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誓不為庶>>誓不為庶目錄

番外之三:關于情敵們(元旦快樂!)

更新時間:2012-07-31  作者:公主小格  關鍵字: 古代言情 | 公主小格 | 誓不為庶 
大月國皇室一族為風姓。從多變的統治者地位可以看出來,他們之間的骨肉相殘,兄弟相輕,與其他國家相比,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換句話說,他們都是薄情之人,雖然未必薄義。

歷代皇帝那么多,也不必一一說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是與余錦遙有關系,姑且只說那三個風姓男子。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風靖首當其沖。自從他救下了關若璃后,他們的命運就糾纏不情,而關于他們之間的事情,無論悲喜,還有另外兩個人不可不提,那就是余錦遙身邊的漣漪,還有風靖身邊的白孽。

早期在山上習武,跟白孽等人是同門,幾個人情同手足,不分你我。而白孽之于風靖勝于兄弟,既是良師。亦是益友,總之,除了父母,他們是這個世界上關系最親近,最值得信賴的人。

所以,當風靖無奈下山回大月國的時候,當風靖遭遇了種種非難的時候,白孽立即出現在了風靖的身邊,默默地支持他,鼓舞他,竭盡所能。

“孽,你有沒有覺得,我這個計劃,有些瘋狂?”在風靖還是九王爺的時候,在他無奈娶了歐陽蕭蕭的時候,在他已經懷疑風宇哲并非自己的親生兒子的時候,他就這樣子說過。

“,只要你決定了的事情,只要做這個事情能夠讓你的心情好一些,那么,我就會無條件地支持你。”

可是,那么做,真的會讓風靖的心情變好嗎?其實風靖不知道,當他的頭腦里面都是仇恨的時候,他也麻木了。如果不是遇到了關若璃,生活偶爾會起來那點波瀾外,剩下的都是一潭死水。波瀾不驚。暗地里的準備,還有表面上風靖麟的逼迫,明明是兄弟,到是要斗得這么冷酷無情,也是一種無可奈何。

在風靖跟風靖麟的明爭暗斗中,白孽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不僅于此,甚至在風靖跟關若璃,也就是后來的余錦遙的感情中,白孽也充當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最初,白孽看到關若璃能夠讓沉浸在仇恨中的風靖得以恢復本來的性情,他是很高興的,因為白孽懷戀當初那個直爽的少年,看到了風靖變成了如今的模樣,他十分的失落,所以就積極地幫助將軍府那個不得志的小庶女,希望那個小庶女能夠給風靖帶來歡樂。

后來不知道怎么的,那個小庶女必須得嫁給風宇哲,也就是那個時候,名義上為九王風靖的兒子。

“風靖麟到底要怎么玩我!”只有風靖跟白孽兩個人在書房的時候,風靖的臉上才顯露出了那種氣惱的神色,雖然還不清楚自己對關若璃的感情。畢竟那個丫頭還很小,可是如今讓他眼睜睜地看著關若璃成為自己的兒媳,這應該是多大的一種諷刺?

一拳砸到了桌子上,風靖恨不得那就是風靖麟的臉。如果這事情不是風靖麟開口允諾還好,不過,風靖也沒有料到,歐陽蕭蕭會把這件事情在歐陽玄奇的婚事上提出來。什么沖喜,什么道士,風靖想不明白,“歐陽蕭蕭怎么會把目光投在了丫頭的身上?”

當局者有點迷吧,其實被迫成為沖喜“童養媳”的關若璃也不會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強烈的,當歐陽蕭蕭看到風靖的目光一直長時間地逗留在她的身上的時候,那種嫉妒心就開始發酵了。

愛一個人,一直得不到回應。即使歐陽蕭蕭已經有了王妃的位置,但是她知道,王妃的位置,包括兒子風宇哲,都不過是為了留住風靖在自己身邊的手段陰謀而已,畢竟心虛,所以當關若璃橫空出現,甚至還來不及對她做出什么威脅的時候,就剪除危害。

實則,還是歐陽蕭蕭的心虛啊。

“,小不忍則亂大謀。”白孽只說了這一句話,他也不知道,如今對那個關若璃的感情到底依舊只是喜愛而已,但是他也要冷靜地提醒風靖,他心中的目標還沒有實現。絕對不可以因為一個小庶女,而將一切都打亂了。牽一發而動全身,這個時候惹惱了風靖麟,絕對不是明智之舉。

