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我當鳥人的那幾年>>我當鳥人的那幾年目錄

第三百零六章 夜訪

更新時間:2011-08-01  作者:崔走召  關鍵字: 靈異 | 懸疑探險 | 崔走召 |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

共1頁,當前為第1頁

品書網

命運,你可以蒙蔽住我的雙眼,但是卻無法更改我心對自由的虔誠,命運,你可以阻擋我前進的道路,卻無法讓我舍棄心那對愛的向往。

我就是我,我是崔作非,這是我的故事,我,終于來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凌晨一點一刻,哈爾濱江北區,沿著公路持續往里,已經脫離的都市的喧囂,荒郊野外,這個時候不時路過的,只有那一輛輛跑長途的貨車,那些司機無精打采,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握著方向盤,車燈照著路面,不時有蛾子之類的昆蟲拍打在風擋玻璃之上,出啪啪的聲音。

這名司機似乎真的有些困了,公路很是破舊,坑坑洼洼,貨車途徑過那么多的收費站,那么多的關卡,就是為了早點到哈爾濱,卸下一車的貨物好早點洗個澡睡個好覺。

司機打了個哈欠,幸好,很快就要到了,由于今晚下了霧,所以可視度很低,這個貨車的司機只好強打著精神,盯著前方的路面,由于空氣悶熱潮濕,所以車窗一直沒有搖上,風從側面吹進車子里,刻著‘一路平安’的風鈴出叮叮當當的悅耳響聲。

哈欠這玩意兒似乎沒夠兒,只要打了一個后總會再接二連三的打,司機哈欠連天,眼睛里面似乎都擠出了一滴眼淚,他自言自語的暗罵著:“什么鬼天氣,困死人……恩?”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心竟然咯噔一聲,只見那前方本該是平坦的路面之上一瞬間好像竄出了很多人影好多的人影攢動,張牙舞爪的,但是一眨眼卻又全都消失不見了。

貨車司機心一驚,慌忙下意識的一腳剎車,將車子停在了路邊,霧很大,可視度很低,那司機驚魂未定之余再次觀察前方,卻現路面上什么都沒有,難道是錯覺么?就在這時,忽然一股陰風吹進了駕駛室,激的那司機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他方才確實是看到有很多的人影,為什么現在卻什么都沒有了呢?貨車司機此時的背后才冒出了冷汗,風鈴叮鈴鈴的響動,他在也沒有猶豫,慌忙一腳油門踩下,貨車飛的向前行駛。

常年走夜路,哪有不撞鬼,這司機恐怕已經想明白了,自己方才差不多是遇到臟東西了,雖然這類的傳聞在他的那圈子里很常見,但是他確是頭一次遇到,只感到一顆心不住的狂跳,但是倒也沒多想,此時的他只是想快點到市區之,然后好好的吃頓飯壓壓驚。

跑夜車的司機圈子里盛傳一句話,那些路過的朋友,往往沒啥惡意,只要你別招惹它們,它們也就不會為難你,頂多是向你討些錢花而已,因為它們要是想害你的話,早就把你引下公路當替死鬼了。

貨車絕塵而去,就在這時,公路之下的草地上平地起風,刮得野草沙沙作響,這陣陰風吹過之后,草地上平白無故的多出了百十來號的‘人’。

崔先生的煙還沒抽完,只見他望了望那遠去的貨車,心一陣苦笑,希望那哥們兒沒有被嚇到吧,這也不怪我們,要知道這里很快就會有一場惡戰了,封印魃尸的時候不能有任何的干擾,所以只好嚇唬嚇唬你讓你快點跑了。

百十來號的野仙齊齊亮相,它們望著不遠處的樹林,神色慌張如臨大敵,只見這個時候,那胡三太爺對著崔先生說道:“現在我們需要怎么做?”

