕭月生懶洋洋的道。

鐘靈見他模樣,頓時疑惑的問:“大哥,你不要去嗎?”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就不去了。”蕭月生搖搖頭。

“為什么?!”鐘靈驚訝的望著他,明眸圓睜:“段大哥的大婚不去。這怎么成呀?”

蕭月生左手持魚竿二右手拿一卷書。被陽光曬得懶洋洋的,打不起精神一般,嘆道:“這樣的熱鬧,不湊也罷。”

“大哥?”鐘靈疑惑的望他一眼。

蕭月生搖頭笑了笑:“這般瞧我做甚?,這般大日子,他忙得螺陀一般,根本沒心思想別的,過了大婚,咱們再去。”

“哦”那倒也是。”鐘靈慢慢點頭,她坐下來,偎到蕭月生身邊,嘻嘻笑道:“大哥,自從遼國回來,你就沒精打彩的,怎么了呀?”

蕭月生搖頭笑道:“只是打不起精神來,沒什么事。”

鐘靈歪頭想了想,得意一笑:“我知道,大哥是不是覺得無聊,不夠刺激呀?”

蕭月生呵呵一笑。摸了摸她吹彈可破的臉;“你到是玲瓏心思,冰雪聰明呢!”

“那是自然!”鐘靈得意笑道:“咱們回京師吧,郡主肯定想咱們啦!”

蕭月生若有所思,目光飄遠。片刻后,搖搖頭:“我要閉關一陣子。先送你們皿去!”

“大哥又要閉關?”鐘靈焦急的問。

蕭月生點頭:“是啊,這一次閉關很重要,我隱隱摸到一些頭緒了!”

“摸到什么頭緒啦?”鐘靈歪頭問。

蕭月生笑道:“出關再跟你說罷。”

“哼,不說就不說,誰稀罕呀!”鐘靈撇撇小嘴,哼道:“大哥這一次閉關多久呀?”

蕭月生想了想,搖搖頭:“說不準。少則一個月,多則一年。”

“這么久呀!”鐘靈頓時耷拉下小臉,的悶不樂。

蕭月生笑道:“來日方長,要不,送你去靈鷲宮?”

“靈鷲宮呀”鐘靈歪頭想了想。搖搖頭:“萬一大哥你真閉關一年,我想回來,可麻煩啦,還是跟王姐姐她們一塊兒吧!”

“也好。”蕭月生點頭。”

泰山之數

蕭月生也不知為何到這里,只是隱隱覺得,冥冥之中有一道聲音在召喚,不知不覺中,他就到了這里。

坐在山數的巨石上,周圍罡風凜凜。到了他身邊,馬上消失無蹤,仿佛被無形的力量化去。

他靜靜坐著,漸漸的,撤去了心法,身心與天地合一,心神融于天地之間,一會兒化為白云,一會兒化為清風,不知時間之流逝。

太陽升起,又落下,一天一天過去。

他仿佛迷失在天地之中。忘了一切,忘了自己是誰,忘了自己在哪里,前塵所事,一切皆忘。

他好像與身下這泰山融到了一體。小小即是他,他即是山,任天地變幻。此山永恒不動,亙古不滅。

這天正午,太陽高懸正天,陽光明媚。

蕭月生坐在泰山之簸,一動不動,青衫貼在身上,紋絲不動,遠遠看去,好像一株青松。他整個人毫無生機,與木頭一般無二。

忽然,天空一暗。一輪月亮忽然遮住了太陽,整個天地驀的黑暗下來,陽光消失,天空隱隱出現一圈亮光。

他身子一顫,整個人忽然浮了起來,緩緩往上飛,好像那圈亮光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引著他往上飛。