所以,結果就是,風靖只好眼睜睜地看著關若璃嫁入王爺府,而他甚至還得代子迎親,當他抱著柔若無骨地關若璃的時候,當他看著關若璃冷冷地眼神的時候,他只能夠把所有的話都忍耐到了肚子里。

沒有人會知道,當關若璃在禮堂上,給長輩奉茶的時候,風靖是如何心思復雜地喝下了若璃敬上的那杯茶,他不可以讓自己的臉上流露什么特別的表情,因為風靖麟就落座在那,或許說,風靖麟跟歐陽蕭蕭都在看著自己,所以這個時候,風靖麟定然不可以表錯情。

而他看著若璃看向自己的眼神的時候,心還是狠狠地疼了一下,可是,卻連眉頭都不可以眨一下。當時,風靖在內心里面說。丫頭,對不起,丫頭,以后你定然會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可是,風靖也沒有料到,他那一次錯過了若璃,就要用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夠挽回若璃的心,甚至,他都沒有機會去挽回若璃的心,當然了。那是后來發生的事情了。

有的時候,人在十字路口的時候,稍微一猶豫,或許就會錯過了那命定的身影。其實,如果不是風靖跟余錦遙之間的因緣那么雜亂,他們中間有一萬個理由可以分道揚鑣,當然了,歐陽蕭蕭是其一,而白孽就是其二。

而無意間,到也促成了風宇哲跟關若璃的相識,如果不為此,或許風宇哲已經不會或在這個世界上了,這個命運多舛的孩子,這個連出生都是一個身不由己的陰謀的孩子,他不被親生母親歐陽蕭蕭在乎,因為他的父親并不是風靖。而同時,風靖麟的兒女成群,根本,也不可以去相認他,這么一個不應該存在的人。

就在爹不親,娘不愛,沒有存在意義的時候,風宇哲遇到了關若璃,這個比自己大了幾歲,但是卻輕易讀出了自己心事的女孩。喚她為姐姐,但是勝似親人。名義上是娘子,但是卻有一種比愛情跟玄妙的心心相惜在他們中間。如果,風宇哲再年長那么幾歲的話,或許他會成為風靖最強勁的對手。

不過,他對關若璃的感情,應該是游走于愛情之外,親情之間,更確切點說,那是一種深深的依戀,尤其是經歷了后來在錦繡山莊的事情后,那種生死相依的感覺,是別人不會懂得的。而后。變成了余錦忘,到底沒有忘記從前的一切,翠渺山上發生的一切,再次清晰地印在了風宇哲的腦海里,揮散不去。

所以,即使他已經知道了余錦遙的心屬是風靖后,還是會不怕死對著風靖說,如若你敢對她不好,等到他長大后,一定會把若璃姐姐搶回來。

這是一個還在成長中的情敵,風靖當然沒把他放在眼中,到不是因為年幼的緣故,主要是因為,風靖知道,在余錦遙的心里面,風宇哲只是弟弟而已,雖然這個弟弟比她的生命都重要。

還是回到風靖這里,兜兜轉轉,他能夠跟余錦遙最后得以在一起,期間的波折也是不少的。當初,白孽從那個島嶼上遇到了余錦遙,第一反應,就是想要殺了她。可惜,當時余錦遙不但有鳳吟寶劍在手,而且也有了身孕。白孽殺不死她,但是白孽更是無法對風靖的孩子下手。

但是同時,白孽也不想余錦遙再次回到風靖的身邊亂他的心,所以只能夠暫且將余錦遙安置在自己的府邸里面。其實,當時白孽的算盤是這么打算的:等到余錦遙生下孩子,他就會留下孩子,然后殺了余錦遙。

他對余錦遙的感情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因為白孽認為,余錦遙不會給風靖帶來幸福跟快樂,她只會給風靖帶來越來越多的麻煩,白孽更是不希望看到,風靖受到余錦遙牽絆越來越多。

