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酒神>>酒神目錄

第六百八十八章 大結局!我就是你的烈焰啊!

更新時間:2015-09-15  作者:唐家三少  關鍵字: 奇幻修真 | 唐家三少 | 奇幻 | 唐家三少 | 酒神 
金色身影,手握火神劍從天而降。這是姬動一生中所釋放出的第一個終極必殺技啊!前一刻,還是他有可能承受黑暗天機的第一個終極必殺技,可后一刻,這一切卻已經逆轉。

充滿威嚴的金色身影高舉火神劍從天而降,面對著那金色火神劍,黑暗天機臉上的神色就只剩下絕望。他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那金色火神劍中所蘊含的神力有多么強大,掌握在火神手中的火神劍。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鏗的一聲爆鳴,黑暗神障破碎,下一刻,那金色的流光也帶著火神劍一同殞滅在萬米高空之上。

黑暗天機的身體,根本連一絲殘渣都沒有留下,就已經完全破滅,一道碧綠的身影從其中沖天而起,正是之前被黑暗天機所吞噬的菊花豬。

黑暗與光明的力量在空中碰撞,這兩大極端彼此相克,勝負的關系只能看雙方強弱。火神降臨斬完全凌駕于未完成版的地獄降臨彈之上,這一劍,不只是蘊含著火神的力量,更是蘊含著姬動最強大的攻擊。

當姬動承受了絕戀罌粟飲鴆止渴般的增幅之時,他的滅神擊也暫時突破到了第九重。這也是為什么他之前對黑暗天機說,如果黑暗天機不施展終極必殺技,他也有把握重創黑暗天機的原因。

第九重的滅神擊,帶給姬動一個全新的技能,也是滅神擊最強技能,滅神針。穿刺一切阻隔,也包括神的阻隔,這才是真正滅神的手段。火神降臨斬之中,正是包含著滅神針的威能,別說黑暗天機的地獄降臨彈還沒有完成,就算他已經完成了,最終的結果也不會有什么改變。

當火神降臨斬命中在黑暗神障上的那一瞬間,滅神針已經瞬間刺破了眼前的阻隔以及黑暗天機的身體,恐怖的力量刺透了黑暗天機神級體魄,這才讓菊花豬趁勢而出,沒有被火神降臨斬同時滅殺。

黑暗,在光明的攻擊下宛如冰雪消融一般褪去,黑暗天機的身體隨之破滅。

但是,就在黑暗天機身體破滅的同時,姬動的火神劍也失去了全部光芒,化為一柄黝黑的長劍從天而降,朝著地面落去。光明天干圣徒們只覺得站在最前方的姬動身體一軟,整個人就要癱倒。頭上三層陰陽冕瞬間恢復成了兩層,金色光芒也如同潮水一般褪去。

姬動畢竟不是神,當他施展出火神降臨斬那終極必殺技的同時,絕戀罌粟所帶來的一切增幅也隨之走到了盡頭,要不是之前有生命之核的輔助。他根本不可能堅持到這個時候。可就算如此,生命之核還是已經破碎了。如果不是神力耗盡,姬動又怎么可能控制不了火神劍,任其從空中墜落呢?

就在這時,一道綠光從天而降,籠罩住了姬動的身體,令他精神一振,重新挺直了腰板,正是來自于菊花豬的圣級木系魔力輔助。不過,完成了這一下之后,菊花豬的身體也已經墜落在大衍圣火龍背上昏迷了過去。之前在黑暗天機體內殊死搏斗以及最后光明與黑暗碰撞之下的余波,令它這圣獸也承受不住,在臨時救援了姬動一下后,立刻就重傷昏迷。