升到三十幾丈高,忽然一滯,盤膝坐在空中一動不動。

片刻之后,他頭頂忽然一亮,大放光明,似乎有一輪明月從腦后升起,直沖天際。

天空驀的大亮,忽然一道亮光破開黑暗,從天空直直墜下,徑直落到了蕭月生身上,天地再次一暗。

一道亮光飛出,一道亮光落入。天空再次變亮,月亮移開,陽光再次傾瀉下來。照到蕭月生身上。

蕭月生飄飄下降,緩緩落在泰山之橫,穩穩坐下,恢復原狀。

片宏之后,他緩緩睜開眼,眼神如電,照徹泰山幽谷。

眼神慢慢收斂,恢復清明,深邃如止小谷幽潭,他長長嘆息一聲,臉色復雜,迷惘,激動。

前生今世,一幕一幕,仿佛親自經歷過,在神雕的世界里,倚天世界中,笑傲世界里,甚至飛狐世界,皆清晰呈現。

如今的他,才是真正完整的他,元神圓滿。

峨嵋山下,天仙酒樓

正午時分,熱鬧得很,幾乎坐滿了人,個個都拿刀帶劍,煞氣凜凜,聲音洪亮高亢,都是武林中人。

眾人;五一桌,或聚在一起猜拳喝酒,或是說說笑笑,不亦樂乎。整個天仙樓籠罩在喧鬧中。

忽然,酒樓里一靜,喧鬧戛然而止,人們目光紛紛望向樓梯口。

在人們的注視中,裊裊走上兩個少女,綠衫勁裝,身形苗條腰懸墨綠鞘的長劍,英姿颯爽。

兩個少女上嘆卜的往兩邊一分,站到兩旁,眸子掃眼群雄,被目井昂州“人心里打了個突,暗自凜然。

隨后,又是兩個綠衫少女上樓;往左右一分,站到一旁,然后。又是兩個綠衫少女,分站兩旁。

在人們的注視下,一個苗條少女裊裊上來,身穿湖綠羅衫,臉如白玉。溫婉而秀美,實是個少見的美人兒。

她頸下掛一顆夜明珠,光華燦燦。映得少女多了幾分清華之氣,容光若雪,令人不敢直視。

少女身后,又有兩咋。綠衣少女上來。站在她身后,明眸一掃周圍,然后垂下眼簾,一動不動。

人們卻紛紛吸了一口涼氣,臉色鄭重,目光恭敬下來,不敢直視她。

少女掠一眼周圍,輕輕搖頭。淡淡道:“這里很吵,算了,還是回山吃飯吧!”

她聲音柔美二如一汪春風,聽的人們骨頭都酥了。

“是,少掌門!”八個綠衣少女脆聲應道。

四個綠衣少女先下去,隨后少女邁步下樓,再跟著四個綠衣少女。終于裊裊消失,周圍的安靜才被打破。

一個俊美青年大馬金刀坐著。皺眉道:“李伯父,這是何人,好大的氣派!”

“少谷主,慎言!”他對面的灰衣老者臉色一變,忙一豎指。

青年俊眉一挑,有些不服氣。卻忍下來,微微一笑:“難道是什么大人物,說來聽聽如何?

“少谷主,峨嵋派你知道吧?”灰衣老者探頭過來,壓低聲音。

周圍恢復了熱鬧,人們猜拳的猜拳,喝酒的喝酒,好像剛才的一切都沒生。

青年掃一眼周圍,更覺奇怪。點點頭:“知道!”五年前,峨嵋派如彗星般崛起,峨嵋兩位掌門劍法如神,功力奇絕,號稱天下無敵手的。”

“那你知道這里為何如此熱鬧?”灰衣老者又問。

青年搖搖頭:“這倒不知,咱們只是逢經此處,還沒來得及問

灰衣老者道:“因為峨嵋派新任掌門繼位大典!”

“新任掌門?”青年訝然,挑了挑俊眉:“郭楊兩位掌門不都是年紀輕輕,正當妙齡存,怎么要謝位了?”

灰衣老者沉聲道:“不錯,剛才那位,就是新任掌門,人稱妙如神劍驚天下的楊妙如!”

“她就是楊妙如?!”青年大驚,隨即懊惱:“唉,,早知是她。就該請過來同桌的!”

“少谷主千萬別!”灰衣老者臉色大變。

“怎么?”青年笑道:“看來這楊妙如很好說話的,不像倨傲之人

灰衣老者苦笑:“我的少谷主。這楊妙如看著溫婉,綿吞吞的,行事卻狠辣得緊!”十丈洞的洞主。也算是絕頂高手了,響當當的硬漢子。卻被她整得生不如死,竟自殺了!”

棄年失笑搖頭:“竟如此厲害?”

