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三國之第一神射>>三國之第一神射目錄

第四百三十三章 銀河射手曹性【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1-05-22  作者:超級小仙  關鍵字: 歷史 | 秦漢三國 | 超級小仙 | 三國之第一神射 
三國之第一神射正文

三國之第一神射正文。

六千字終章感謝各位朋友們的一路陪伴

翌日—成都城北門處

天氣很好,陽光照在身上會讓人情不自禁有種溫暖的感覺,但對于此時的曹操來說卻是連半點效果都欠奉。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就在今天一早,正當他站在自家府邸的庭院中欣賞著今日的好天氣時,臉色不太好看的司馬懿卻給他一次性地帶來兩個十分驚人的壞消息。

第一個壞消息自然便是木鹿大王的全軍覆沒,作為接連三個夜晚都用自己的驅獸之能讓新漢軍睡不好覺的奇人異士,最終還落得個尸骨無存的下場,要不是有幾十名殘存的蠻兵僥幸逃回到成都之中,只怕就連司馬懿都不會料到結果會是這樣。

老實說曹操也不是沒有想過身負異術的木鹿大王會敗,但卻斷然沒有料到對方的下場竟然會如此凄慘,而且麾下的三萬蠻軍竟然如同之前兀突骨的藤甲兵一般又是全軍覆沒,因此在剛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還真的是震驚了好一會。

但縱使如此,木鹿大王全軍覆沒的消息卻絲毫比不上第二個壞消息給曹操所帶來的震撼:本來應該能在鄴城郊外將新帝擊殺的王平,結果卻在第一個回合之內被劉備一劍奪走了他的性命

曹操之所以會選擇收縮兵力在成都進行死守,除了明白己方戰力不及新漢軍外,最大的用意便在于堅守待變;因此哪怕得知木鹿大王已然身隕,很是震驚的曹操卻依舊沒有感到絕望,畢竟南蠻軍說到底只是一群暫時合作化外之民,死了實在不足可惜。

但如今王平的身死卻意味著曹操的盤算全部落空,甚至于還讓他的收縮兵力之舉成為了引頸受戮的愚蠢舉動。如此一來,哪怕成都還未被曹性攻破,但曹操卻已經看不到任何的轉機。

其實也不能怪曹操和司馬懿如此失算,畢竟劉備自打出道以來就是一副武藝平平的模樣,而且多年以來除了曹性之外也沒有人能察覺到什么,因此才會讓曹操還有司馬懿完全沒有想過對方也許是一位武藝高強的諸侯這一個可能性。

“劉備?武藝高強?”嘴里喃喃地重復著這幾個詞匯,曹操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見曹操這幅摸樣,司馬懿也是忍不住嘆息了好幾聲,隨即方才緩緩對其說道:“主公,曹性的大軍又來了。”

笑聲漸漸停息,隨即曹操已然上前一步看著已在城外列陣的數十萬新漢軍,臉上倒是沒有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心里頭到底在想些什么。

就在此時,身為新漢軍主將的曹性卻忽然從本陣之中策馬而出,隨即便已朝著城門這邊直奔過來

見此情形,正準備上前和曹操說話的司馬懿倒是不由得微微一怔:畢竟對方早就用過叫戰來打擊己方的士氣,也應該知道城中不會有人出戰才對,因此如今若還是孤身前來的話,倒是不免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銀河射手胯下的坐騎不愧是以速度見長的神駒的盧,只是過了短短的片刻,他便已然來到城下,隨即一把洪亮的聲音便已同時在城上所有人的耳中響起:“曹操,想必你也知道王平刺殺陛下失敗的事情了吧?”

這話一出,城上的守軍頓時一片嘩然,司馬懿的臉色也是瞬間大變,反倒是曹操的表情并未有任何的變化,讓人看上去有種事不關己的感覺。

只聽曹性繼續朗聲說道:“你之所以會聚集兵力死守成都,其用意無非就是堅守待變;如今既然王平已死,你的指望自然也就落空,甚至于已經沒有了翻身的機會,不知道本將說得對不對?”

在城上守軍滿是震驚和意外的目光注視中,毫無表情的曹操終于再度向前走了幾步,隨即便已開口向著城下的曹性問道:“將軍特地前來,想必不是為了提醒曹某吧?”

見曹操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曹性也不由得欣賞起對方的鎮定來:“的確,本將今日前來,是為了給你一個翻身的機會”

城上原本還在喧嘩的守軍頓時鴉雀無聲,幾乎每一個人都以為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至于曹操此時也終于忍不住在臉上浮現出一絲訝異:“將軍說出如此驚人之語,不知到底有何用意?”