風靖跟余錦遙在那間書房密道中意外相逢,兩個人憶起了往事,看著熟悉的情景,心事不禁斗轉千回。雖然白孽當時已經幫助自己的師妹嫁給了風靖,但是卻依舊無法走進風靖的心里面去。

一個人的心很小,只能容得下一個人,風靖的心已經不知不覺被余錦遙填得滿滿的了,所以任何人再也走不進去了。

包括白孽。

白孽一直沒有透露喜歡的女子,而且他的年紀也不小了,一直全心全力地對風靖,可是,除了師兄弟,除了親人外,竟然也別無其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白孽嫉妒余錦遙,當她還是關若璃的時候,就能夠輕易地攪動的心事,能夠輕易地把他帶回到最初的模樣,白孽卻不可以。

余錦遙可以讓風靖時而快樂,時而痛苦,表情情緒變化都很快,這也是白孽無法做到的。所以,當他看到了風靖懷中抱著余錦遙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對余錦遙又增加了的恨意。

他可以忍受風靖身邊有女人,多少個都沒有關系,只要風靖不愛就可以。所以,風靖身邊的女人,一定不可以是余錦遙!或許余錦遙跟風靖都對他們這段感情,有點遲鈍,但是白孽卻不然,他看得清清楚楚,到了后來,他也才感覺到了自己的真是意愿,就是上面那段話。

風靖的身邊可以有女人,可以有很多女人,只要他不愛就可以。

白孽知道,風靖愛余錦遙,以前就愛,現在更愛。

在余錦遙挺著肚子進入了王宮后,其實白孽比他那懵懂的小師妹更加恐慌,尤其是風靖夜夜地留戀在余錦遙的身邊,白孽就更加恐慌了。所以,他就聯合了小師妹,導演了那么一出很蹩腳很俗套的劇,很高興刺激到了余錦遙。因為白孽在打賭,這場賭約就是余錦遙對風靖的感情,結果令他很無奈,因為他竟然發現,余錦遙對風靖也是有著很深的感情,所以他才會在最后鋌而走險,決定殺了余錦遙。

卻不想到,卻被漣漪撞見,漣漪護主,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白孽刺向余錦遙的劍,而為了孩子,余錦遙只好逃命。

最后一次,那就是在翠渺山上的時候,他不惜跟白門的微鴯合作,雖然有中了翠渺山主的法術的嫌疑,但是,更多的還是他心里面對余錦遙的敵對。

那種敵對,跟當初歐陽蕭蕭對關若璃的敵對,如出一轍。

正是為了那件事,錦遙也對風靖不依不饒。

“你要怎么去面對你的小師妹?你師傅當初讓你照顧她,現在到底說來,她還是你的妻。”雖然知道了,那日的一幕是誤會而已,錦遙為此更加顧忌白孽的同時,卻也放心不下那個小師妹。

“我沒有碰過她,并且以后我也只能夠當她是妹妹。如果她愿意,可以繼續留在王宮里面,我會給她最好的生活,甚至最深的親情。”

一句話,就是風靖說,不愛那個小師妹,但是可以照顧她一輩子,畢竟兩個人已經有了婚事的名分。

錦遙咂舌,男人心里面都是怎么想的?難怪她在那個世界里面的男人都說,封建社會好,因為可以娶很多老婆。現在的風靖可以娶很多老婆,雖然他說只愛自己一個人,但是如果真的那么對小師妹的話,豈不是也害了人家。

“你的意思是,你要讓她在王宮里面終老?永遠得不到你的愛,但是還要每天看著你跟我的恩愛?”

“這樣子不成嗎?”風靖竟然挑眉回問道。

錦遙無語了。“你問過她的意思沒有?你又犯了老毛病,自以為是了。每個人的想法不同,你不可以搶奪別人的意志,或許你應該把你的想法說出來,然后給對方一個思考的空間,然后看看對方到底是怎么想的。”

“丫頭,你的意思是,我要回去跟師妹好好說說?”見到錦遙點頭后,風靖突然一把將錦遙拉進了懷中,說道,“你放心嗎?就不害怕我沒有辦法拒絕師妹,然后結果很糟糕?”