灰衣老者用力點頭:“最厲害的是她的劍法,簡直不是人練的,就是打娘胎里開始練,也練不到這般境界”。

“我倒想見識一下。”青年拿起酒盅,輕抿一口。

灰衣老者苦笑:“少谷主,不是老夫漲他人志氣,就是老谷主來,在楊妙如手下也走不過十招的。”

青年臉色一變,皺起眉頭。

灰衣老者長嘆一聲,搖頭道:“妙如神劍驚天下,絕非虛名!老夫曾親眼見過她出手,當真是迅如閃電,精妙絕倫”看了她的劍法,根本沒有勇氣拔劍的!”

青年默然不語,只是喝酒,他自是知道李伯的脾氣,一向實話實說。故得罪了許多人。

半晌過后,青年問道:“聽說郭楊兩位掌門,俱是絕色美人兒。可是真的?”

灰衣老者忙點頭:“不錯,郭楊兩位掌門可是天仙一般人物,,少谷主可知此樓為何稱為天仙樓?”

“李伯請說。”青年道。

灰衣老者道:“此樓主人曾有幸見過兩位掌門一面,頓時神魂顛倒。于是在此開了一間酒樓,名叫天仙樓”。

“哈哈,真是一段佳話呀!”青年不由大笑。

灰衣老者搖頭感嘆:“可惜。武林中真正見過兩位掌門真容的,少之又少,她們平常白紗覆面,不顯真容,真是可惜!”

青年大笑道:“李伯,這次咱們湊湊熱鬧,看能不能見一面”。

“好!”灰衣老者也笑了,好像忽然一下年輕了幾步。,

峨嵋金頂最東方有一座樓宇,三層高,飛檐吊角,氣勢雄奇,乃峨嵋派禁地,除掌門外,外人不許入內。

通往金頂的臺階上走來一人。步態輕盈,一襲綠衫飄拂,顯示出一身極高明的輕身功夫。

她身形苗條,臉如白玉。溫婉而秀美,正是方才山下的楊妙如。

她乃掌門嫡傳弟子,雖是關丹弟子,年紀最武功卻最高,乃峨嵋弟子中第一人,即將接任掌門之位。

飄身上了金頂,她來到最東面的樓宇,停在樓前,仰頭打量,明眸閃了閃,神情激動。

自從來到峨嵋派,被兩位師父收入門下,她就對這座小樓好奇,隨著年紀的增長,好奇越來越濃,只覺這小樓散著濃郁的神秘氣息,有無窮的吸引力。

若非對兩位師父的敬重,她早就忍不住,悄悄一探了。自己明天就是掌門了,終于有資格進入這里,想到這里,她深吸一口氣,壓住抨忤的心跳。”講來罷!道清脆而柔和的聲音響起,如清泉滴在否

楊妙如忙道:“大師父,二師父。”

小妙如,進來說話”。又響起一道嬌柔靈動的聲音。

她邁步上前,推門而入,頓時一怔。

月白的地毯,乳白的家具,軒案上兩瓶滿天星,輕紗幔帳處處,輕輕飄蕩,如夢似幻。

一個綠衫少女正坐在軒案前的紫藤椅上,手里拿著一卷書,被陽光照著,透出一股安逸閑適。

另一個鵝黃羅衫少女正躺在榻上。御搭在床頭,姿態不雅,逗弄身上趴著的小白貓。

小白貓蹲在她高聳的胸脯間,一只爪子按著她胸口,另一只爪子伸出來,想撓她伸伸縮縮的手指。

兩少女容貌俱是絕美二綠衫少女年紀略大,嫻靜優雅,鵝黃羅衫少女靈動輕盈,明眸善睞,兩女各擅秋場。

“愣著做甚。坐吧!”鵝黃羅衫少女抬頭瞥她一眼,嬌哼道。

楊妙如怔怔打量四周,喃喃問道:“二師父,這里就是禁地?。

這與她想象差得太遠了,原本以為是森森之地。莊嚴肅穆,卻不曾想,竟是這般溫馨明亮的所在。

她忽然一怔,目光停住了,在南墻上掛著一幅畫,畫上一個微笑男子,仿佛正沖著自己笑。

這男子年紀不大,約有三十余歲。相貌平常,唇上兩撇小黑胡子,顯得很精神,尤其他的笑容,讓人如沐著風。

楊妙如伸手一指:“二師父,他是誰呀?”