“姬動,你怎么樣?”陳思璇一步跨出,已經來到姬動背后,一把抱住他的身體,拼命將體內極致乙木魔力灌輸到姬動體內,補充著他那近乎干涸的身體。

姬動此時身體雖然虛弱,但精神卻依舊極為亢奮,他的靈魂修為已經提升到了神級。可沒有因為魔力消退而減弱。

“快,不能讓黑暗天機的神識跑了,一定要將他形神俱滅才是最終的結束。”一邊說著,大衍圣火龍已經接到了姬動的命令,朝著下方俯沖而去。

在黑暗天機被火神降臨斬毀滅的同時,他的神識也快速跑了,卷住姬動墜落的火神劍,朝著下方地面落去。人在修煉到神的境界后,神識凝聚而成,并不會像普通人那樣死了靈魂就消散了。黑暗天機雖然未能真正吞噬菊花豬成神,但和姬動借助絕戀罌粟將靈魂提升到神識一樣,他的靈魂之力在身體破滅后,也依舊是神識級別的,驚慌逃竄。只要神識不滅,他就還有復生的機會。卷住火神劍,自然是因為覬覦火神劍的力量了。

黑暗天機并沒有立刻遠遁,因為他很清楚,以自己受創的神識,是怎么也不可能飛過圣級修為大衍圣火龍的。更何況,姬動的神識一直鎖定著他的神識,只要這層鎖定不解開,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會被姬動找到。所以,他必須要讓姬動解開神識才能真正的逃離。因此,他的神識并沒有遠遁,而是直奔黑暗大軍的方向飛去。

姬動畢竟因為魔力耗盡而慢了一拍,當大衍圣火龍追下來的時候,黑暗天機的神識已經沖入黑暗大軍之中,緊接著,黑暗天機的聲音就已經響起。“別過來,否則我殺了他。”

大衍圣火龍俯沖而下的身體驟然而至,就在黑暗大軍之中,一具身體在一股黑色氣流的席卷下緩緩漂浮了起來,姬動的火神之劍正架在這飛起之人的脖子上。

那黑色氣流,無疑就是黑暗天機剛剛逃遁而下的神識了,而那個被他的神識鎖定鎮壓,用火神之劍架住的,正是弗瑞。

姬動站在茅臺頭上,身后是陳思璇和光明天機,他的靈魂修為本就已經達到了神識的程度,此時在光明天機和陳思璇的全面輔助下,更是遠超受創的黑暗天機,如果不是黑暗天機挾持了弗瑞,姬動有把握瞬間通過神識沖擊將他那沒有并且受了重創的神識毀滅。

“別過來,你敢向我出手,我就立刻殺了他,讓你后悔終生。”黑暗天機近乎歇斯底里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著,因為沒有,而更顯得無比詭異。

看到眼前這一幕,根本不用說,光明和黑暗雙方就已經明白了勝負。已經成神的黑暗天機竟然是失敗的一方,歡呼聲已經蔓延在整個光明陣營之中。所有光明強者都飛快的朝這邊趕過來。

“黑暗天機,虎毒不食子,你竟然挾持自己的親生兒子么?”光明天機怒聲道。

黑暗天機**的大笑著,“兒子?一個背叛父親的兒子?你們真以為我不知道弗瑞是被你們安插過來潛伏在我身邊的么?沒錯,他是我兒子,可是,他卻已經不將我當成父親了。剛開始的時候,我還十分信任他的回歸。但隨著你們這些光明圣徒在我黑暗大陸肆虐,還有你們光明軍隊中魔師所用的陣法出現,我就知道,我這個好兒子根本就是潛伏在我身邊的。否則。為什么他告訴我你們的實力和你們真正的能力相差那么大?還有那個五行陣法如此重要的事他都沒有通知。你們能夠在黑暗大陸上肆虐,恐怕都是因為我這個好兒子帶給你們的消息吧。這樣的兒子,要之何用?我之前沒有揭穿他,就是因為他是我的兒子,我想等到我成神之后,將你們全部毀滅,我兒子也就沒有別的選擇了,才會真正認我這個父親。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他的命是我給的,是他先背叛了我,我再大義滅親又如何?”

黑暗天機絕不是傻子,弗瑞身上的疑點早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否則的話,在李永昊不在的情況下,他為什么不將黑暗魔軍交給弗瑞統帥而是交給那個替身呢?

