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重生之法神傳說>>重生之法神傳說目錄

第四百一十四章 南柯一夢(完結)

更新時間:2012-02-01  作者:抽根煙點寂寞  關鍵字: 游戲 | 游戲生涯 | 抽根煙點寂寞 | 重生之法神傳說 
第四百一十四章南柯一夢(完結)

重生之法神傳說第四百一十四章南柯一夢(完結)

第四百一十四章南柯一夢(完結)

隨著‘嘩啦’一聲,籠罩整座圣山的禁咒——永恒的光明,就如同一個突然被鐵錘狠狠砸碎的白激蛋一般,徹底消失變成了一塊塊如同白玉一般的碎塊,紛紛落入圣山下面,接著化作最純粹的光明元素,消散于天地之間。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沒有了神靈的阻撓,沒有了禁咒保護,教皇看著如同山洪一般,鋪天蓋地傾瀉下來的血焰,最終長嘆一聲,并未做出任何的反抗,就被血焰吞沒,消失不見……

圣山上凄厲的慘叫聲不斷傳出,偶爾有幾個仗著實力,沖出了怒焰,但也被那滾滾如膿血的烈焰反撲而上,拉入了火海之中!

整個圣山恍惚間,好似變成了幽冥地獄一般。

好不凄慘,好不恐怖!

太易穩穩坐在戰車上,冷漠的注視著下面,親眼看著萬丈高的圣山,一寸一寸,一丈一丈的被焚毀成灰燼,緩緩的卻又極快的以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往下塌陷著……

他并沒有擔心龍穆兩個那邊,畢竟太易心底很清楚,一個上位神,可不是那些降臨的神靈能匹敵的,即便他們的神力要比自己高出很多,即便他們的數量不少,可也沒有一點獲勝的機會。

看著幾乎憑空被扒了數千丈高的圣山,恍惚間,太易感覺,似乎隨著這座處于神賜最中心,就像是神賜的軸心一般存在圣山,似乎每塌陷一寸,他便會感覺這個世界似乎就會跟著‘變淡’一分,他的靈魂深處也會莫名的顫抖一下,好像這世間的一切,都會離他而去一般。

很難受,很痛苦……

太易眉頭微微皺,不明白這是為何,冥冥中似乎抓住了什么,隱隱的也仿佛明白了什么?可當他想要仔細的看清,仔細的讀懂被他抓住的那一點時,卻又怎么都看不清,讀不懂……

靈魂深處,似乎有一個聲音在提醒,千萬不要焚毀圣山,否則會出現無法挽回的后果,甚至……甚至他會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

愛情、友情、兄弟、朋友、力量、權勢、地位……

這一切,都仿佛會隨著圣山被毀,離他而去!

猛的,太易似乎明悟了什么,臉色刷的變的慘白,變的如同一張白紙一般,雙眼中也顯露出無盡的,深深的,濃烈到極點的恐慌。

太易感到了恐慌,并不是對某個可怕人物的恐慌,而是畏懼那種失去一切的感覺,畏懼他一直以來不敢去想,不敢去證實的一個事實。太易害怕了,也退縮了,心神一動,停止了對圣山的焚燒,那滾滾如滔天般的烈焰,猶如長鯨吸水,江河倒流一般,開始了收縮,慢慢的縮回了天空。

只是不知為何,就在血焰要完全縮回太易的手中時,太易的心神微微一動,好似放棄了什么一般,雙手一抖,遮天蔽日的血焰,再次奔涌而下,重新覆蓋了黑漆漆的圣山,繼續開始了燃燒,一寸寸,一丈丈的焚毀……

“唉……”

看著一點點塌陷的圣山,太易長長嘆了一聲,心靈突然之間變的異常平靜。他雙手托著下巴,蜷縮起身子,如同一個正在傾聽爺爺講故事的小孩兒一般,認真的,仔細的看著圣山,看著那個他不想承認、也不希望出現的事實,慢慢一層層的揭開面紗……

三個小時候,圣山終于徹底的從神賜大陸上消失了!

