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法相仙途>>法相仙途目錄

第一四一七章 命運與世界的長河(大結局)

更新時間:2011-10-31  作者:泛東流  關鍵字: 仙俠 | 奇幻修真 | 升級練功 | 法寶 | 丹藥 | 泛東流 | 法相仙途 
門后,是什么?

張凡在昂然直入門中的一剎那,不冊然而然地,想起了塵封數百年的前世光陰。

在那個現在回首望去,只覺得陌生無比的世界里,他曾聽聞過這么一個說法。世界,其實就是由一扇扇的門戶構成的,我們的一個個選擇,天上的一顆顆繁星,都是一道道門戶,通往別樣風光的世界。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從這扇門,走進去;從另一扇門,走出來。

永遠如此,循環往復,只有一個極小的可能,你打開的門戶通往了最后的終結之地,一切才會終結。

那是一種永恒安寧,不用再選擇不用再痛苦,不用再失落的世界。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縱使死亡亦無法掙脫。

那個世界,那種安寧,佛叫它凈土,道叫它仙界,西方是伊甸園……,諸如此類,說法無數,那道門戶,名之超脫,又稱彼岸…………

不知為什么,在張凡他踏入光圈門戶的一瞬間,這個說法就從記憶的最深處涌了出來了,于是心中通明。

“永恒的寧靜,超脫的彼岸之地,到底又是怎么一番模樣?”

張凡微笑著,整個人融入了光圈當中,他心里明白,會有什么人,在對面等待著他。

“轟隆隆~”

這是瀑布從九天上沖落,砸入湖中的巨響。

“嘩啦啦~”

這是長河拖擊在礁石上,濺出漫天晶瑩的聲音。

“刷刷刷~”

這是河中沙洲,分開激流,旋轉回蕩的響動。

“噗通噗通”

這是頑強的魚兒躍出水面,盡量跳到了高處,終究難免落下。

沒有源頭,沒有終點,只有這么一條長河在亙古奔涌,每一滴水珠,每一點光彩,甚至是每一條魚兒,都既尋常,又極不尋常。

在這長河的河畔一株干枯的老樹不倒,樹杈上筑著一烏巢樸素無華。卻給人以一種一看到就想躺下去,什么都不想直至于安眠的念頭。

老樹旁,烏巢下一個洗盡鉛華,衣著樸素從頭到腳看下去都平凡到了極點的男子,慵懶地靠著樹身坐著。

在他的面前,樹枝雜亂地堆積著,其上亂糟糟的火焰舔舐著銅鼎的底部。

一尊小小的青銅鼎,只有一尺見方,精致中帶著古樸莊嚴。

從這尊小鼎中,飄出漸濃的酒香。

平凡男子抽動了一下鼻子,滿意地點了點頭,抽去了柴火。

酒,已經溫了。

做完了這些平凡男人微笑著抬起頭來目視著身前不遠處”好像在等待著什么。

顯然老天不想讓這酒再涼下去,幾乎是在他抬頭的同時,一道光圈乍現從中踏出了一個鬢角染霜的男子。

一張凡!

“好酒!”

張凡抽動了一下鼻翼,目光在平凡男子老樹,烏巢上掃過了一眼后,吐出的卻是這么一句話來。

“那還等什么?”

平凡男子第一次開口,聽在耳中正如此前那聲呼喚般似曾相識。

“卻之不恭。”

張凡一笑,灑然上前,隔著小小的青銅鼎與平凡男子對坐。

不知何時,兩只酒勺出現在了平凡男子和張凡的身旁,觸手可及。

兩人都不覺得怪異,信手取過,也不言語,一人一勺地在青銅鼎中撈過,直接飲下。

在這個地方,時間完全沒有了意義,張凡也不知道這鼎酒兩人喝了多久。只知道當鼎中見底時,也正是兩人興盡際。

“這酒,我已經溫了三天了,等你來時,正可飲用。”

平凡男人微微笑著,伸手抹過,青銅鼎,木勺,乃至于飄蕩在虛空中的酒香,盡數成空。

“你來這里多久了?”張凡問道。

“三天!”得到這個答案,張凡豁然抬起頭來,驚異的目光,正對上平凡男子那包含著星辰般深邃的雙目,頓時如同悟透了什么似的。

整個世界,也在這一剎那轟然聲響,截然不同了起來。

那瀑布,依舊沖刷,卻可看到滾滾而下的悲壯:那長河,依舊奔涌,正可見得滔滔不絕畢竟東流去的無奈;

那沙洲,依舊分流,恍如那一道道選擇,將眾生引領到不同的方向:那水珠,依舊晶瑩,反射出道道異彩,可見眾生紛繁其中:那魚兒,依舊躍出,目光中分明是在好奇與渴望,到底只能在空中停留一瞬……

張凡不知何時站起,停留在河畔,靜靜無語。

“這是命運長河,諸天長河……“……”

張凡如是說,平凡男子,不,是初代妖皇,亦如是說。

初代妖皇踏前一步,并肩張凡,伸手一指一條頑強躍出水面的魚兒,道:“張凡,你看它如何?”