“本將的用意很簡單,就是給你一次反敗為勝的機會”曹性輕聲一笑,隨即忽然對著城上朗聲喝道:“成都城里的武將聽著,本將今日便單槍匹馬在此接受爾等的挑戰,無論來者多少人,我曹本善愿以一己之力盡數敵之”

這話一出,城樓上的守軍頓時目瞪口呆地停滯在原地一動不動,還沒等曹操反應過來,身后已然同時響起一片請戰之聲:“主公,我等皆愿出城與那曹性決一死戰”

曹操回頭一看,卻見如今自己僅有的武將樂進、李通、典滿、臧霸、曹彰、梁習等人十余人早已齊齊拜倒在自己的身后,顯然曹性的話音已然成功挑起了他們的死戰之心。

如果論人數,這里的武將便已是曹性一人的十幾倍,但不知為何,曹操卻遲遲沒有發話,臉上的神情更是無比復雜。

就在此時,城下忽然響起一片大門開啟的聲音,隨即一把怒不可遏的聲音便已在眾人耳邊響起:“曹性,今日便讓本王取下你的性命”

眼見竟然有人私自出城迎戰,曹操很是愕然地回頭向著城外看去,卻發現原來是昨天夜里方才抵達此處的南蠻首領孟獲,至于此時正跟在他身邊的那位紅衣女子,則是孟獲的夫人,自身武藝同樣不弱的祝融。

看到城里又有一男一女兩名蠻人沖出,雖然心中早已隱約猜到對方的身份,但曹性還是大聲問道:“來將通名”

“本王乃南蠻首領孟獲是也”蠻人的身材向來高大,孟獲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此時只見他手持一柄大得有些嚇人的長刀直指曹性說道:“曹性,你先后殺我族人無數,今日本王定要讓你人頭落地”一旁的祝融雖然沒有出聲,但僅看其手中那數把正在不斷跳躍的飛刀,就知道這位武藝高強的女子早已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哼,想不到曹操平日自詡英雄,到頭來卻還是要依仗蠻人之力”曹性故意語帶鄙夷地大聲說道。

聽到曹性這話,再看看已經出城的孟獲夫婦,曹操忽然輕輕地嘆息了一聲,隨即便已對著身后的十余名武將說道:“也罷,爾等便一同出城去戰那曹性吧”

“多謝主公”難得主公開口應允,樂進李通等人頓時大喜地拜倒,隨即便已站起身來紛紛往城下走去。

“主公,這樣只怕有些不妥吧。”待樂進等人退下后,司馬懿頓時上前說道:“那曹性的實力早已非尋常武將可比,縱使我等以多打少,卻未必能夠穩操勝券。”

曹操沉默了片刻,隨后待李典樂進等人已然出城和孟獲夫婦匯合后,方才向著司馬懿緩緩說道:“仲達啊,陪某走走。”說完竟然率先向著城下走去。

司馬懿頓時一怔,隨即方才快步跟著曹操往城下走去。

走著走著,兩人很快便已來到城門之下,但曹操卻并未在此多做停留,反而自顧自地往城守府的方向走去。

見曹操的行為有些古怪,司馬懿先是跟著走了幾步,隨即便已忍不住開口問道:“主公,你這是…..”

曹操仿若未聞,依舊一步一個腳印地向著城守府的所在之處走去。

司馬懿心中滿是疑惑,但當下卻沒有繼續發問,而是跟著曹操一步步地來到城守府的大門之前。

就在此時,兩名負責在城守府外站崗的士兵頓時上前對著曹操抱拳道;:“參見主公。”

曹操擺了擺手道:“把府門打開,我要和仲達進府議事。”

聽到這話,兩名士兵趕緊上前把府門打開,隨即曹操便快步往內走去。

兩人就這樣回到空無一人的城守府大廳,隨即曹操忽然開口說道:“仲達,待曹性大軍進城后,你便降了吧。”

司馬懿臉色一變,嘴巴張了張,但最終卻沒有說出半句話來。

“若操所料不差,當年你之所以會把你師父的謀算盡數告知與我,全因你已知道操已對你那師父的來歷起了疑心,所以方才選擇先發制人,好讓操繼續重用你是不是?”曹操緩緩說道。

見曹操忽然提起這些往事,司馬懿倒是很坦然地回道:“主公,往昔之事又何必耿耿于懷?”

“說得好,你可知道當初操曾下決心,若他日有幸一統天下,第一位必殺之人便是你司馬仲達”在說這話的時候,曹操的身上竟然騰起一股濃烈的殺氣,仿佛司馬懿和他實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見曹操一而再再而三地和自己翻舊賬,司馬懿忽然隱約猜到了些什么,繼而很是意味深長地說道:“只怕主公如今已不想殺我了吧?”