姬動深吸口氣,他知道,現在多說什么也沒用了,沉聲道:“你想怎么樣?”

黑暗天機恨聲道:“我想怎么樣你應該很清楚,解除你對我的神識鎖定,我會帶著這個逆子離開,不要試圖用神識掃描我的方位,你應該明白,我能在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等我確認自己安全了,自然會將這個逆子放回來。不要給我講條件,現在我已經什么都沒有了,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姬動深吸口氣,他當然知道,此時放走黑暗天機,絕對是養虎為患,雖然短時間內他不可能再有所作為,就算是侵占一個新的身體,想要重新修煉回神級的實力,也至少需要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時間。可是,只要他還活著,就是對兩片大陸,乃至于整個世界巨大的威脅。但是,姬動現在能怎么做?這場圣戰最終能夠獲得勝利,潛伏在黑暗天機身邊的弗瑞。可以說是居功至偉,就連姬動猜到黑暗天機最后的陰謀,都和弗瑞不斷將黑暗天機情況轉達給他有著密切關系,更何況,這可是他嫡親的師兄啊!他怎能眼睜睜看著弗瑞被黑暗天機所殺?

“小師弟,不要答應他。”弗瑞有些顫抖的聲音響起。黑暗天機雖然鎮壓住了他的身體,卻不能阻止他開口說話。

弗瑞此時已是虎目含淚,“沒錯,我的父親,我是背叛了你,可是你知道么?從小到大,我就沒有父親。還是很小的時候,我就被人罵做野種,我能夠一天天的活下來是何等的幸運。為了能夠證明自己,我拼命的修煉,付出比別人多出數倍的努力。當我承受痛苦的時候,你在哪里?那一天,你找上了我,讓我聽從你的命令,將光明世界的消息告訴你,這也是你在母親身上留下我這個生命的用意。是的,你是我的父親,可你卻害了母親一生,所以,你也是我的仇人。因為你的出現,讓我的心無比矛盾,從而令性格更加剛愎更加令人無法接受,以至于心愛的**也隨之離我而去,如果不是小師弟的點醒,恐怕夜心永遠都不會原諒我。可是,就在我和夜心重新在一起后沒多久,你卻發動了圣邪島大劫,引動萬雷劫獄界毀滅了我心中最后的那一絲溫暖。回到光明大陸后,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想到了師長們的淳淳教導,想到了夜心,也想到了那些被你毀滅的生靈。我雖然背叛了你,但我不能背叛自己的信仰,如果這個世界被你所統治,那么,不論是什么種族,都必將生靈涂炭。所以,我將一切都告訴了小師弟,我要自我救贖,同時也希望能救贖你。畢竟,你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血脈相連的人。哪怕是只有一絲機會,我都不愿意放棄。”

說到這里,弗瑞已是淚流滿面,“可是,很快我就發現,我錯了,因為,我根本就無法改變你的想法。你的心,早已真正的淪為黑暗。小師弟,不要顧忌我的生死,我早就不想活了,有這樣一個父親,我活著還有什么意義?我背叛了父親,我畢竟是他的兒子,能夠死在他手中,我就再也不欠他什么了,與其痛苦的茍活,倒不如干干凈凈的死去。動手吧,小師弟,如果你不動手,放走了他,那我也絕不會活著回來。如果有來生,我希望能夠生為一個普通人,有一個慈祥而善良的父親。”

一邊說著,弗瑞已經閉上了眼睛,他的情緒之中,充滿了決絕。

“兒子,你真是我的好兒子。是啊!虎毒不食子。”黑暗天機的聲音突然變了,之前的**和歇斯底里仿佛在這一刻已經完全消失,驟然間,一股無比澎湃的黑暗氣息驟然從黑暗天機的神識中爆發出來,瞬間就卷住了弗瑞的身體。