太易感覺嘴里變的很干,他使勁的抿了抿嘴,一只手微微伸出,隨即又收回,接著又伸出……如此重復十幾次后,太易好似終于下了什么決心一般,慢慢把那只僵硬的手伸出,心念一動。

鋪蓋方圓不知多少里的血焰,如同潮水一般的收縮,被太易吸入了體內……

血焰退去,一個巨大的,如同鏡子一般,潔白光滑的平面出現在太易眼前。而事實上,那也的確是一面鏡子,因為太易透過這面如水的鏡面,隱約中看到了鏡子里面似乎有一張靜止的畫面……

穿過了那薄薄的一層鏡面,鏡子上熟悉又陌生的一幕,讓太易眼前突然一黑,呆立在了那里,茫然的長大了嘴,喉嚨里發出了沒有任何意識,含糊不清的聲音。

太易身上好似沒有了絲毫的元素流動,沒有風,可他的長發卻猶如活物般的憑空舞動起來。他的眼睛頃刻間變的空似乎世間再無一物可融入他的雙眼,又好似看破紅塵中的一切一般,蒼老而又憂傷……

無聲無息的,忽然間,大顆大顆滾燙的淚珠從太易的眼中滴落,他整個人也忽然不由自主的哆嗦起來,不住的哆嗦著。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一個聲音突然在太易耳邊響起,太易緩緩頭,雙目無神的看著眼前的可人兒。

提著劍趕來的蘇妃見太易如此,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她只是感覺太易此時,就好像一個剛剛家破人亡后,變的異常無助的小男孩一般。莫名的,蘇妃眼睛也一酸,跟著就掉起了淚珠,她伸手一把摟過了太易,把太易緊緊抱在懷里,如同哄小孩一樣,邊掉淚邊說道:逸怎么了?告訴我,怎么了?怎么哭了?你不是把圣山毀了,應該高興才是,怎么就哭了?”蘇妃實在想不通太易哭的理由。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會是這樣……”

太易好似未曾聽到蘇妃的話兒,只是喃喃地問著什么,眼中的淚水仍舊如同決堤的大壩,不斷流淌著,浸濕了太易整張面孔。

輕輕推開抱著自己的蘇妃,太易起身,晃悠悠的從戰車上飄落而下。站在地上后,他身形又猛的晃了晃,摔倒在地上,接著又艱難無比的爬起來,使勁推開了要攙扶他的蘇妃,就像一個剛學走路的娃娃一樣,一步一晃的向那面鏡子走去……

靜靜的趴在鏡子上,太易傻笑著看著鏡中的畫面。

畫面中,一座小城聳立在那里城內擁擠著無數的人,這些人的面孔,或是興奮,或是激動,或是貪婪的仰頭看著天空,就好像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寶藏,引出了他們藏在內心最深層的玉望一般。

順著這些人們的目光看向天空。

天空并沒有什么寶藏,只有一個人,是一個身著白色的法師袍,帶著一張銀白色面具的法師。

很熟悉的一個人,興許整個神賜大陸不管什么人見到了,都能認出這個人是誰,知道這個男人有多么可怕!有多么強大!有多少人為之瘋狂!有多少人又奉之為一尊永不隕落的神!

而在這個‘神’的旁邊,就離這個神不到十厘米的距離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橢圓形光球。如果玩過魔晶大炮的玩家,在見到這顆光球后,定能一眼認出這顆光球的出處。

是的,沒錯,這顆光球便是從魔晶大炮里噴射出來的,而它的目標,很顯然就是他們心中永不隕落的‘神’!

也許別人認出了里面的人,可卻不知道這是在哪里發生的事情?誰膽子這么大,竟然敢炮轟這個人?

這是太易卻很熟悉這一幕,也知道是在什么時候發生的。

他很熟悉,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原來,這一切皆是夢幻泡影……皆為虛幻!”

不知道過了多久后,太易好似想開了什么一般,自嘲的笑了一聲。他伸出手,輕輕撫摸在蘇妃的臉頰上,柔聲道: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這里的一根草,一顆木頭,一塊石頭,一座山,一條河,一片海……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就連你也是假的……”

“你在說什么?什么什么是假的?”蘇妃很著急,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

只是在她的聲音剛剛落下后,一瞬間,整個世界的一切的一切,江河湖海,山石水木,包裹所有的人……

所有的都變的靜止,甚至就連時間都似乎靜止下來!

