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荒紀最新章節列表
搜索
傲世丹神 莽荒紀 醫香 被休的代嫁 丑婦 田園閨事 藥手回春 秀色農家
當前位置:波斯小說網>>大學士>>大學士目錄

第四百八十六章 泰昌(全本)

更新時間:2011-04-09  作者:衣山盡  關鍵字: 歷史 | 兩宋元明 | 衣山盡 | 大學士 
第四百八十六章泰昌(全本)

就在東廠這里。

大膽,反了,反了”黃錦猛力地拍著桌子:“來人了,把畢云給我拿下”

“是”四個黃錦的心腹同時撲上去,將畢云架住。

這個時候,幾個畢云的心腹已經帶著大隊人馬提著兵器沖了過來,見廳堂中畢云被黃錦等人拿下,如何肯依,一聲大喊:“救畢公公” =波=斯=小=說=網= bsxsw.com

十幾個東廠的番役同時沖了進去,一聲喊,將黃錦等人團團圍住。

黃錦大喝一聲:“怎么了,要造反了。陛下手敕,捉拿犯官畢云問話。不相干的,就不要插手,否則,一律殺了”

一時間,大堂之中劍拔弩張,就像是一個火藥桶,只需一點火星,立即就爆炸開來。

平秋里見勢不妙,等下若真火拼起來,畢云人多勢眾,他和黃錦未必能討到好。

他輕輕將手中的茶杯放下,咳嗽一聲,柔聲道:“畢云,這個孫靜遠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惹陛下不高興,如今已經被錦衣衛拘了,連帶著牽累了畢公公。其實,以孫淡和陛下心目中的地位,也不需擔心。只要將事情說清楚了,一切也就風平浪靜了。黃公公領命來接手東廠事務,也是陛下的圣旨。你又何必為難黃公公呢,一點小事,非要上綱上線,弄出一樁血案來,沒必要吧。”

平秋里此話一說,畢云皺了皺眉毛,雖然對平秋里非常沒有好感,卻不能不承認他說得在理。作為一個內侍大太監,他還不至于膽大到同皇帝抗衡的地步。再說,如今孫淡是生是死還不知道,與其在這里磨蹭,還不如快點從這里脫身去打探消息,看孫淡那邊究竟出了什么事。

畢云對所發生的一切還茫然未知,又擔心孫淡,也不想再同黃錦糾纏,大喝一聲:“都退下去去,我馬上要進宮去見陛下。”

畢云手下的幾個番子聽畢云這么說,都忿忿地收起了兵器,正準備退出大堂。

見事情變成這樣,陳洪心中大急,他看到平秋里突然面路猙獰,朝黃錦悄悄做了個砍頭的手勢。

黃錦回意,手摸到背后,就要動手。

陳洪這個時候再顧不得許多,一個箭步躍將出去,手中高舉著孫淡的手信,大喊一聲:“皇帝已經大行,畢公公,孫先生有手書在此,即刻拿下黃錦”

“啊”屋中眾人都是一聲驚叫。

黃錦突然明白過來,轉頭對著陳洪就是一聲怒喝:“你這個叛賊”

“動手,都殺了”畢云當機立斷,一聲虎吼,雙臂一繃。抓住他胳膊的四個太監就如斷線風箏一樣彈了出去。

好個畢云,也不遲疑,身體一縱,躍上前去,一掌就拍黃錦的一個心腹額上。那人眼睛一白,米口袋一樣軟倒在地。

隨著這一聲吶喊,畢云手下的番子同時抽出兵器,亂刀朝黃錦等人砍去。

可憐黃錦等人猝不及防,驟然之間,就被砍倒了一地。

“咻咻”一陣尖銳的破空聲,平秋里雙手連連揮舞,一片鐵釘射出,滿屋都是慘烈的叫聲:“黃錦,快殺回西苑,若讓孫淡控制住那里,大事晚矣”

“好,殺回去”黃錦身上也中了一刀,頭發也散了,混身都是鮮血,尖聲大叫著朝門口沖去。

“哪里走”陳洪冷笑著攔住大門:“干爹,你老人家別急著走嘛,兒子還沒有孝敬你呢”說著話,就一拳朝黃錦面上砸去。

“小畜生,找死”黃錦怒喝一聲,頭一甩,避開陳洪的拳頭,右手并成一個鶴嘴,電光石火間朝陳洪的胸口一啄。

如今的黃錦已經是天下間有數的高手,如果不是他身上帶著病根,只怕已是繼朱寰之后的天下第一。他如今一身武藝只剩了七成,可即便如此,依舊排在馮鎮之后,穩坐第二把交椅。

陳洪武藝本就不高,如何抵擋得住,只覺得一陣劇疼襲來,一身力氣消失不見,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火辣辣的掌風從后襲來,還未印在身上,已震得他胸中血氣一陣翻騰。