“不是不想,而是已經沒有這樣的機會矣。”曹操緩緩回過頭來,嘴角之處竟然已經滿是不住溢出的血絲

“主公”司馬懿頓時大吃一驚,隨即便要上前攙扶身體開始有些搖搖欲墜的曹操。

曹操擺了擺手,滿是鮮血的嘴角竟然流露出一絲微笑:“無妨,操所服下的乃是一種出自南蠻的奇藥,縱使身死也不會有任何的痛苦。”

看著這位自己已經追隨了多年并且打算要在日后謀算對方的主公,司馬懿臉上也不禁閃過一絲黯然:“主公,你這又是何苦?”

眼見司馬懿竟然會為自己的不久人世而感到傷悲,曹操的笑容里似乎突然多出了一絲別樣的感情,隨即便已用盡最后的力氣緩緩說道:“待操隕后,仲達大可取下頭顱前去歸順,想必曹性定會欣然接納。”

“主公…..”司馬懿已經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好。

曹操的聲音已然開始有些遲緩:“仲達…..無論….如何…..不能讓……劉備……好過……”說完兩眼睜得猶如銅鈴般大小,但鼻中卻已再無任何氣息

緩緩伸出自己已在顫抖的右手,司馬懿慢慢地把曹操的眼睛合上,繼而便已無比堅定地自語道:“放心吧主公,他日我定會讓天下之主成為復姓司馬之人”

再度在廳中站直了身子,司馬懿卻沒有即刻動手取下曹操的頭顱出城投降,反而在一張空著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正如曹操生前所想的一樣,司馬懿從來就沒打算過要在任何一人的手底下終此一生,可以說他的志愿從來就不是一名位極人臣的忠心之人;但如今既然曹操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他自然要好好想想日后在劉備手底下到底要如何求存,然后再伺機實現自己的畢生宏愿。

不得不說司馬懿真的是一位相當聰明的人,在經過半個時辰的深思之后,他已然有了一套歸順到劉備手下后到底要如何開始發展自己的力量,最終慢慢取而代之的初步計劃。而就在此時,一陣十分響亮的腳步聲已然從府外傳來。

司馬懿抬頭往廳外一看,隨即便已被一位帶頭武將的兵器給弄得愣了一下:可以說饒是以他的閱歷,也從未見過形狀像叉,不,應該說簡直就是一把巨型叉子般的兵器。

雖然來將的兵器很是古怪,但司馬懿倒是沒有過于糾結這個問題,當下他便緩步朝著來將走去,口中同時準備說出歸降之言。

“哧”

利器入肉的聲音在廳中悄然響起,看著那柄已經沒入自己體內的叉形兵器,司馬懿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位一臉不快的武將,口中很是努力地想要說出些什么,但最終卻還是沒能說出半句地倒在了地上。但就在失去意識之前,司馬懿倒是聽到了在他這一生中最為有趣的一句話:“哎呀,都怪我太著急了,還沒問他的名字呢”

很是茫然地看了看頭頂上那白花花的天花板,曹性,不,應該說是秦帆,在這個時候卻忽然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我不是應該在三國時代嗎?怎么會在這?’很是疑惑地動了動自己的身子,身上不知何時被包扎上的布帶卻讓他感到一陣不適,隨即一把熟悉的驚叫聲便已在耳邊響起:“小帆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有些愕然地看著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的至親,秦帆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重新適應了自己眼下的身份,當下他便低低地朝著那人喊道:“媽…..”顯然他已經開始逐步響起了某些早已封塵在心中多年的記憶。

“小帆,你有沒有感覺到哪里不舒服,或者哪里還痛?”感覺到兒子的反應似乎有些遲鈍,秦母頓時一臉緊張地問道。

秦帆再次輕輕地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后才搖了搖頭說道:“媽,我想我應該沒事了吧。”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秦母頓時松出一口大氣,隨即便已板起臉教訓道:“我說小帆,你過馬路怎么就不看紅綠燈呢?差點沒把我和你爸還有你妹給嚇死”

“媽,當時是綠燈。”已經逐漸回憶起往事的秦帆一臉委屈地說道。

“現在的司機也真是不道德,幸虧他跑得快,要不然我非得讓他賠償不可”秦母調轉槍頭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

見家人如此關心自己,秦帆心中頓時涌起一股久違的溫暖,然后又向秦母問道:“媽,老爸和妹妹呢?”此時他已經幾乎想起了自己在穿越前所發生的大致往事。

“你妹聽說你被車撞了,剛才在醫院哭了好久呢。”秦母緩緩說道:“這不,我和你爸才把她給哄了過來,然后你爸現在送她回學校上課去了。”秦帆的妹妹還是初中生,自然不可能像已是大學生的秦帆那般輕松。

“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見家里人都因為自己的事情而難受,秦帆也突然感到一陣難過。

秦母很是溫和地說道:“傻孩子,說什么傻話呢,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母子兩人隨后又聊了一陣,眼見秦帆似乎真的沒有大礙,當下秦母便去找了醫生過來幫他檢查,確定沒事后才幫他辦理了出院手續。

從醫院里出來后,得知今天居然還是星期四的秦帆頓時和秦母告別了一聲,隨即便往就在附近的大學走去。

別看方才在醫院的時候表現得十分淡定,但秦帆此時心中卻有著無數的疑惑,畢竟在他的記憶里,可是清楚記得自己曾經去過另外一個世界,并且在那個世界里成為了名動天下的人物。

難道,這只是一場夢?