姬動大吃一驚,他與光明天機以及陳思璇聯合在一起的神識再也沒有任何保留的爆發而出,轟向黑暗天機的神識。

但是,下一刻他卻發現自己錯了,因為,黑暗天機的神識并沒有毀滅弗瑞,而那被他神識控制住的火神之劍已經化為一道黑色閃電,頃刻間來到了自己身前。黑暗天機用他最后的神識力量甩出火神之劍,向姬動發出了致命的一擊。

轟——,砰——,噗——

三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

轟——,黑暗天機的神識,在姬動聯合陳思璇和天機的神識攻擊下瞬間破碎,他那邪惡的生命與靈魂終于完全走到了盡頭,形神俱滅。

砰——,弗瑞的身體墜落地面,黑暗天機終究沒有殺了他,哪怕是再邪惡的人,內心深處終究還有著一絲親情,在最后時刻,黑暗天機終究沒有殺死自己的兒子。

噗——,這是劍刺穿人體的聲音,劍是火神之劍,而那被它刺穿的身體卻并不是黑暗天機最終的目標,并不是那破壞了他所有計劃的暴君姬動。

陳思璇靜靜的站在姬動身前,黑暗天機那最后一擊實在是太快了,火神劍完全是以瞬間轉移之勢出現在姬動面前的,哪怕是大衍圣火龍也來不及阻止。但是,陳思璇卻擋在了那里,在黑暗天機神識席卷的那一刻,她就已經來到了那里。

火神之劍的鋒銳刺穿了她的永恒之鎧,刺穿了她的身體,也刺穿了她的心臟。可她卻依舊站在那里,嘴角處流露著一絲不知是苦澀還是甜蜜的笑意。

“不——”姬動痛苦的吶喊著,雙手抓住陳思璇的肩膀,縱身而下,落在地面上。神識全面催動,融入陳思璇體內,可是,被火神之劍刺穿的心臟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恢復的,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陳思璇的生命力正在以無比驚人的速度消逝著。

“姬……動……”陳思璇有些艱難的叫著他。

“思璇,我在。”姬動此時的魔力雖然已經耗盡,但他的身體卻依然支撐著,他整個人的身體都在顫抖著,當火神劍刺破陳思璇心臟的那一刻,他只覺得自己的心仿佛也被刺穿了一般。淚水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他緊緊的抓著陳思璇的手,已是泣不成聲。

“姬……動……,別哭……。我不……喜歡看到你……傷心難過……的樣子。”陳思璇喃喃的說道,“我愛……了你……五……年,也跟……了你……五年,現在……已經……到了注定……的結局……。我只有……兩……個心愿,我想……死在……你的……懷抱之中,聽你……說……一聲……愛我……。”

是的,這才是陳思璇當初想到的最后辦法,也是她最后的機會,她知道,只要姬動能夠對自己說出我愛你三個字,或許,一切都還有機會。

姬動小心翼翼的將陳思璇的身體摟入懷中,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面龐,“思璇,你為什么這么傻,我不值得,不值得你如此去愛啊!”

陳思璇輕輕的搖了搖頭,她那完美的俏臉上已經沒有一絲血色,但她看著姬動的目光卻還是那么溫柔,“不,你……值得……的……。”

姬動緩緩抬起頭,看向空中,他的目光已經癡了,“五年了,五年已經過去了。烈焰,我沒有食言。五年,我每年都用一種絕世美酒祭奠你,我對你的愛,始終沒有改變。這過去的五年,我的心始終被痛苦煎熬。現在,一切都已經結束,我肩頭的責任也已經卸下,我終于可以解脫了。雖然我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但我的靈魂一定會找到你。”

低下頭,他的目光重新落回陳思璇流露出絕望之色的嬌顏上,柔聲道:“對不起,思璇,你的愿望我只能完成一半,你會死在我的懷抱之中。但是,我能給你的也只有自己的,我的靈魂早已經不屬于自己,當我的愛人離去的時候,它就早已破散。對不起,我知道你的好。可是,我的心今生今世卻早已屬于了烈焰,來生來世,生生世世,也只會屬于她一個人。對于你的感情我無以為報,我也不敢欠下你如此情債,我要干干凈凈的去找我的烈焰。我欠你的實在太多太多,永遠也還不清了,我能留給你的,就只有我的生命。”