整個世界,唯一能動的,就剩下了太易,而他卻好像對這一巨大的變化,早有準備,并沒有露出任何的驚詫,只是仍舊靜靜的坐在那里,看著這所有一切的變化,整個人渾身上下散發著陣陣孤寂、落寞、悲哀的情緒。

“唉……”

忽然,一個長長的嘆息聲傳入了太易耳中,不對,這一聲嘆息,好似穿透了太易的身體,直接傳達在了他的靈魂深處。

太易仍舊靜靜的坐在那里,并沒有因為這一聲的出現,有所表示。

這一聲過后,忽然間整個靜止的世界,突然以太易為中心,開始一點點,一點點的塌陷,隨著時間推移,塌陷的速度越來越快,塌陷的面積越來越廣……

只在片刻之間,整個世界徹底的塌陷,太易也跟著出現在了一個神秘的地方。

四周都是白色的霧氣,極度濃密的霧氣,太易的視線無法看到三米外的東西。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四周都是一片的虛無。

在這里,充滿了一種安寧靜謐的氣息,一股讓人懶洋洋的溫和氣息包裹了太易的全身,似乎這股氣息在不斷安撫、平息、驅散著太易的悲傷、落寞、孤獨……希望太易能開心起來。

只是太易仍舊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為所動。

“孩子,是我錯了么?為什么你會這樣?你在恨我嗎?我的孩子……”

一個輕柔、溫暖到極點的聲音,突然出現在這一片虛無中,緊接著,一片蠕動的如同青煙一般的光球,輕輕的飄到了太易身邊,包裹了太易。

恍惚中,太易感覺一陣柔和的暖意溫柔的摟抱住了他,漸漸的,太易心底生出一種,那種他還沒有出生的時候,還在母親腹中的味道,很溫暖,很溫馨,很安全……

這種微妙的感覺,讓太易也不由得失神,又漸漸的近乎上癮一般的瘋狂喜歡上了這種感覺。而他隱藏在他體內,似乎已經沉睡不知多少年,那種先天就帶來的血脈,似乎也在這一刻覺醒了,徹底沸騰起來。

太易再次哭了,感受著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他明白了什么。像是一個受了極大的委屈的孩子一般,縮著身體‘嗚嗚’的哭了起來。

“我的孩子,讓你受委屈了……”

一只晶瑩剔透,如同白玉一般的手突然憑空出現,帶著一股濃濃的,說不出的思念,說不出的寵溺,輕輕的、溫柔的撫摸在了太易的臉頰上。

太易慢慢的抬起頭,看向了面前的人。

很美,美到了極致,太易見過無數的美女,像蘇妃、元紫蓉、冰月、伊尼雅……可他從未想過,女人還可以這么完美,完美到已經用無法用任何的贊美之詞來形容……

只是這樣女人出現在太易面前,太易心底卻沒有生出一點男女之間的情愫,更多的卻是一種絕非男女之間的那種愛慕、依戀。太易無法形容那是種什么‘愛’,他只是發自靈魂深處的想親近眼前這個女人。

女人慈祥、溫柔的看著太易,好像把太易當做是了一個未滿月的寶寶一般。

“媽……媽媽……”

太易情不自禁的張口,吐出了一個宇宙輪回,傳承了不知多少年的稱呼。

下一刻,女人笑了,如同開一般,整個虛無的時間好像突然間光彩無限,接著女人又哭了,那一顆顆晶瑩的就像珍珠一般的淚珠,劃過臉頰,掉落而下。下意識的,太易伸出手,把那些掉落的淚珠,一顆顆的接住。

看到太易接住了自己的淚珠,女人沒有再說什么,手中突然拿出了一顆巨大的晶石,太易看的清楚,那正是世界之樹伊尼雅的神格。

還未等太易問什么,女人就拿著世界之樹神格,輕輕的按在了太易的身上。

下一刻,太易感覺周圍涌蕩了無窮的元素,里面包含了連帶黑暗、光明,所有已知的元素。這一片,如同汪洋一般的各系元素,‘呼嚕’的一聲,竟然在瞬間就竄入了他的體內。

讓太易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他感覺自己的靈魂正在飛速的升華,體內蘊藏的力量也飛速發生了質的變化,突破了傳奇、半神、下位神、中位神……甚至突破了高位神,達到了一個太易根本不了解的階位,太易相信,盡管他的神力值不高,約摸就在一萬左右,可他的神力從質上,絕對超過了那傳說中的上位神光明神王。更加奇妙的是,太易察覺,只要他想的話,他可以在瞬間分化出億萬的化身,而不是只有原來的一百尊……

“這是?”

太易雖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可他腦中還是有無數的疑問,想要問問眼前的女人,也就是他那神秘的‘母親’。

“我的孩子,我已經把私自帶下天界的神力,全都傳給了你,融合了世界之樹的神格,融合了所有系的元素,你的神位已經提升到了‘至尊’……不要多問,想知道一切的話,就來天界尋找我和你父親吧……我的孩子,母親和父親在天界等著你……”

慢慢的,女人說完話后,便如同煙霧一般,消散在了周圍,徹底消失不見。

太易想伸手抓住什么,卻抓了一個空,只得愣愣的坐在那里發呆。

“少帥!”