崔先生和易欣星也望了望那樹林的方向,他倆的眉頭也緊皺著,果不其然,即使隔了老遠的距離,但是卻依舊能夠感應到那片林子之所出的鋪天蓋地的煞氣,夾雜著熱浪撲面而來,崔先生蹲下身,他現此地的雜草已經盡數枯竭,看來,這魃尸破土確實已經迫在眉睫了。

于是崔先生便站起了身,然后對著胡三太爺抱了抱拳,然后說道:“祖師大仙,我想請您派三五名仙家先封鎖這條道路,不要再讓車經過了。”

那胡三太爺點了點頭,它轉身一招手,頓時那些野仙之蹭蹭蹭竄出了幾道影子,直奔那公路的盡頭,如果再有貨車經過的話,它們就一定會送給那些司機一個好夢吧,就如同那福澤堂的小區里面的那些住戶一般。

易欣星將繩子從自己的脖子上拿下,然后和崔先生一起量了起來,這很簡單,量出了足夠的長度后,便伸手扯斷,然后將兩頭打結兒,做成一個繩圈兒。

繩圈做好了,崔先生和易欣星又咬破了自己的食指,開始在那繩圈之上涂抹一些讓人沒法看懂的字,或者圖案。

這一點就挺難了,繩子很長,畢竟兩人的血是有限的,但是沒辦法,兩人現在只能強頂著頭皮弄,等到大功告成之后,兩人已經是饅頭的大汗,只感覺到眼前不斷的冒著金星,但是他們也沒有休息,崔先生咬著牙,然后對著那胡三太爺氣喘噓噓的說道:“弄好了,現在把它放到樹林里面吧,魃尸要在繩圈兒的正心。”

胡三太爺點了點頭,它本身就是有大神通的仙家,所以只是一揮手,那繩圈便飄了起來,向那已經枯竭了的樹林上空飛了過去,一切準備妥當之后,已經將近兩點了,方才畫繩子用了很長的時間。

崔先生和易欣星喘著粗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現在只剩下等張是非拿來露水了,這段時間他們要好好的休息,要不然的話等會兒陣法動時他們的體力要是跟不上,那可就真的操蛋了。

好熱,這種燥熱,連同著不安的感覺一起襲來,真的很難以想象魃尸這種東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竟然可以擁有如此強烈的符面情緒,還沒靠近,后背便已經濕透了,崔先生嘆了口氣,他覺得有必要對胡三太爺說一下等會兒要怎么做了。

只見他開口說道:“三位大仙,現在我來說一下一會兒陣法動需要你們怎么配合吧。”

那三位護法大仙點了點頭,于是崔先生便將自己心所構思的這個陣法使用方式告訴了它們,之前已經說過了,這個陣法是集合陰氣與陽氣合二為一的陣法,兩種氣必須達到平和,否則陰陽失衡的話,就會前功盡廢,所以,要激這個陣法的話,崔先生和易欣星這兩個三清書的傳人就要站在繩圈之外的乾位,將彼此渾身的道行注入繩圈,與此同時,野仙們也要趁這個時候,將同等量的仙骨之氣注入,之后再由著崔先生啟動陣法,等到陰陽二氣互相牽制,陰陽魚緩慢旋轉三十六圈之后,就會出驚天的力量,憑借著陰陽相生之氣,強大的氣就可以創造奇跡,從而再次的封印那魃尸。

說起來很簡單,但是難就難在這兩種氣的量能不能完全一致了,崔先生言盡于此,剩下了的,就只是等待,郊外的風悶熱無比,崔先生抬起了頭來望著被一層迷霧籠罩著的夜空,只能看見月亮以及模模糊糊的兩顆星星,這應該就是‘死符逢天哭’的形象吧,眼見著迷霧越來越濃,崔先生的心也跟著越來越緊張,但是這種緊張并不是害怕,他很明白,這種感覺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了,他轉頭和易欣星對視了一眼,易欣星咧著大嘴對著他嘿嘿一笑,兩人全都心知肚明,他們回想起了以前那段兩人冒險的歲月。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東風就是露水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趕上…………

“你說,這玩意兒能不能趕上啊”

同一時間,哈爾濱道外區,福澤堂的對面易福館門口,李蘭英和張是非兩人大眼瞪小眼兒的望著那幾盆花花草草,易福館養花兒的方式很特別,據說是易欣星自己明的,他用鐵絲將那些花盆綁住,使它們懸空,外加上他獨門方式,使這些花花草草看上去完全就像是一個小型的搜集露水之陣法,大片大片綠油油的葉子一到夜晚就會將空氣之的水分凝結起來,形成露水,然后一滴滴的流淌到花盆下方的陶瓷罐子里面。