“畢云的鐵砂掌”黃錦心中一陣冰涼,這家伙的武藝只比自己略輸一籌,又突然偷襲,這一掌他是斷然躲不過去的。若被他擊中,只怕這條命要交代在這里了。

正在這個時候,身邊有條白色的影子閃過,黃錦也顧不得那許多,伸手一拉,就將那道影子朝身邊一拉,恰好擋住畢這勢大力沉的一掌。

“啊”一聲慘叫,正是平秋里的聲音,接著就是熱熱的鮮血噴到了黃錦繡脖子后面。

黃錦幾個縱步,遠遠沖了出去,在沖出去的一瞬間,他還回頭看了一眼。卻見平秋里正趴在門檻上,被畢云手下的亂刀淹沒了。

同時,平秋里不斷發出怒叫:“黃錦,我做鬼也不會防過你……啊……”

黃錦再不回頭,一口氣朝前跑去,轉眼就從東廠沖了出去。

東廠的人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見黃錦渾身是血地沖出來,自然不敢阻擋,如此倒讓黃錦逃掉了。

黃錦一跑出東廠大門,就有幾個手下牽馬過來:“干爹,你的傷……”

“死不了”黃錦一咬牙,使勁地給了戰馬一鞭子:“都他跑起來,去西苑,叫上所有人帶上兵器,皇帝已經大行了,千萬不能給賊人作亂的機會。快快快,遲上片刻,我等都死無葬身之地了。”

“是”黃錦手下的人都嚇得面容慘白。

這一路狂奔,黃錦只覺得自己的血越流越多,頭也陣陣發暈。不過,隨著他不斷將命令傳遞下去,黃錦系的宦官們也越聚越多,不多時已經聚集了上百人,都是手持武器。

看到已經有這么多人,又都是武藝出眾的心腹,黃錦心中稍微安定了些。靠這些人,應該能夠控制住西苑,到時候另立新君,他黃錦的榮華富貴卻是跑不掉的。

眼見著就看到西苑的大門了,那邊依舊黑壓壓沒有燈火,看起來很是平靜。

黃錦舒了一口氣:終于趕上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從街口處涌出來一大全手提兵器的漢子,都是剽悍兇猛之士,火把將整個街道都照亮了。

黃錦一看,這些人都做平民大扮,大喝一聲:“哪里來的賊人,在京城之中持械集會,就不怕被誅三族嗎?我是司禮監掌印太監黃錦,都放下兵器,束手就擒,或可留爾等一條性命。”

那群人走出一個手提鐵杖的中年壯漢,一聲長笑:“某乃漕幫汪古,得內閣眾相之命,在此戒嚴。前面已經封路,所有人都不許通過,違者格殺勿論。”

黃錦冷笑:“內閣要戒嚴西苑還輪不要你們這群叫花子,快快閃開。”

“若我不讓開呢?”汪古反問。

黃錦一咬牙:“來人,隨我殺過去”

孫淡宅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陸松突然驚醒過來,大喝一聲:“現在什么時候了,孫淡怎么還不出來?”

陸炳和眾人一剎間都清醒過來,同時大喊:“韓月,你搞什么鬼?”

韓月突然一臉淚痕:“稟陸大人,皇帝已經大行了,我家老爺已經同幾個相爺進玉熙宮去了。”

“什么”陸家父子同時發出驚天動地的大喊。

“嗡嗡”景陽鐘響了起來,整個京城都在這鐘聲中微微顫抖。

“陛下啊”陸炳一張口吐出一口熱血,放聲痛哭起來。

西苑外面,黃錦和漕幫都抽出了兵器,眼見著就要殺成一團。

可就在這個時候,景陽鐘響了起來。

黃錦身體一顫抖,從戰馬上落地。

西苑的大門緩緩打開,內閣各大輔臣,六部尚書和孫淡一道走了出來,所有人都是一身素白。

楊一清厲聲道:“不要動手,所有人都將兵器放下。聽首輔大人安排。”