不可能,自己可是清楚記得自己已在那個時代成功助劉備統一了天下,然后似乎還順手征服了當時還未發展起來的世界。

記得就在天下一統后的第三年,自己還親自和結義大哥呂布一同率軍殺上某個盡是一些惡心之人的島國,最終還在那立下此國之人終生不準識字學習文化,并且只能終生成為‘特殊行業服務員’的規定。

然后自己的兒子在長大成人后似乎也是一名了不起的大將,然后便和云長翼德子龍的兒子們一同跟隨自己出發去征服世界。

再到最后,自己似乎和愛妻在一處隱秘山林中安居到老,最終在百歲的時候雙雙無疾而終。

但是如果說那時的經歷是真實的話,那現在的自己又算怎么一回事?

帶著無數的疑問,秦帆就這樣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大學,隨即便來到下午第一節課的教室里坐了下來。

同學還是那些同學,好友還是那些好友,老師還是那一位老師,但秦帆卻總覺得哪里不對。

正當秦帆還在胡思亂想之際,耳邊卻忽然傳來一聲高呼:“秦帆”

很是茫然地抬頭看去,秦帆只看到講課老師那滿臉的怒容,當下他便在周圍同學的低笑聲中急急地站了起來:“在”

見有學生在自己的課堂上發呆,老師顯然有些不滿:“秦帆,你可知道歷史上是哪一個封建制國家結束了群雄割據時代,并且最終統一了世界?”

“統一了世界?”秦帆的眼睛頓時睜得猶如銅鈴般大小:“老師,你該不會是喝高了吧?”

周圍的學生頓時哄堂大笑,任課老師早已是火冒三丈:“誰喝高了?秦帆,你是不是故意來這搗亂的?”

“冤枉啊老師,我還真不知道歷史上有哪一個朝代曾經統一過世界。”秦帆一臉的委屈。

見秦帆的神情不似作偽,老師臉上的怒容這才稍稍減去,隨即方才冷哼了一聲:“知不知道你小學是怎么念的,告訴你,是新漢朝”

“新漢朝?”驟然聽到這個自己絕對不會陌生的名字,秦帆先是一怔,繼而臉上便已流露出了一抹狂喜:“老師,你說的新漢朝,莫非是指劉備當皇帝的那個?”

“總算你還有些記性”老師的臉色也終于有了一絲緩和:“那你可知道,為什么劉備可以結束群雄割據的時代一統天下,并且最終還能征服世界?”

“為什么?”秦帆不由得愣了一下,倒不說他不會回答這個問題,而是不知道老師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就知道像你這種學習不用功的學生回答不上來。”見秦帆臉上再度出現疑惑之色,老師頓時帶有幾分得意地說道:“告訴你吧,就是因為劉備手底下有一位能人,全靠他,劉備才能成為開國皇帝,并且最終也是因為他,劉備手底下的大軍才會戰無不勝,最終得以征服世界”

“因為劉備手底下有一位能人?”嘴角忽然情不自禁地溢出一絲笑意,隨即秦帆卻依舊故作不知地向老師問道:“老師,你能告訴,那位能人到底是誰嗎?”

“連這個都不知道,看來你學期末的考核很難通過啊。”老師很是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即便對著全班同學說道:“來,大家一齊告訴他,那位成功助劉備征服世界,并且被后人尊稱為‘武將之神’的能人到底誰?”

秦帆臉上的笑意愈發濃厚,隨即教室里便已響起一片猶如雷鳴般的高呼聲:“銀河射手曹性”

全書完

上一章  |  三國之第一神射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三國之無賴兵王  帶著倉庫到大明  大妝  庶難為妾  妻悍  閨范  興家  
你可能喜歡看:  [都市]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極品全能學生  妙醫鴻途  神級巫醫在都市  都市超品醫圣  超級醫生在都市  
大家都在閱讀:  校花的貼身高手  龍血武帝  武煉巔峰  超級兵王  極品全能學生  重生之最強劍神  修羅武神  鳳回巢  妙醫鴻途  妖神記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