張凡默然半晌,緩緩出聲:“就像看著自己,看著這數百年間,身邊無數修仙者。”

“是啊!”

初代妖皇收回了手,悵然說道:“吾等修士,苦苦掙扎,萬年修煉,只為超脫,就好像那魚兒,躍出水面,到底重新落下,多看上一眼,都是虛妄。”

“只有你我,是不同的!”

初代妖皇話鋒一轉,竟是帶出了幾分欣喜,寂寞后得遇舊友的開懷。

“你為何要我做了那么多的準備,我們,認識嗎?”

張凡神色不動,淡淡地問道,目光不曾離開,世界長河的河面,好像要在那里尋找到那個熟悉的世界,熟悉的人兒。

“我沒責為你做什么。”

“只是一個機會罷了。”

初代妖皇搖了搖頭,接著道:“機會就在那里,就看你能不能把握。

“成,是你的本事;敗,是你的命運。”

“與我何干!”

“不過是三日寂寞,再等一輪罷了。”

“我是不可能直接幫你的,我身上有大因果,有那方世界天道之大嫉恨我幫你,就是害你。”

張凡默然半晌,點了點頭,又道:“為什么?”

“為什么要這么做?”數百年的疑惑,那一尊尊的青銅鼎,勾連兩個世界的氣運沉積下來,到頭來只有一句:“為什么?”

“因為我欠你的。”

初代妖皇大笑,雙手伸出,好像在擁抱著命運與世界的長河:“我之一生,戰天勝地不曾欠過別人因果,唯獨在你我欠你大因果,給你機會,留下機緣,還你大超脫。”

“我們兩清了。”

初代妖皇笑著,不像是統御天下的無上強者,笑容中竟是有一種干凈與真摯。

“你欠我?”

張凡疑惑地反問,初代妖皇的時代,與他相差太過久遠,兩人壓根就不可能有什么交集才是。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叫張凡的人。在責董市場上夠得了一塊破銅片。似是銅鐘殘片………

“銅片上有一點不滅元靈,連元靈自己也不知道,它到底是鐘。還是其他的什么?”

“張凡與那銅片”一同被卷入了命運與世界長河的一條支流,在那條通道中”一起漂浮了無數的歲月……”

隨著初代妖皇的敘述,張凡那塵封的記憶,一點一點地掀起。

“在那條通道中,張凡有著完整的人類神魂,對其中的魔物來說,就是最好的食物。”

“無論是元靈還是張凡,都沒有一戰之力,一起逃,逃,逃……”

“所有的魔物,都被張凡神魂所吸引”元靈得以輕易地,從偶然出現的一個出口中,脫離了岔道,來到了一個剛剛開辟的世界。”

初代妖皇說到這里,張凡就徹底明白,記憶倒退回了數百年前。那個時候。在法相宗山腳下,張遠圖的孫兒”張凡出世。

當時,有異象紛呈,一直到了許多年后。張凡還記得那從通道口中追出的怪鳥兇惡,長流涎水。

“原來……,…竟是這樣。”

張凡恍然大悟,在那條通道中,他吸引了所有的魔物,給最脆弱的元靈一個轉生的機會。

于是數十萬年后,他也得回了一個超脫的機緣,確實是大因果與大回報。

想明白了之后。張凡同時感慨,在那條通道中,元靈只是先走了一瞬,到頭來,卻是百萬年光陰的差別。

幾十萬年,他們兩人,才在這命運與世界的長河畔再見。

“我在那個世界,等候了數十萬年,一直等不到你的出現,雖然知道你終將出現,讓我還你大因果,可惜我已經等不及了。”

初代妖皇笑了笑,好像陷入了回憶當中一般:“我的實力,已經到了天地承載的極限,即便是天道破碎,再無物能限制于我,但我的存在本身。就會讓那方世界崩潰。”

“于是我只能提早三天,來了這里,溫酒等候。”

“三天,卻是數十萬年!”

張凡悵然一嘆,不知是何等的滋味。

“張凡,你還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嗎?”

“從你離開那個世界的時候開始,你就不屬于那里了。”

“你看這偌大的長河,有哪一顆水珠”再能承載于你?”

初代妖皇的話讓張凡沉吟著,半晌搖頭:“我不想生活在水珠中,也不想成為那條魚兒,只是有些事情,要做:有些人,要接!”

“好,我再助你一次!”