“有多糟糕?”錦遙瞇著眼睛,表情很淡然,可是卻是暴風雨欲來的前兆。

經過了翠渺山主的琉璃圣石事件后,風靖感覺到了錦遙的變化,但是這些都影響不了,他對錦遙的感情。

“我聽到了威脅的意味。”

“沒有,我這是在聽相公的真實想法呢。”錦遙笑得很誠懇,為了表達誠意,她還輕輕地揉捏了一下風靖的肩膀,如果不是人還在他的懷中,估計她會給風靖來一個全身按摩了。

“我說還不成嗎?”風靖的聲音有點沙啞,一時間也不知道是想要錦遙停手,還是繼續下去了。“那么,丫頭,你也要來嗎?”

錦遙想了半天,最后決定不去。而且,她還要親自去拜訪另外一個人。

現在的王宮已經是風宇哲的,所以風靖的師妹住在那里已經不合時宜。但是,現在錦遙又不想她來琉璃苑,每個人都是有私心的。你可以不去害人,但是,如果你做到什么事情都無私的話,那么,你應該也就距離被別人無私掉,不遠了。

“我相信你,。”

情人之間,雖然不能過完全的信任對方,但是偶爾也是要給對方一定的空間跟信任,這樣子,才能夠讓對方感覺到被尊重,同時也會在心里面,感覺到自己也是被在乎的。

“其實,丫頭啊,我還是比較介意你的桃花。”面對余錦遙的時候,風靖已經回到了最初那個少年的模樣,他的眼中不再是陰沉的殺戮,而是一種最清純的感情。

錦遙笑了,笑容傾國傾城。

就在風靖去王宮的后山,也是當初余錦遙逃生被微鴯救了的地方,去勸說他師妹的時候,錦遙率先去了風宇哲那里,而后,看到了歐陽蕭蕭在竭力給風宇哲說著,哪個女子好看,哪個女子身世好的時候,余錦遙有點幸災樂禍地看著哭笑不得的風宇哲。

見到余錦遙來了,風宇哲仿佛看到了救星,他隨即拉住了錦遙的手,對歐陽蕭蕭說道,“母后,我都有了妻子人選了,你就不要強迫我著急娶妻立后了。”

歐陽蕭蕭見到余錦遙后,臉色頓時很難看。

錦遙也感覺很尷尬,雖然整個世界都變化了,但是以前的歐陽蕭蕭依舊是九王妃,不管她現在是否還愛著風靖,但是她也無法跟余錦遙友好相處。

“她現在不是已經都嫁人了么?”歐陽蕭蕭沒有提及以前的事情,但是卻也態度很硬朗冰冷。

錦遙不怪她的反應,按理說,她已經夠給自己面子了。錦遙連忙拍掉了風宇哲的手,狀似無意地說道,“臭小子,亂說什么呢,還不趕緊聽你母后的安排,我只是路過這里,還有別的事情,你們母子就慢慢繼續商議吧。”

然后,不等那對母子有什么反應,錦遙已經轉身出了他們的宮殿。因為身份特殊的原因,錦遙得以在王宮里面暢通無阻,誰也不會攔著她。所以,她很快就看到了站在竹林中沉思的白孽。

想當初,就是這這片竹林中,白孽要殺了余錦遙,如今再度站在這里,場景倒是有點詭異。

見到余錦遙,白孽很防備地看著她,不過隨即,就冷笑道,“怎的,還是不放心,所以才偷偷趕來?”白孽以為余錦遙擔憂風靖去看師妹的事情,所以才會出言諷刺余錦遙。

錦遙笑得很怡然,因為她越來越肯定了心中的想法,那就是白孽為何對自己敵意那么大,真實理由定然不是以前他說得那么冠冕堂皇。不過在這個世界里面,錦遙還沒有遇見斷袖的男子呢,如今看來,這白孽應該是第一個人了,不過他心中的對象是自己的男人,這點認知又讓錦遙不爽起來。

“我是專門來找白大人的。”錦遙笑得很含蓄。

“為何找我?”白孽率先一愣,繼而那文質彬彬的五官浮現了一種警惕的神色,仿佛有危險靠近后,刺猬就會豎起滿身的刺,處于備戰狀態。

而余錦遙,正是他的敵人。

“只是聊聊天,別無他意,白大人不要這么緊張。”