一邊說著,姬動的右手,已經堅定而**的按上了火神劍的劍柄,神識之力全面爆發,噗的一聲,那刺穿了陳思璇心臟的火神劍,也同樣刺穿了他的心臟。

“姬動,不要。”光明天機大喊一聲,所有的光明天干圣徒們也同時朝著他們撲去。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火神劍,已經狠狠的刺破了姬動的心臟。

“不要過來。”姬動厲聲怒吼著,強大的神識之力驟然迸發,將所有試圖接近的人全部席卷的飛了出去,令周圍方圓百米內清除出一片空地。

身體一掙,他從火神劍上脫離出來,鮮血頓時狂噴而出,噴灑在陳思璇身上。

一瓶接一瓶的絕世美酒從朱雀手鐲中甩出,彈開它們的瓶蓋,濃郁的酒香頓時蔓延而出,一個水晶調酒壺憑空而出,那每一瓶美酒中,都有一縷激射而至,注入到調酒壺之中。緊接著,那一瓶瓶美酒被姬動揮灑的四散紛飛,濃烈的火焰燃燒而起,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環,將他和陳思璇的身體圍攏在中央。

姬動笑了,他笑的很開心,那是釋然的笑,他的手,緊緊的抓在調酒壺之上,整個人似乎都已經進入到了癲狂狀態。

輕輕的搖動著調酒壺,此時,已經沒有任何節奏,他口中喃喃的說著,“烈焰,烈焰,對不起,我終究不能等待十年。十年實在是太長了,你要的酒我都找齊了。我終于可以干干凈凈的去找你了,再沒有任何牽掛。就讓我,再為你調制這最后一次雞尾酒吧。”

陳思璇呆呆的看著姬動,她還沒有死,九冠修為的木系魔力還吊住了她最后一絲生命氣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最終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淚水狂涌而出,五年的壓抑,五年的痛苦承受,在這一刻已經如同井噴一般爆發出來,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力量,令她的身體猛然撲了出去,掙脫了身上的火神之劍,撲上去抱住了姬動那晃動著調酒壺的手。

“傻瓜,姬動你這個傻瓜,你這個傻蛋。為什么,你為什么就不肯對我說出那三個字啊!你沒有背叛烈焰,可你卻一直拒絕了就在你身邊的烈焰,我就是你的烈焰啊!”眼看著自己一生中唯一愛過的男人就要死在痛苦之中,這一刻,陳思璇再也顧不得與邪惡之神的賭約,這句話,她已經想說的太久太久了,姬動都要死了,那賭約還有什么意義?他們終究不能在一起,這一刻,她只想讓他知道,其實,她一直都在他身邊。

姬動呆滯的握著調酒壺,看著撲入自己懷中的陳思璇,整個人都陷入了呆滯之中,顫聲道:“你,你說什么……”

陳思璇淚眼朦朧,兩人胸口處流淌而出的鮮血此時已經彼此交融在了一起,“傻瓜,我就是你的烈焰啊!小姬動,還記得么,你為我調制的第一杯酒叫做烈焰焚情,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我的手。我最先教給你的能力是神鎖陰陽之法和陰陽漩渦,還有兩大君王的烙印。傻瓜,你這個傻瓜,你為什么不想想,陳思璇為什么會對你一見鐘情,為什么會至死不渝的跟著你,因為陳思璇就是烈焰,烈焰就是陳思璇啊!”

聽著陳思璇的話,姬動整個人都懵了,顫聲道:“這,這不可能。我的烈焰已經死了,你,你是騙我的,否則,你為什么不早點告訴我?”