初代妖皇信手在命運與世界的長河中撈了一下,一滴水珠晶瑩地飄到了張凡的面前。

“這,就是我在其中掙扎了數百年的世界啊!”

張凡長嘆著,一指點出,正中水珠。

霎時間,他的聲音傳入了神通樹下淚流滿臉的惜若耳中:初鳳脫得囹圄,圣皇擺脫了枷鎖,靈仙界墜落人間…………

他的愿望,他的大愿,在面對一滴水珠的時候,是如此的輕易。

“吾若成大道。愿凡有靈智眾生,皆自在生活,憑心行事,無有干擾,不為強力所屈!”

“吾若成大道,愿天下慕仙道者,不受先天稟賦限制,不為后天際遇埋沒。但凡心向大道,就能求索仙路。”

“吾若成大道。愿萬家燈火,自在長明“”,“吾若成大的……,……

,“,““愿人人如龍,頓悟仙神!”

“……,愿弭平仙凡溝壑,化人間為樂土!”

“我要……重樹仙道!”

昔日大宏愿,依舊在張凡的腦海中回響,于是一聲嘆息:“就這樣吧!”

點在水珠上的指尖一點光亮閃過,三界靈氣潰散九成,一切生靈,生來凡胎,沒有誰再天生高貴強大,唯有悟徹道法,感悟本心。才能以有限的靈氣,成就無限的仙道。

一點亮光閃過,天下靈根盡去,修道之人,再無三六九等。

一點亮光閃過,無數大道的種子,散于億萬生靈身上,一朝頓悟,不管其他如何,都有可能成就仙佛。

“仙道,重樹!”

水珠中劇烈地顫動著,那今天道破碎后畸形發展的修仙界就此成為過去,弱肉強食,但求利益的行事,再沒有了意義。

只有心的感悟。行的實踐。善之功德”惡之天罰,才是全新的仙路。

“俱往矣!”

張凡緩緩收回了手指,水珠重新跌落了命運與世界的長河當中。為一個浪頭吞噬,不知將奔涌何方。

那一刻過后,人間界中,惜若等人突然消失,再不曾出現,只有張凡的一個弟子,傳承道統。

與道統相比,那重新立下的仙道秩序,才是張凡留在那個世界。最深刻的痕跡。

命運與世界長河之畔,初代妖皇看了張凡的動作,笑著道:“很有趣呢。”

“張凡,不如你我合力。送一個機緣出去,看看無數年后,會不會再來上一個同伴,免得寂寞。”

“大善!”

張凡撫掌大笑。

初代妖皇手掌一翻,一片璀璨的金色羽毛出現在他的掌中,信手一抹,凝面成玉。

“到你了。”

玉羽入手,張凡沉吟了一下,回想起在那通道中體驗感悟到時空力量,還有那三日數十萬年的落差感覺,最終一掌按出,將其盡數烙印到了其上。

霎時間,光輝暴漲,最終收斂,靜靜地躺在張凡掌心的成了一塊玄色玉佩。看上去樸實無華,沒有初代妖皇羽毛的霸道,也沒有張凡時空感悟的神秘,平凡如頑石。

“去吧!”

張凡信手一拋,道:“看你穿棱諸天,能給我們帶來怎樣的同伴。”

玄色玉佩從他的手中飛出,徑直投向了命運與世界的長河中去。

同一時間,他的身后,有一道道光圈亮起,那是他的親人。

初代妖皇的身后,一群火鴉忽然從遠處飛了,口中銜著樹枝。繼續搭建烏巢。

不知為什么,張凡看著那些火鴉,總是覺得眼熟。

很快,他就將一切都放下了,繁華盡去。疲倦盡去,剩下的就是永恒的安寧與團聚。

“噗通!”

玄色玉佩無聲無息地沒入了命運與世界長河當中,隨波逐流,漸至不見。

它的過去就在眼前,它的未來,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全書完)!!讀小說有速度,更安全!

其他書友正在讀

新書日點擊榜

上一章  |  法相仙途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傲世丹神  修真世界  法相仙途  安眠  廢材小姐傾天下  仙獄  仙府道途  
你可能喜歡看:  [靈異]  地獄電影院  解靈人  東北靈異檔案  風水師之江湖路  死活人  馭房有術  偵情檔案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妖神記  凌天戰尊  瓜田李夏  武煉巔峰  農繡  超級兵王  武神天下  百煉飛升錄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重生小地主特種教師萌妻養成極品女仙錦心
都市呆萌錄名門閨殺隨身山河圖生存游戲惡鬼保鏢名門醫女
神控天下萬事如易重生之溫婉九重紫唐磚莽荒紀
代婚璞玉驚華神魔系統武動乾坤棄婦重生也瀟灑御寶天師
重生梅香美女公寓嫡女重生全能修煉系統長姐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1]
當前查詢耗時:0.218421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