鵝黃羅衫少女望過去,臉色頓時一變。隨即笑了起來,屋內仿佛亮了一下。

“二師父,?”楊妙如從沒見過她這般表情,素來是無憂無慮,一直開開心心的。

綠衫少女放下:“妙玉,你不必知道他是誰,這里你見也見到了,不再好奇了吧,出去準備明天的大典吧。”

“是,大師父楊妙如恭聲答應,輕輕退了出去,關上了門。

往下走時,她一直在想,這個男人究竟是誰,為什么要掛在那里。

她資質絕頂,冰雪聰明,極擅分析。

小樓僅是兩位師父的閨樓罷了。沒什么重要的,卻被列為禁地,旁人不準進,那唯一重要的是,怕就是那個男人的畫像了!

他究竟是誰呢?!

第二天正午,峨嵋金頂,大典開始。

臺下賓客眾多,近有數千人,個個屏息凝視,臺上坐著十幾個人武林絕頂高手,個個肅然,可謂場面隆重之極。

主位上坐著兩個少女,身段婀娜。風姿綽約,雖然蒙著白紗,看不清真容,人們卻能感覺得到,她們容貌絕美。

楊妙如跪到在兩人跟前,雙手托著一個木盤。

鵝黃羅衫少女拿出一柄小鐵專,褪下指上的鐵環,輕輕放到木盤上。綠衫少女則將一卷書放到木盤上。

綠衫少女放下:“妙如。從今天開始,你便是峨嵋派第二代掌門,望你能將峨嵋揚光大!”

“是,二師父!”楊妙如恭聲應道,神色肅重。

綠衫少女擺擺手:“好了,不必太多繁文縟節,起來罷!”“禮成!”旁邊一個圓臉老者沉聲喝道。

頓時臺下嗡嗡作響,議論紛紛,他們沒想到,這聲勢浩大的掌門繼位大典,竟如此的簡單。

忽然,坐著的兩女騰一下站起來,直勾勾看著臺下。

“干爹”。

“姐夫!”

兩女一晃,倏的出現在臺下一個男子跟前。

人們只覺眼前一花,臺上已經不見了她們,找了找,才看到她們正站在一個男人身前,緩緩解下了白紗。

頓時兩張宜喜宜嗔,絕美動人的玉臉呈現在眾人面前。

“襄兒,若男,好久不見”男子撫了撫黑亮的小胡子,面帶微笑”

本書完,

終于寫下最后一筆,心情復雜,這本書從零五年七月,到如今,伴隨著我走過五年半,一生又有幾個五年半。

這本書已經融進我的血里。

心情不好的時候。一旦寫作。很快就有了好心情,寫作是多么美好的啊,我非常喜歡寫,靈魂離開了虛弱的身體,進入理想的世界里,經歷另一種精彩人生,再美妙不過。

我現實世界是蒼白的。書中世界是精彩的,好像書里的世界才是真實世界,現實的世界是虛幻的。

可惜,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終于要跟這個美妙的世界告別了,確實痛苦,也是為現實所逼。

可能我寫得越來越差,訂再越來越少。我咬牙堅持著,前后堅持了一年,終于還是要向現實低頭。

書中世界美好,可現實是要吃飯的。沒有人看,沒有人訂閱,交不起房租,自己都養不活,更不提孝敬父母了。太慚愧了,怎么辦,只能忍痛割愛了。

新書已經寫了將近一個月,正在打基礎,很小心。

原本應該早就結了這書。再寫新書的,可是一直舍不得,舍不得,可精神不夠用,心分不成兩份,只能痛下決心,結束了道士。

終于要揮手道別,就像結束了一段人生旅途,有些倉促,非常不舍。可又能如何”總要結束的。

上一章  |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最強反派系統  仙株  女子修仙傳  五行御天  武俠世界大穿越  鈞天圖  無極劍仙  
你可能喜歡看:  [玄幻]  龍血武帝  太古神王  妖神記  武煉巔峰  凌天戰尊  修羅武神  無敵天下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極品全能學生  農嬌有福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太古神王  農繡  妖神記  超級兵王  武煉巔峰  凌天戰尊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499249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