烈焰凄然道:“因為我以陳思璇的身份復活,是和神王之間的賭約,我不能告訴你我是誰,除非能用陳思璇的身份,讓你對我說出一句我愛你。可是,你這個傻瓜,卻始終都不肯說。其實,我好高興你能這樣,可是,我又好痛苦我們不能在一起。姬動,姬動……”

回光返照,再加上情緒上的刺激,令烈焰將所有的一切都說了出來。但她和姬動的生命,卻都在劇烈的流逝著。

砰的一聲,姬動手中的水晶調酒壺跌落在地,摔的粉碎,濃郁的酒香噴薄而出,周圍的火焰頓時點燃了他們腳下的酒液,火焰瞬間攀上了他們的身體,將他們完全籠罩在內。

“烈……焰……,我愛……你……,我……愛……的……就只有……烈焰,……而……不是……陳……思璇……。烈焰……,我……不后悔……。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姬動緊緊的抱住烈焰的身體,他的聲音在火焰中變得無比高昂,是的,他不后悔,一點也不后悔,如果他對陳思璇說出了我愛你三個字,又怎么對得起烈焰?他不后悔,盡管最終他們一同走向了死亡,但他知道,烈焰不會真的怪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能夠抱著烈焰,和她死在一起,總比不知她在何方要好得多。

烈焰緩緩閉上雙眼,抬起手臂,摟住姬動的脖子,“小……姬……動……,我……也愛……你……,我這……一生……最大……的幸運……,就是……愛上了……你……這個……傻瓜。”

濃濃的火焰,混合著濃濃的酒香和這對歷盡千辛萬苦終于緊緊相擁的愛人升騰而起。

同時亮起的,還有那無盡的虛空,一道黑白色光芒悄然從天而降,就從姬動與烈焰緊緊相擁的地方升騰而起,圣邪島,再次被一分為二,光明與黑暗,也終于按照姬動的心愿一分為二,被完全隔開。

(在這里如果我打個全書完,會不會有人想抽我?我不敢,所以后面還有……)

神界。

黑與白,兩色光柱相對而立。此時的神界出奇寧靜,尤其是在這神界最高統治者兩大神王的領域之內,更是寂靜的可怕。

白光閃爍,善良之神的聲音緩緩響起,在他的聲音中,充滿了悵然若失的情緒,“邪惡,這場賭約算你贏了么?”

邪惡之神苦笑著道:“看來,我真的錯了。五年時間,美色誘惑,時間磨礪,都無法令那個混小子有絲毫改變。但是,我實在不明白,這愛情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有如此力量,令他們甘愿為彼此付出生命,更是無怨無悔。輸了就是輸了,我承認我輸了。只是,這愛情的力量卻更加讓我看不明白。說吧,你想要我答應你什么條件。”

善良之神微微一笑,道:“邪惡,你還記得我們做神王有多少年了么?”

邪惡之神道:“這誰還記得,總有幾千萬年了吧。總是在這里呆著,煩都煩死了,那些家伙一個比一個狡猾,想讓他們接替我們的神王之位,一個個都躲的遠遠的。還是修羅神這家伙聰明,硬是搶了海神傳承者一半,把自己的傳承也給了唐三,現在唐三繼承了他的修羅神之位,這小子可是輕松了,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快活去了。”

善良之神嘿嘿一笑,道:“這么說,你是很不愿意做這個神王了?”

邪惡之神哼了一聲,“難道你愿意?可我們這神王之位,又豈是說給就能給出去的?”

善良之神微笑道:“也不是不行。賭約我贏了,我要你做的事就是讓出邪惡之神的位置。”

邪惡之神大吃一驚,“閃亮,你瘋了么?讓出邪惡之神的位置?那誰來掌管我這神王的職責?”