很明顯嗎?白孽一愣,隨即想到了自己以前對余錦遙做過的事情,他暗想余錦遙絕對沒有閑著跟自己話家常那么簡單的。經過了翠渺山一事后,白孽也敏銳地感知到了余錦遙的變化,不對,或許說,這樣子陰晴不定,而又帶有極強的危險性的女子,才是真正的余錦遙吧。

“白某還有事,先告辭了。”現在為了她已經放棄了所有,白孽沉浸在一片灰暗的世界中,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余錦遙了。

可是錦遙可不想就這么放了白孽了,她輕移腳步,人就轉到了白孽的跟前,巧笑如花,對著白孽說道,“白大人,請留步。當初你下山是為了打天下,現在已經不需要天下了,那么,是否也是你回山的時候了?”

“你這是趕我走?”

錦遙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有些話點到為止,說破了反而不好。再說了,誰會把情敵放在身邊,如果白孽可以回去并且帶走那個師妹,這樣子錦遙就一次性解決了兩個問題了。

“余錦遙,你到底要這么樣?你已經把從一個英雄,變成了一個凡夫俗子,現在,你害怕他再度回到原來的刀光劍影中,或許為了你自己的私心,想要我離開了?”

面對白孽的譴責,錦遙倒是一點都不心虛。她反擊道,“凡夫俗子有什么不好?你以為,當初差點當了天下霸主的很高興嗎?這點上,你跟有著同樣的毛病,從來不問別人要什么,總是想當然地以為,自己所想的,對對方來說,也是最好的。其實,相比較于什么英雄,什么霸王,最難得的是平常的幸福。比如現在,可以妻合子貴,但是你呢?仍然煢煢孑身。”

錦遙毫不客氣地戳痛了白孽的痛楚,雖然現在有逼走白孽,過河拆橋的嫌疑,可是與私心上,錦遙不想白孽在這里,于風靖來說,錦遙也不希望風靖再度回到原來的生活中去。她是霸道,她是強勢,但是,面對自己的幸福,誰也不會輕易拱手讓人,幸福不是盲目的兔子,不會一個勁兒地朝木樁上撞,用句最簡單的話來說吧,就是愛拼才會贏。

“余錦遙,你——”

“白孽,每個人的幸福顏色不同,但是你要知道,你跟的幸福顏色,更不相同。”言下之意,喜歡女子,并且他現在已經有了妻子孩子,所以,你就不要再繼續浪費時間了。

看著白孽恨恨地背影,不是離開,卻是朝山上走去的時候,錦遙莞爾一笑,就跟了上去。

事情還是最好一下子都解決了為好。

到了山上,果然看到了哭啼啼的小師妹正抱著她的大師兄,額,也就是錦遙的相公,風靖。白孽走在前邊,先一愣,不過隨即幸災樂禍,抱著胳膊,等著看戲。他希望余錦遙會發飆,最好跟有打有鬧,這樣子,就可以讓討厭她了。

風靖見到余錦遙一來,隨即用力地推開了小師妹,然后有點尷尬地看了看錦遙,欲說還休,很想解釋,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么解釋,那個樣子,倒是難得的狼狽。

不等風靖開口,錦遙微笑著來到了風靖的身邊,然后輕車熟路地挽住了風靖的胳膊,溫和地笑著,竟然一點怒意都沒有。

滿臉淚痕的小師妹跟白孽都同時一愣,但是只有風靖知道,余錦遙此時的笑容,可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前兆,為此,他更加擔憂,只要蹩腳地解釋道,“丫頭,剛才是小師妹她——”

“畢竟你們認識那么久了,如今要遠行,當然會有點不舍了。”錦遙竟然冒出來了這么一句話。

“遠行?”三個人同時冒出了這么一句疑問。

錦遙繼續微笑著,語氣緩慢地說道,“正是。剛才我在山下,跟白大人說了許久的話,他說既然現在不為王,并且已經有了家室,他也沒有必要繼續呆在這大月國。還有你們的小師妹雖然嫁給了,但是如果對她無有情義了,那只有離開這里,當然了,還得書信一封,日后小師妹方可再嫁人。”

“余錦遙你!”白孽目瞪口呆,這個女人怎么可以信口雌黃呢?

