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臣浮>>臣浮目錄

流水浮燈洛清逸

更新時間:2010-11-22  作者:幻心鏡  關鍵字: 歷史時空 | 幻心鏡 | 臣浮 
歷史時空

此乃冰亂番外,里面會有最圓滿的結局。也會有夜浩然的戲份,夜浩然也是圓滿結局,不喜慎入。大家可以聽《流水浮燈》這首曲子來看這一章,會有特別的體會...

這是我們隱居在海棠苑的第五年,云離已經二十七歲,我只長云離兩歲,也已經二十九了。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當朝皇后楚念死了,是楚念,不是云離。

說不清道不明的事實,卻無人敢在云離面前提起,唯獨賀蘭瑞,不要死一般地大喊著當朝皇后死了。

那時云離正懷著孕,剛好六個月。

她挺著已經隆起老高的腹部,在海棠苑里散步,賀蘭瑞也快三十歲的人了,沒有沉穩,到是越來越急躁,他二話不說地就沖進來對云離說了這么件事,怎知懷孕中的云離能不能承受這樣的事?

我明顯地感覺到云離牽著我的手緊了緊,下一瞬她的嘴角就淡淡地勾起,然后對著我道冰亂。是楚念死了,不是我!”

是的,不是云離,只是楚念。

她表面雖然沒,但我,云離是那種有事都會承擔的人,這幾年她沒有多少改變,仍舊是如此行事做人,歲月沒在蒼海的臉上留下任何痕跡,他原本花白的長發經過我的精心調理,恢復了漆黑如墨的顏色。

到是云離。

她有些老了...

一雙靈動的大眼中有著一種安逸,她滿足于現狀,樂此不疲地重復著在海棠苑里的生活。

子遇主外,蒼海主內,這樣的搭配再適合不過,云離在沒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眼尾處有了一點魚尾紋。

紋路不深,用胭脂水粉還是蓋得住的,可云離偏偏是個不喜歡擦胭抹粉的,她吩咐大廚,整日給她做上一個豬蹄來吃,說要食療。

眼尾的細紋沒給云離平添一份憂愁,到是讓她整日更笑的合不攏嘴。

我問過她為老了,還在笑?

她說,最幸福的事,莫過于與你們一起變老。

我聽了,鼻子酸酸的。

沒想到。已經到了這樣的年紀,仍就會因為一句樸實的話而如此感動。

“云離?云離?你到是說句話啊?”賀蘭瑞追問著云離。

我沒去看賀蘭瑞,而是一直與云離對視著,先是垂下頭,片刻后又抬首,嘴角帶著笑,摸了摸的肚子,輕聲道賀蘭瑞,你的消息,我在兩天前就了。”說完話,她手上一用力,帶我往左邊的花園走去,留下愣神的賀蘭瑞。

賀蘭瑞今天外出,他應該是在外面看到了全國舉喪,一片素白之色,這才皇后已經崩了的事。然而云離在兩天前就了這些事...

難道她還在宮里有眼線不成?

帶著懷疑,我看了她一眼,卻見她的眼睛里突然綻放出一種前所未有過的光亮,我猜不到她在想些,但卻,她已經讀懂了我的心。

“冰亂。你多想了,不是我下的手。”她松開了我的手,獨自走在前面,我連忙跟,這時又聽她說道在娘胎里烙下的毛病,不是解了禁術就能恢復如初的,畢竟她做了二十七年的‘植物人’,調理的再好,身體各項機能都已經退化,能在我‘死后’,活了七年之久,到也不容易。”說罷,她長嘆一聲,“夜浩然也是下了不少心血的,只是無力回天而已。”

我沒想到,這些話云離說的如此輕松。

既然夜浩然楚念會死,那又為...

“你的,他們是同父同母,即便是她的身體可以承受從懷孕到生子這樣的過程,生下來的孩子,也不會好到哪去!”

她的聲音變得有些冰冷起來,我,那個老謀深算的云離又了。近親結婚生子,他們的孩子死亡和殘疾的概率都很高,那樣的孩子,又怎能做儲君?