善良之神道:“你覺得姬動那小子怎么樣?在人類世界,他承受了那么多痛苦,他和烈焰又一直在我們的賭局之中,烈焰還有情可原,她是人類以外的成神者,必須要接受我們的考驗才能真正授予神位,可姬動這小子就是無妄之災了。他的靈魂本身就已經達到了神識境界,讓他來傳承你的邪惡之神神位,算是給他的一份補償吧。當然,我們可以讓他只是暫時代理邪惡之神神王之位,以我們對他的考驗和他的品性,我認為這小子能夠勝任。”

令善良之神意想不到的是,聽了他的話,邪惡之神的聲音中竟然充滿了驚喜,“對啊!我怎么沒想到,姬動這小子心志之堅毅就算在神界也很難找到,讓他來代理我的神王之位,我不就能下界去玩玩了么?嘿嘿,就這么定了,讓他暫代我的神王之位,我也好到人類世界去轉轉,只有親自去體驗了,恐怕才能找到那愛情的奧秘吧。說不定,就有一份夙世姻緣等著我。就讓本神王親自去領略一番愛的滋味。”

善良之神嘿嘿一笑,心中暗想,愛的滋味是那么好品嘗的么?邪惡,原來你這個家伙也早就在這里呆夠了,難道我不是么?并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想到下界去玩玩的。

南火帝國,離火城。

在離火城中,有一間著名的酒吧,之所以說它著名,原因很簡單,拯救了光明世界的一代圣王姬動的第一次調酒正是從這里開始的。這間酒吧的名字就叫做:烈焰焚情。

傳說中,當初圣王姬動給他至愛的地心世界烈焰女皇調制的第一杯酒,名字也叫做烈焰焚情。

此時已是傍晚,正是酒吧開始上客的時候了。

在酒吧的角落中,坐著一名黑衣青年,這名青年相貌極其英俊,邪異的眼眸中流露著一種特殊的光彩,在他手中,正拿著一杯血紅色的烈焰焚情悠閑的品嘗著,目光不時掃向酒吧內的人群,似乎在尋找著什么似的。

“奇怪,善良那家伙在我下界的時候說,我的夙世姻緣就會出現在這酒吧之中,怎么還沒見?我應該有所感應的才對啊!只有先找到我的夙世姻緣,我才能暫時封印神界的記憶,徹底當一把人類玩玩。坐了好幾天了,怎么還沒有。”

正在這黑衣青年喃喃自語的時候,突然間,酒吧門開,從外面走進一人,當她走入烈焰焚情酒吧的那一瞬間,頓時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

那是一名白衣女子,清純到極致的容貌令人根本無法產生任何邪念,一身白色長裙纖塵不染,兩縷黑色長發搭在身前,烏黑亮麗的大眼睛中帶著溫柔動人的光彩。那出塵的氣質就像是一朵無暇白蓮。

就是她了,黑衣青年看到這絕色白衣女子頓時大為驚喜,他立刻就感覺到,這白衣女子正是自己要找的人。心中不禁暗想,善良這家伙真不錯,給我安排了一個如此容貌,不下于烈焰的女孩兒,真是很期待啊!

一邊想著,他已經迎著白衣少女走了上去,酒吧中的人此時已經數量不少,大多數還被白衣少女的容光所懾,處于震驚狀態。

黑衣青年大大咧咧的走到白衣少女面前,擋住了她的去路,極其直白的道:“太好了,我終于找到你了,美女,我覺得我們之間有夙世姻緣,讓我們轟轟烈烈的愛上一場吧。”

此言一出,酒吧中頓時一片嘩然,叫罵聲一片,眾多酒客看著黑衣青年就像是在看白癡一樣,搭訕也不是這么直接的吧?沒有人覺得他能成功。在他們看來,這白衣少女不一巴掌抽上去,已經是很給他面子了。

但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那白衣少女看著黑衣青年竟然沒有任何驚訝之色,也沒有罵他搭訕低劣,而是溫柔一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黑衣青年大喜,高喊道:“我終于找到我的夙世姻緣了。”

白衣少女輕柔的拉起他的手,道:“先生,我們走吧。”

“去哪里?”黑衣青年疑惑的問道。

“去酒店啊。”

“啊?”