小師妹聽了錦遙的話,直接忘記了眼淚,一下子愣住了,她難以置信地說道,“師兄,你不可以休了我,你不可以的!你為何一定要遣走我?我不介意你有余錦遙,真的,我不介意跟她共侍一夫!”

你妹的,你不介意我可介意啊!錦遙臉上有瞬間的轉變,不過她還是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然后和顏悅色道,“相公,我想你還有許多事情要跟白孽說吧,那你們就好好說說話,待會,他就要帶著小師妹離開這里了。”

白孽還欲說些什么,但是一想到跟余錦遙說那么多也于事無補,他打算好好跟聊聊。

看著白孽幾欲跟風靖說些什么的模樣,錦遙嘆口氣。一個男人,你應該搞得定了吧,如果這個男人你再搞不定的話,那么雖然你是自己的男人,但是也要鄙視你了。

轉過身,錦遙看到了一臉敵視的小師妹,她突然笑得和顏悅色,仿佛對方是自己失散多年的親姐妹一般。

這倒是令小師妹更迷惑了。

“小師妹啊——”

“我不是你的小師妹!”小師妹警惕地說道,她眼中警惕的顏色,倒是跟剛才白孽眼中的神色,如出一轍。

錦遙微微笑著說道,“可是我都忘記了你叫什么名字了,怎么辦?”

這一席話,倒是令小師妹黑了臉,如果她此時手中有一把劍,肯定會刺向余錦遙。可是她現在手中沒有劍,只要雙眼瞪著余錦遙,試圖傷害到她。

錦遙這個時候,竟然還會想到那句玩笑話,用眼神殺死你。思及此,她竟然真的笑出了聲音來,說道,“你其實也不必這樣子,雖然名譽上有點損毀,這點上我跟都對不起你,但是你要知道,的心思都在我這里,而我的心也在他的身上,并且不想跟別人分享相公,而你在這里繼續下去,也是浪費青春浪費生命浪費愛情而已,所以,離開是最明智的選擇。”

“如果我就不離開呢?”事到如此,只能夠撒潑,這也是一個女人最后的殺手锏了。

一哭二鬧三上吊?錦遙挑眉,難道從古到今,女人們的伎倆就這些了嗎?其實如果詳細想想,這些都沒有用的,達不到預期效果,并且還會遭受到別人的鄙夷的。思及此,錦遙到也不動聲色,因為眼前這個小師妹竟然是武學白目,所以也不怕她鬧聽起來,傷到自己。

“其實,如果你硬要留在這里也沒什么,反正琉璃苑你是進不去,而且白孽也要走了。如果你硬要留在這山上,倒是也沒有趕你走。不過呢,你想啊,這里到底是座孤山,雖然沒有什么野獸出沒,但是如果時間久了,不跟外人接觸,或許你會慢慢變成那種遠離塵囂的粗鄙之人,皮膚失去光澤,面目也迅速老化,如此一來,你這輩子別說是不會再看你第二眼,就是所有男人,也不會在看你一眼了。”

女為悅己者容,每個女子都會在乎自己的容貌,尤其是自己心上人眼中的自己。聽到這里,小師妹下意識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的光澤,已經大不如前,因為住在這里,衣食住行都要親手來,她已經為此吃了不少苦了。其實,如果風靖跟余錦遙不來的話,她也要堅持不下去了,畢竟以前是個養尊處優的主。

小師妹猛然緊緊地攥住了錦遙的手,戚戚地說道,“余錦遙,我不想再住這里了,你讓我去琉璃苑好不好?我知道,如果你點頭,師兄就會答應的,我發誓,不會影響師兄對你的感情的,我只是不想繼續住這里,也不想回山上。爹爹已經去世了,在這個世界上我就跟大師兄還有白孽師兄最親近了。”

一邊說著,一邊淚水漣漣。

想要用眼淚攻勢?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余錦遙深諳此道。她貌似很動容地扶住了小師妹一直顫抖的身子,然后深切地說道,“其實,不答應讓你來琉璃苑也是為了你好,你想,如果你就那么孤獨終老,該多凄涼?你不知道,對于一個女子來說,應該找到一個跟她相愛的人相守終老,那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然后一起看著夕陽西下,歲月幾何,多浪漫啊!”