云離停住腳步,然后看著我,一字一句道楚忘,這天下會是楚忘的。”隨后。她像是帶著勝利般的微笑一樣,拽起我的手走了。

我看著云離的肚子,那里孕育的不是蒼海的孩子,也不是劉子遇的,而是我的。

雖然我在其中耍了一些小手段,但除了我,蒼海也是百般的暗算,只不過最后的勝利者是我罷了,我們的孩子,是一個,脈象我早已診出來,只要慢慢的等待,再等待四個月,我就可以做父親了。

過的很快,在云離懷孕第七個月的時候,夜浩然重病,大赦天下,減免賦稅,為皇帝祈福。

在云離懷孕第八個月的時候,夜帝駕崩,傳位于南夜大都督,楚忘。

如云離所料,被她說中了。楚忘當了皇帝。

可楚忘卻沒去更改國號,而是繼續秉承‘夜’。

一個一統泰坦大陸的夜浩然死了,卻無人,這天下是云離用生命來拼搏出來的,然后再雙手奉上。

本以為夜浩然會退位,沒想到,他竟然病死了。

對于這些事,除了賀蘭瑞,海棠苑里的其他男人都很安穩,絕口不提有關夜浩然的一切,只是他們進云離書房的頻率似乎更高了一些。

而且時不時地連云離散步的時候。都要插一腳,把我遣到一邊,然后二人進行密談。

我不信云離沒有一點勢力保存于世。

我不信蒼海整日地在書房里看書畫畫練字,也不信莫玉整天泡在外面是因為喜歡聽花街柳巷的姑娘唱曲,不信景天雪有的沒的就會外出一趟,這一外出,少說也要一個月,不信君末緣與劉子遇成天混在一起是因為要談生意。

這海棠苑里唯有一個無所事事的賀蘭瑞,還有我這個陪著云離懷孕的準爹爹。

懷孕八個月的云離沒有一點的憂愁,反而整天笑瞇瞇的,食量也大的很,我勸她不要再吃,胎兒太大,生孩子時可是相當痛苦的。

她只是看了我半晌,然后斂去笑容,鄭重其事地點頭,然后繼續吃她的。

對于這樣的云離,我既無奈,又喜愛。

我喜愛她的一舉一動,她每一條敏感的神經,她那無所不在掌握中的自信。

這樣的云離是所有人所喜愛的,不僅僅是我吧?無不少字

如我所說,云離生孩子的過程十分痛苦,前后幾次暈厥,但仍舊是把我的大生了出來,做了父親的我一時說不出的激動,感動的落淚。

孩子很健康,而且長的很漂亮,容貌到是翹了他,一雙靈動的大眼仿佛會一般。

我想讓孩子的姓隨云離,但云離拒絕了,說她自幼就不姓誰名誰,夜云離的名字也只是前世的夜戰組織的頭目給她起的名字。況且我是孩子的爹,孩子的姓自然要隨我才好。

我想了半晌,這孩子的名字真是不好起,不能與他的長輩們有重復的字。

云離似乎看出了我的難處,隨后笑著牽著我的手道不如叫洛清逸吧。寓意品格不受世俗污染,閑適安樂。”

我抱著孩子,心里抑制不住的開心。“好,就叫洛清逸!”

由于生孩子的過程太過于痛苦,我們幾個男人商量起來,不想再讓云離懷孕生子,況且云離的身子雖然調養的很好,但畢竟不事宜折騰。而且海棠苑里還有六個男人,若要每個男人都有一個孩子,那云離豈不是要變成母豬了?

這個孩子就是我們大家的孩子,所以他有七個爹爹。

過的飛快,如今已經是承乾十年,九月初一。

云離涅槃重生的第十年,也是她來到海棠苑的第七年,我們的孩子已經會走路,會叫爹娘了。

當了娘的云離似乎變得懶散起來,教育孩子這些瑣碎的事都又我們七人包攬,根本不用云離插手。

孩子很聰明,很健康,容貌仍舊是像他,俊俏的像個女孩,可那性子到是像了我。

我們會齊心協力,來教育我們的未來。

剛好是九初一,滿樹的海棠花早已謝盡,現在樹上結滿了海棠果,從最開始的青澀,變成曼妙的紅潤,她喜歡吃從書上自然掉下來的海棠果,她說那樣的海棠果的味道是最為美妙的。

這天,她懶懶地靠在躺椅上,哼著一首我沒聽過的曲子,只覺得節奏歡快明了,仔細聽來,似乎聽到了‘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伴隨著云離打著節奏的手指,我覺得有些莫名其妙起來,以往云離再開心,也不會如此的。

從外面走進來兩名護院,看起來很似著急一般,“主子,外面闖進來一男子,攔不住,我們不是對手,要不要請賀蘭?”