“先生,不是你說我們有夙世姻緣么?只要五十金幣,我就和你了結了這段夙世姻緣吧。”

“啊——”慘叫聲傳十里……

神界。

“姬動,這么做會不會太過分了?”一身華麗白色長裙的烈焰摟著姬動的手臂,俏臉上盡是**的笑容。終于能和自己的愛人在一起了,而且,兩人竟然還神奇的成為了神王。

一身黑衣的姬動冷哼一聲,邪惡的一笑,“過分嗎?我怎么一點都不覺得,你忘了他們是怎么玩我們的。他們不是要去體驗體驗什么是愛情么,那就讓他們好好的感受一下愛情中的酸甜苦辣,否則,也對不起他們對我們那么好的照顧。”

烈焰輕輕的點了點頭,“你說的也對,是不能便宜了他們。”

姬動嘿嘿一笑,道:“反正我們也是神王了,不如假公濟私,把伙伴們都弄上來?這樣就不會寂寞了。”

烈焰點了點頭,笑道:“好啊!我完全同意。可惜思動要做龍皇,暫時是來不了的。但其他人應該都沒什么問題吧。”

姬動頓時開始思索,如何能讓伙伴們堂而皇之的來到神界了,這里雖好,但只有他們卻太寂寞了。

正在這時,烈焰突然道:“姬動,到時間了。”

“呃……,烈焰,真的要么?”

烈焰認真的道:“當然啦,你要補償我跟在你身邊期盼了五年的痛苦。一天就一萬次,不算多吧,神界的一天可是很長的。難道你不愿意么?”

“愿意,當然愿意,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烈焰,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全書完)

終于結束了,其實,這個結尾早在這本書剛開始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好了。確實,小三承認,的感情線過程是有些悲傷的,但我想要寫的,就是姬動和烈焰至死不渝的愛情。不論經歷怎樣的誘惑,都不會彼此背叛。好在最終的結局是好的,看完這最后一章,書友們有沒有松口氣的感覺呢?但是,小三卻并非是松了口氣,而是悵然若失。

每當我寫完一本書的時候,都會產生這樣的感覺。每一部作品都像我的孩子一樣,終于寫完了,一個故事的終結令我這一年來三百多個日日夜夜思考著的一切劃上了句號,不論這個句號是否完美,它都是我付出了生命中百分之一的時間傾盡全力所創造的。

感謝你們,又一次陪伴著我走過了這三百多個日日夜夜,又是一年的時間過去了,小三的總創作量也已經突破了兩千萬字。從2004年2月開始寫書到現在已經是七年過去了,這七年如果沒有你們的陪伴與支持,小三也不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更不可能創造出了無縫隙銜接更新這等壯舉。我也不知道能堅持多長時間,但只要我還有激情,我們唐門的兄弟姐妹們還在一如既往的支持著我,這份創作就不會終結。感謝你們,感謝你們每一個人的每一分付出。小三在這里向大家三鞠躬了。

姬動與烈焰有情人終成眷屬,但不知大家可還記得當初斗羅之中小三留下的那個懸念呢?當唐三獵殺暗魔邪神虎之后,那顆帶著青與藍兩色光暈的黑暗珠子撕裂空間而去。它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屬于本命珠的世界。而它的主人也就是我們下本書的主角。

無縫隙銜接繼續,今天結束了,同時天珠變也已經開始更新了,今天將連放三章,最后一章會在晚上12點,到時候還請一直支持著小三的書友們幫助新書投票沖榜吧。

天珠變的地址不需要小三說了吧,在的頁面以及新書榜上都有,書號是:1777445。

上一章  |  酒神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元尊  絕世邪神  斬仙  無極劍神  大器宗  傲世丹神  真靈九變  
你可能喜歡看:  [言情]  江南第一媳  錦宅  鳳回巢  農園似錦  重生影后小軍嫂  衛嬌  極品飛仙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武煉巔峰  江南第一媳  錦宅  修羅武神  網游之奴役眾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787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