突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太易耳邊響起,太易微微一愣,隨即狂喜的回頭看去,果然見泰怒以及那一眼望不到頭的八十多萬生化戰士,正站在他身后。太易伸出手,無意識的比劃了幾下,又喃喃道:“你們,你們不是虛幻的嗎?怎么?”

泰怒認真的說:“剛剛我得到了一段元帥從天界傳下來的話,知道了所有的事。。。元帥夫人,也就少帥您的母親,她和元帥還有無數兄弟當年被那神秘的光籠罩后,便直接出現在了天界,然后……”

聽完,泰怒的話,太易終于明白了一切。

那件‘神器’,是他那神秘又強大的父親,私自從天界傳下來的。不過那面具的能力,作用并非是那么簡單。他那更加神秘的母親,在進入天界后,竟然擁有了掌控時間、空間的能力。那面具便是她耗費神力,制造出來的,里面隱藏了一個巨大空間,以及一個巨大的幻陣。

在末日降臨后,他父親,也就是泰怒和底下近百萬未曾進入這個世界的手下,在被強行帶入這個世界后,瞬間就被這件‘神器’吸了進去,陷入了這個幻陣中。而太易被魔晶大炮轟炸臨死的前一刻,也被吸入了這個空間中,陷入了幻陣,以為自己重生了……

環境中的一切遭遇,只不過是他父親想磨練他一番,更想讓他重新看一下原來的那個世界,了解一些關于太易他自己的身世,進而接受他的身世,進一步慢慢接受他那神秘的父親和母親的存在罷了!

“呵呵,原來如此……是啊,我說怎么會重生呢!畢竟,再強大的力量,也無法打破時間和空間的障礙,讓時間倒流啊!時間,那可是整個宇宙最根本的存在,我的母親即便能控制時間,也只是能讓某一塊空間的時間靜止或者放慢流速罷了……我早該想到的……唉,原來幾十年來一切的種種,皆不過是南柯一夢……”

太易苦笑著搖搖頭,暗嘆一聲。

“少帥,這是元帥為我們好。少帥……”泰怒不知道該說什么,他感覺實活生生的生活了幾十年,一瞬間竟然有人告訴他,這只不過是一場夢?那感覺實在有些古怪。更別說,像太易這樣以為自己是重生,死死獨自保守了一個秘密幾十年的人了。

那種挫敗感,的確是很讓人難受!

“呵呵,夢就夢吧,至少我從夢中知道了很多事,雖然一瞬間失去了很多,卻也讓我知道,還有一些能夠挽回的東西,正在外面等著我。”

緩緩的從地上飄起,太易一頭長發無風自舞,所有元素融合吞噬形成了一種淡金色的神力。太易感覺自己的力量,比原來強大了不知多少,對自身的神力控制,更加的微妙、敏感了,太易甚至有種感覺,他隨意的一個念頭,就能調動無窮的元素,無限的,輕松的,釋放出無數任何系的可怕禁咒。

“法神!這才是真正的法神啊!”

太易長長的感嘆一聲,感受著自己這突然得到的可怕力量。

“你們先在此空間里,呆上數日,我先出去做些事。至于食物……嘿,百萬個上位神,他媽的一百年也餓不死。”

接受了一切的事情,太易本還想怎么解決泰怒他們的食宿問題,誰曾想,掃了一眼后,竟然發現,泰怒以及他身后近百萬的大軍,居然一個個都是上位神了。太易被這一壯觀景象,震的發呆片刻,隨后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他現在,對他那位神秘父親,已經是徹底佩服的無與倫比了!

撇開腦中的雜念,心念一動,太易從面前的一個空間裂縫中穿了過去。

“擊中了,擊中了。神器啊,他媽的這下是我的了。”

一個五階法師站在城墻上,死死盯著天空中被魔晶炮擊中的太易,心中終于是松了一口氣。耗費了無數資源,甚至賠進了一座城市,總算是把這個家伙輪白了。

看到魔晶炮擊中了太易,底下所有的成員,都瘋狂的歡呼起來,接著眼巴巴的盯著天空,等待那件神器從天空中掉落下來。

只是接下來,讓所有人目瞪口呆,陷入癡呆中的一幕出現了。

在光焰散去,被魔晶炮直接擊中的太易,竟然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眾人眼前。像是被魔晶炮轟的有些頭暈?天空中出現的太易,看著周圍的一切,呆滯了片刻,方才緩緩回過神來,向下掃了一眼眾人,又搖搖頭,似乎在不屑又像是感覺很無聊一般,更像是一頭暴龍被螞蟻咬了一口后,卻懶得找螞蟻報復回來一樣。

這他媽怎么可能?”