小師妹被錦遙說得有點暈了,她隨口就說到,“可是,我很想跟師兄一起偕老啊!”

不開竅的小孩子!錦遙再次忍住脾氣,繼續和顏悅色地說道,“可是你大師兄已經有了可以一起白頭偕老的人了啊,小師妹,你想哦,三個人怎么會白頭偕老?三個人在一起,定然會吵架啦,如果其中兩個人吵架,那么剩下一個人要怎么辦呢?他定然會幫助其中一個人,那么,剩下的那一個,一定會更生氣,然后就這個架就會越吵越兇了呢!到時候,三個人就沒法子安靜的過日子,哪里還能偕老了啊!”

“那誰才能夠跟我一起白頭偕老啊?”小師妹被余錦遙說得一愣一愣的,現在的表情很奧傷。

“暮然回首,那人就會在燈火闌珊等著你的。”

最初愛他,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而后愛他,一直等待,暮然回首,希冀他出現在燈火闌珊處。不過,雖然說如此,但是愛情不是等待的結果,愛情不可以守株待兔,唯有認定了真愛,就要努力。

以前的關若璃一直隱忍退讓,她總是感覺虧欠了很多人的,所以才會忍受那些不公的待遇,但是,經歷了一些事情后,或許是余錦遙本心的覺醒,知道了不應該接受命運的對待,雖然也有的時候會認為,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但是,如果你命中有真命天子,但是又有諸多障礙橫亙在你們中間,你要怎么辦呢?

如果,你生來就是一個地位低微的庶女,不但沒有許多人身自由,甚至還有面對許多不公正的對待,甚至一些下人都能夠打壓你的時候,你難道要低著頭過一輩子嗎?

誰也不能夠選擇自己的出身,當初的關若璃是,后來的風宇哲也是。每個人雖然沒有改變自己出身的能力,但是,卻可以改變自己后天的生活的能力。,就是希望每個人不會因為自己的出身,而隨波逐流,無論是愛情,還是各種命運,都要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后記:《》的VIP章節告一段落,以后若增補章節,統統發在公眾。謝謝各位親的一路支持,小格謝謝你們。還是那句話,這個冬天有了你們,才會那么溫暖,才會一直堅持到現在,認認真真地完本,小格再次說句謝謝。

此外,小格還有個不情之請,因為前段時間忙論文的緣故,新書上傳時間推后,不過是打算參加PK,在榜單上面,可以讓更多的人看到小格的書。現在忙完了所有的事情開始放假了,就有更多的時間寫書,可是參加PK時間,估計會晚一些,現在剛寫好新書文案。咱打算在七號之前參加PK,除掉明天時間,因為明日有事情,小格決定四天寫好三萬字,速度第二,質量第一,所以,希望各位一直支持小格的親能夠給小格留張粉紅票,如果能夠上榜單,也就是前十五名,小格日更三章,一直到PK月結束。

恩,你們的支持,是小格最大的動力,而這個月假期開始,可以心無旁騖地寫文,新書是小格第四本書了,希望各位親可以繼續支持我。

小格愛你們,2010年馬上要結束了,小格祝愿大家,元旦快樂!.w.

本文地址:kxkxs/zuixinzhangjie/10144/index.html

對網站最大的支持。

非常感謝您的支持!

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⑤《》是一本優秀小說,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觀棋能提

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上一章  |  誓不為庶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衛嬌  錦宅  神醫靈泉:貴女棄妃  貴女反攻記  華姝  佳肴記  醫來夫貴  
你可能喜歡看:  [現代言情]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穿越八零之軍妻養成計劃  平安的重生日子  平淡的重生生活  剩女的夢幻莊園  珠光寶鑒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末世大回爐  重生之最強劍神  農園似錦  衛嬌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唐磚隨身山河圖重生梅香九重紫代婚
名門醫女重生小地主特種教師嫡女重生都市呆萌錄萬事如易
極品女仙名門閨殺惡鬼保鏢莽荒紀棄婦重生也瀟灑璞玉驚華
御寶天師神魔系統重生之溫婉生存游戲萌妻養成錦心
神控天下武動乾坤美女公寓全能修煉系統長姐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31231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