易欣星臨走的時候將自己的假手交給了李蘭英,李蘭英依照著老易教他的方法,把那假手的食指拔掉,果然里面是一根釘子,搖晃兩下,就滲出了水來,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原理,不過兩人也沒心情去琢磨了,李蘭英手捧著那假手,釘子上滲出的水連同著那些露水一起滴在了陶瓷罐子。

現在已經有大半罐兒的存量了,但是和易欣星所說的一罐,還是有不少的距離,沒辦法,雖然兩人此時十分的心急,但是也要慢慢的等待。

霧似乎越來越大了,透過朦朧的霧氣,此時只能依稀的望見對面福澤堂的燈火,小區之安靜極了,仿佛整個哈爾濱都陷入了沉睡一般。

五分鐘,十分鐘,兩人在易福館的門口已經蹲了將近一個多小時,現在眼瞅著就要兩點了,兩人便再也坐不住了,只見那李蘭英將易欣星的假手放倒了花盆之上,這樣的話能夠保證滲出的水珠依舊可以滴落到那陶瓷瓦罐之。

他們覺得,還是先回福澤堂看看吧,畢竟剛才崔先生走了之后,劉雨迪就一直在哭,按照現在這個狀態,估計最少還要半個小時露水才能搜集好,這段時間,去勸勸劉雨迪也好啊。

要知道劉雨迪這個女人,可以說是福澤堂的主心骨,別看福澤堂平日里面盡是一些大老爺們兒咋咋呼呼的,但是如果沒有這個女人的話,還真不知道福澤堂會是什么樣子,劉雨迪給兩人的印象一直是樂觀開朗且喜歡幫助別人,有的時候他們在福澤堂里面待的久了沒吃飯,劉雨迪就會做飯給他們吃,雖然她做的飯都很油膩,不過他們依舊吃的很開心。

在他們的心,這劉雨迪儼然就是一個姐姐般的存在,雖然說她的年齡當真比他倆大不到哪兒去,可是他們卻真的有這種感覺。

現在她如此傷心,他倆能陪她聊聊天也好啊,起碼能夠緩解一下她的心情,兩人對視了一眼后,便心照不宣的走回了福澤堂。

果不其然,劉雨迪還是在哭,只見她坐在沙上,抱著雙腿,將腦袋埋在了自己的膝蓋上,不住的哽咽著。

要說啊,女人的眼淚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兇殘的武器,這話可真沒錯,張是非苦笑了一下,雖然他現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但是也要勸勸她啊,于是他便和李胖子一起上前,張是非輕咳了一聲后,便對著那劉雨迪說道:“那啥……喝水不?”

劉雨迪沒有抬頭,只是搖了搖頭,張是非嘆了一口氣,然后對著她繼續說道:“沒事的,你應該比我們了解分頭啊,他說過的話,都會算數的,所以……他一定會回來的”

李蘭英在一旁也連連的應著,劉雨迪這才抬起了頭來,她的眼睛已經哭得十分紅腫,只見她哽咽道:“他……從以前就是這樣,心根本就沒有自己,從來……從來就沒有為自己活過。”

這話確實,張是非也覺到了,因為這崔先生雖然平時老奸巨猾,扣門兒到了極點,可是他自己卻從不亂花一分錢,一整個夏天,張是非都沒有看過他給自己買一件衣服或者什么,似乎他唯一的花銷就是煙錢吧,一個月一盒,真夠他受的了也,但是,他對兩人確是不薄,十幾萬連眼睛都不眨一下,真是有點想不通,他這性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劉雨迪繼續自顧自的哽咽道:“他就是這樣一直,一直想對每一個人好,可是,可是我……我卻對不起他。”

你哪兒對不起他了啊大姐,劉雨迪的這一番話說的兩人一頭霧水,張是非望著劉雨迪,心想著這是怎么個情況兒?什么叫對不起他?你怎么了?

想到了此處,張是非便有些納悶兒的問道:“姐姐,你這話我怎么有點聽不懂呢?到底怎么………………?”