那五階法師看到此后,整個人的下巴都差點沒掉下來,腦袋也陷入了當機,難以置信的看著天空的太易。

“魔晶炮魔晶炮,給老子轟……剛才肯定是沒擊中,給我繼續轟。”發呆片刻后,五階法師終于回過神來,瘋狂的嚎叫起來。

“轟轟轟……”

收到了指示,魔晶炮再次轟鳴,三聲過后,三顆巨大的橢圓炮彈,徑直轟向了天空中的太易。然后,比前面更加勁爆,更加駭人,直接讓那五階法師子的恐怖一幕出現了。

只見天空的太易,再看到轟來的炮彈后,竟然不緊不慢,伸出了一根手指對著天空輕輕一點。那三顆巨大的,絕對能一炮轟死一個六階強者,傳奇都不敢當面對頂的魔晶炮彈,居然在太易的一指點出下,就如同三顆棉花糖一樣,停在太易面前,不斷蠕動著。

隨后,太易手指輕輕一彈,三顆懸浮在他面前的炮彈,直接掉轉了頭,速度不比來時慢的,轟入了底下人群中。

轟轟轟……

“這怎么可能?”

臨死前的一刻,那五階法師不禁喃喃道。

沖鋒,沖鋒,再沖鋒……

無數的,密密麻麻的,數量近千萬的,如同潮水一般的聯軍,不顧一切代價的,正在瘋狂沖擊著遺棄之城。

大地在顫抖,元素在咆哮,人們在嘶吼,鮮血在流淌,尸體在堆積……

千萬人大步的、用力的踐踏,讓整塊大地都在上下起伏,數百萬正在城下廝殺,近百萬的弓箭手正在瘋狂的無數的魔晶炮、弩炮,瘋狂嘶吼,吐出了漫天的炮彈,炸死了聯軍一波又一波的士兵。近五十萬的魔法師,正拼盡全力的浮在高空,把一個個魔法轟響聯軍軍陣中,然后又被聯軍的弓箭手擊中,耗光血量,如同下雨般的掉落到城下……

可是不管怎么殺,不管怎么阻撓,那聯軍的士兵就好似無窮無盡一般,怎么都殺不干凈,怎么都阻擋不住其的進攻勢頭。

城頭處,唐震天、蘇妃、紂天行等神賜一幫絕對領導人,正一個個臉色慘白、發青,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的戰場。他們沒想到,聯軍竟然會利用一件空間神器,悄聲無息的出現在遺棄之城的底下,而且數量還如此之多。

而且看聯軍如此瘋狂的勢頭,顯然是不攻下遺棄之城不罷休。

上次有高階遺棄之民頂住了,可是這次呢?

要知道,現在玩家的實力也都提升上來了,已經有能力抵擋住那些高階遺棄之民了。如果遺棄之城被攻打下來,那神賜將來的遭遇下場,絕對凄慘。

“怎么辦?該怎么辦?”神賜聯盟的盟主唐震天無力的看著下面,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解決眼前的死局。

一旁的蘇妃嘲諷的冷哼一聲,可也沒有打破此局的法子,她的人已經都被派下去了,也死的差不多了。以現在這可怕場面,恐怕就是來幾個傳奇,也無法擋住下面的敵人吧!

看著一段段城墻上的魔晶炮、弩炮被對方的炮火不惜代價的轟炸清理掉后,城墻上數人,都明白已此時經無力回天了,遺棄之城,這次怕是真的要被對方完全奪下了。然后再以遺棄之城為跳板,直接攻入神賜……

就在一段城墻被轟塌,眼看聯軍就要順著缺口,沖入遺棄之城內時。

突然間,遺棄之城上空,虛空一陣波動,接著一個身著rǔ白色長衫,一頭長發被隨意扎起,面戴一張銀色面具,渾身閃爍著一層淡淡金光的人,出現在了天空。

來人似乎極為扎眼,戰場上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抬頭看了一眼,隨后再次瘋狂沖殺起來。

“這人是誰?”紂天行疑惑出聲問道。

蘇妃微微一愣,搖搖頭,冷冷道:“不清楚。只是來送死而已,不必搭理。”

“這不是那個擁有神器的法師嗎?”唐震天微微一愣,隨后怒火滔天的罵道:“廢物,一個廢物。神器留在這個人身上,簡直就是該死的

唐震天這么一說,眾人才恍然,知道了這個家伙就是逃匿了十幾年之久,仍舊沒被他們抓住的那個法師。

只是這家伙來干什么?難不成,他以為自己神?想來個力挽狂瀾?