云離哼著的曲子也終于停下,嘴角的笑容看起來有些僵硬,原本打著拍子的手指也僵持住不動。

我猜不到外面沖進來的男子是誰,真的猜不到。

這時云離一擺手,示意護院放那男子進來,不要再做阻攔。

云離變得有些慌亂起來,從躺椅上騰起身子,然后拽住我的肩膀問我,“你看我,老了沒有?老了沒有?”隨后便慌亂地整理著衣服,又縷著盤起的頭發。

她的慌亂是前所未有過的,我只能原原本本地回答她。“沒,你一點都沒老,和十年前一樣。”

是的,除了她已經當了母親,眼角有一些細微的魚尾紋外,她與從前一樣。

一樣的性情,一樣的容貌,一樣的狡詐,一樣的安逸。

慌亂之中,云離整理好了的衣著,隨后便抬腳往外快步走去。

卻在快步之中,停住了腳步。

我站在不遠處,看著那穿著一身白袍的中年男子,他的嘴角浮開一抹釋然的笑容,他們之間似乎放下了所有負擔,所有仇恨。

夕陽將二人的身影拉長,我垂頭微笑。

我想起了云離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她是那種會去掙,去搶,去奪的。

如果說云離的三十年人生,可以分為三份的話,第一份的十年為了傳承者楚念而活,第二份的十年為了忠于夜浩然的云離而活。第三份的十年,是為了等待而活。

她終究是那個運籌帷幄的,不管是在臺前,還是幕后。

我也終于明白,除了我和賀蘭瑞之外的五個男人成天在忙著。

這一切都是在為今天做準備吧?無不少字

他們站在夕陽下,沒有擁抱,沒有瑣碎的問候,沒有眼淚。

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對視良久。

海棠樹上的果子熟了,自然落下。

剛好落在我的手心,我沒洗,隨意地擦了擦,放在嘴邊咬了一口。

淡淡的酸意刺激著味蕾,我笑了笑,回頭看了眼身后。

不知何時,其他六名男人也地出現在了身后。

他們都在微笑,唯獨賀蘭瑞是在生氣。

好吧,我賀蘭瑞在氣,因為他與云離同房的機會又少了。

的十年,云離在給,也在給已經死去的‘夜浩然’,云離說過,只要他們還活著,就有機會。

夜浩然終于放下了一切肯來找她,他們之間,終于有了一個圓滿的結局。

海棠苑里應該辦一場盛大的婚禮了。

新娘是已經有了孩子的母親,新郎則是八個男人。

只是八個男人洞房,不知云離到底能不能承受的住?

番外完。

結文后的話:半年的寫作歷程,終于徹底完結了本書,這是一個圓滿的結局,也許會有人問,為會在番外里收了夜浩然,其實...其實鏡子最初的預定是寫悲劇的,云離死了。可是后來實在是不忍心,更不忍心各位同學傷心,所以在番外里寫了個皆大歡喜的結局。

他們的人生就是這樣,跌撞起伏,誰都不是無敵的,更不是萬能的,女主在欺騙算計別人的同時,別人也在如此對她。

他們的人生就是如此,活在算計與被算計之中。

寫到云離三十歲的時候,其實夜浩然已經三十七歲了,蒼海比夜浩然還要大上三歲,已經四十歲。

也許有讀者會對他們的年齡產生恐怖,覺得他們之間已經不再浪漫,已經過了談戀愛的年齡。

是的,他們之間不會再去談情說愛,剩下的只是一生陪伴。

可以牽著她的手一直到老,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我的《臣浮》終于完結了...

云離的人生還未完結,接下來的余生,就由讀者們去安排吧...!

最后,打,本人新文,《桃夫臨門》臣浮主頁的下面有連接,可以直接進去,歡迎大家收藏,謝謝大家一如既往的鏡子。

謝謝大家!

如有處置不當之處請來信告之,我們會第一時間處理,給您帶來不帶敬請見諒。

上一章  |  臣浮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重生三國之天朝威武  寒門崛起  淑香門第  巾幗嬌  大宋的智慧  市井貴女  晴兒的田園生活  
你可能喜歡看:  [游戲]  網游之奴役眾神  網游之倒行逆施  重生之最強劍神  王者榮耀之無敵逆天外掛  重生之賊行天下  網游之冰龍戰士  神級天賦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龍血武帝  神皇魔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超級兵王  武煉巔峰  錦宅  江南第一媳  修羅武神  網游之奴役眾神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6246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