張是非的話還沒有說完,他心便猛然一愣,只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氣息出現在了門口的方向,這股氣息很是熟悉,給人一種厭惡的感覺。

妖氣張是非和李蘭英兩人心同時冒出了這一詞語,為什么?為什么現在這個時間段兒還會有妖氣出現在門口兒?而且這股氣給人的感覺可不有善,幸好,經過了諸多磨難之后,張是非對于這種狀況已經駕輕就熟,只見他立馬繃緊了身體,雙腳用力,就好像彈簧一樣的躍起,與此同時將手的唐刀倉瑯一聲拔出,指向了門口的方向。

兩人剛才進屋的時候,沒有關門。

張是非和李蘭英這才看清楚了門口站著的是誰,可是這一眼,卻讓他倆的心驚駭萬分,只見福澤堂的門外所站著的,是一個年男子,留著小胡子,小眼睛里面流露出皎潔的神采,方才的妖氣,便是它身上所出,這年男子少了一條臂膀,空空蕩蕩的袖子無風自動。

初一張是非和李蘭英心一陣驚駭,這個忽然出現的家伙,不是那遭了雷劈本該連同著然西一起逃難的卵妖初一還會是誰?

它怎么會來這里?張是非緊鎖著眉頭,想起兩個月之前所生的那一幕,他此時還心有余悸,當時在蛇洞山,那個清晨,雙方都已經沒有了氣力,所以他們只能眼睜睜的望著這初一帶著那燃西慢慢的逃走。

可是之后的兩個月里面,這初一和燃西就好像是人間蒸了一般,即使胡三太爺集結了眾多的仙家也沒有尋找到它們的蹤跡,可是為什么,它會忽然自己找上門兒來?

而且,居然還挑了這么一個要命的時候?張是非緊皺著眉頭,他到是不害怕這個卵妖初一的本事,畢竟有賭未必輸,況且他現在和胖子在一起,兩人的配合天衣無縫,對付這個卵妖還是綽綽有余的,可是張是非此時心還有顧忌,那就是魃尸的事情,如果現在動手的話,玩意耽誤了時間,那可是怎樣都彌補不了的。

劉雨迪沒有見到過卵妖初一,不過她似乎也能夠感覺出這個深夜造訪的人十分的不對勁兒,于是她便停止了哭泣,李蘭英在一旁咬牙切齒的掰著自己的拳頭,出咔吧咔吧的聲音,而張是非則用唐刀指著那初一,冷冷的說道:“你來干什么?”

兩個月的時間過去,看來那卵妖初一的傷勢已經恢復,見張是非問它,它便聳了聳肩膀,然后對著張是非笑著說道:“我知道你在想的什么,你在想為什么這個被通緝的家伙會有膽子在這個時候出現對不對?”

娘的,張是非暗罵了一句,他想起來這個初一的能力是看透別人的心思,于是他和李蘭英便慌忙運氣了仙骨之氣包裹全身,崔先生說過,有氣的干擾,它就無法窺探別人的心思了,做完了這一切后,張是非的心便想到,這個家伙現在出現,一定有著什么陰謀,算了,現在魃尸的事情要緊,還是爭取能不動手而把它嚇唬走吧,想到了此處,張是非便對著那初一冷聲喝道:“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還不快點滾蛋?是不是想讓我通知野仙們來抓你啊?”

張是非本以為這初一還會對那些野仙們有所顧忌,哪料想到這個家伙聽完他的話后,竟然笑了,只見它指著自己的腦袋,然后對著張是非說道:“行了,不要跟我玩這一套了,我既然敢來,就說明了我已經知道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不要再廢話了,咱們快點進入主題,好么?”

作品《我當鳥人的那幾年》文字章節由自網絡收集轉載,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作品本身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立場無關。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以及屬于色情小說和成人小說,可向舉報,如因而由此導致任何法律問題或后果,均不負任何責任。

上一章  |  我當鳥人的那幾年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馭房有術  地獄電影院  天機勿語  陰間駙馬爺  霸道鬼夫好難纏  鬼警  青葉靈異事務所  
你可能喜歡看:  [奇幻]  絕世邪神  符篆蒼穹  劍王傳說  御天神帝  傲世丹神  斬仙  八荒劍神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極品全能學生  農嬌有福  農繡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太古神王  妖神記  韶光慢  修羅武神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