幾人搖搖頭,不在搭理天空中這個突然出現的蠢貨。

來人回頭在城頭掃了幾眼,忽然如同閑庭漫步一般,在箭雨炮火中,慢慢的一步一步向城頭走來。讓所有人感覺不可思議的是,所有射到他身邊的箭支、炮彈,都好似擊打在了一張無形的墻壁上一般,紛紛靜止在來人周圍。

“這是……”

強頭數人看的驚異,因為他們竟然看到幾顆魔晶炮的炮彈轟來后,居然也都靜止在那里,被擋了下來?

“呵呵,唐震天,你說誰是廢物?”

來人輕飄飄的落在城頭外,幾十米處的虛空中,突然張口沖著唐震天笑了笑道。隨后,伸手好似甩掉一身灰塵一般的,隨手甩了幾下,甩出了幾十個光球。接下來,讓所有人,不管聯軍還是神賜所有人目瞪口呆,驚駭至極的事情發生了。

幾十個光球分散,均勻落入了聯軍大軍之中。

無聲無息,幾十個光球猛然爆開,只是釋放出了萬丈刺眼的光芒,卻沒有什么驚天動地的反應。

人們被光球的強光晃得的睜不開眼,都紛紛用手阻擋,等他們適應了強光,睜開眼睛再看去時,所有人都愣住了,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原本擁擠在遺棄之城城墻下的數百萬聯軍大軍,竟然都齊齊的靜止在那里,保持著前面的動作,一動不動,沒有了聲息。

一陣微風吹過。

所有人驚駭、恐懼到極點的看著,那數百萬被微風一吹后,紛紛化作灰燼的聯軍。

傻眼了,所有人都傻眼了,就連城墻頭上幾人,都呆呆的看著這突然發生的一切,腦袋里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想什么,應該做出什么反應。

“這怎么可能?”

回過神來的唐震天,嘴里發出了就像是女人尖叫一般的聲音,再配上他現在那張扭曲的臉頰,顯得極為好笑。

可周圍沒有一個人去笑他,因為他們現在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

這一切還沒完,天空中那個身影,在干出了神才能干出的事情后,又對著虛空一點,點出了一個巨大的時空裂縫。

“殺!!!”

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之后,裂縫中無數的身影從里面沖出,一個個散發著近乎魔神一般,讓人恐懼到顫抖的氣息,爭先恐后的,咆哮著,瘋狂沖向了那剩下的六七百萬,還未從前面的事情中回過神來的聯軍士兵。

來人不去看那不對等的戰爭,再次慢悠悠的一步一步,像是在虛空漫步一般的,走到了城頭,來到了唐震天幾人面前。

幾人,無一人敢做出什么防御動作,只是下意識的向后退出幾步。

來人不理會唐震天幾人,徑直慢慢的走向了面色發白,冰著一張臉蛋,又有些不知所措的蘇妃,然后在蘇妃無限的怒火,眾人呆呆的、怪異的神色中,輕輕wěn在了蘇妃的額頭上。

“你!”

蘇妃先是一愣,隨后怒火、殺氣噌的冒起,提劍就要對眼前這個對他輕薄的男人出手。

不過還未等她出手,來人只輕輕湊在她耳邊,說了什么,然后蘇妃再次一愣,隨后小嘴慢慢張大,最后淚水決堤般的從眼中滾落而出,無限狂喜的撲入了來人懷中,哭著說道:

我好想你……”

上一章  |  重生之法神傳說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重生之最強劍神  賊膽  網游之倒行逆施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網游之野望  重生之狂暴火法  網游之劍刃舞者  
你可能喜歡看:  [武俠]  從武俠到玄幻  無極劍仙  穿越諸天萬界  仙路至尊  問道仙武世界  點絳唇  凡女修仙傳  
大家都在閱讀:  極品全能學生  神皇魔帝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武煉巔峰  末世大回爐  農園似錦  兩界搬運工  衛嬌  超級兵王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2]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