楊廷和走上前來,大喝道:“陛下已經大行,有遺命,立即捉拿黃錦下獄若有反抗,天理不容,國法不容。”

黃錦手下的人面面相覷,須臾,都將手中兵器扔在地上。在文官的力量面前,在國家機器面前,任何一個個體都是渺小的,即便是權傾一時的黃錦也不例外。

終明一朝,從未有藩鎮割據,從來沒有發生過中央權威被極大削弱的情形。

封建社會的中央集權制度,在明朝已經完善得像一臺精密的機器。

而資本主義的萌芽,在封建制度得到極大完善,國家財富積累到頂峰的時候悄然萌芽,只需細心呵護,必將長成大樹。

景陽鐘還是“嗡嗡”響著。一口氣敲了九九八十一下。

“這里就是皇宮嗎?”站在太和殿中,孫洛伊好奇地看著正面的須彌座,又看看地上的金磚,拍手笑道:“好漂亮啊,這房子比我家還大。”

“妹妹,要不,你以后就住著別走了。”一個身穿紅色龍袍的小胖子手中拿著一個蟋蟀籠說:“這里面好無趣,又沒人陪我玩。”此人就是大明帝國的新君朱載菟。

“誰要住這里了?”孫洛伊嘟著嘴唇,道:“這里面又沒有花又沒有草,全是大房子,沒意思得很。”

“不要走,不要走。”小皇帝嘴巴一癟,哭道:“好不容易找到個可以說話的人,你走了,我找誰去玩啊?”

“愛哭寶,賣燈草,你可是男人啊,男人流血不流淚。若換你是我弟弟,早被爹爹打死了”洛伊不屑地哼了一聲。

“啊,楊相要打人?”小皇帝嚇得面色大變。

洛伊:“懶得同你多說,我要去找娘了。”她轉頭問一個小太監:“呂芳,我娘呢,帶我過去,我要回家。”

呂芳忍住笑:“我的小姑奶奶,可不能這么折騰萬歲爺啊。會昌侯夫人正在同太后她老人家說話呢,宮中自有規矩,等下萬歲爺的登基大典舉行完畢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還得等,好無聊啊”小姑娘很不耐煩:“這地方好沒意思,我要回家去,爹爹昨天剛給我扎了個風箏,我還約了人去放呢?”

“這地方怎么不好了,我的姑奶奶,等你長大了,這里可就是你的家了。”

“長大,我什么時候長大?”

“十四歲吧。”呂方笑道:“還有十幾年,一晃眼就到了。”

“好啊,好啊,洛伊來了你好。”小皇帝拍著手。

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陳太后和孫淡、畢云和陳洪走了過來。

孫淡上前一步攙著小皇帝的手:“陛下,時辰到了,該出去接受百官的參拜了。”

“我也要去”孫洛伊大聲說,這小妮子,什么地方熱鬧,她就往什么地方鉆。

陳太后一笑:“這小姑娘好生聰明伶俐。”她伸出手摸了摸孫洛伊的腦袋:“洛伊,遲早有一天你會接受百官參拜的,不過是現在,還得等上一段日子。”

孫淡一笑,從小皇帝手中接過蟋蟀籠子遞給呂芳,又牽著皇帝大步朝門口走去。

一陣風吹來,掀起明黃色的門簾,外面的廣場上上千個官員同時跪在地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小皇帝嚇得面容慘白,“哇”一聲大哭起來:“洛伊姐,我要洛伊姐姐”

孫淡嘆息一聲:這個孩子,怎么同孫曉覺一樣老實啊

就在這一天,大皇子朱載菟正式登基為帝。而內閣也在皇帝登基這一天做出重大人事調整。楊廷和辭去內閣首輔一職告老還鄉,由楊一清接替元輔一職。補孫淡、楊慎、王元正為內閣閣員。

次年,改元泰昌。

泰昌一年,內閣首輔楊一清因病辭職。華蓋殿大學士會昌侯孫淡補內閣首輔一職,楊慎任次輔。

在任期間,孫淡大力推行一條鞭法,并改革軍制,扶持商業,在泰昌十四年皇帝親政時,國庫已經積累了兩千多萬兩銀子,國家財政得到極大改善。

同年,孫洛伊被冊封為皇后,并誕下皇子。

皇帝親政之后,孫淡一改當初大刀闊斧式的政治改革,為政風格轉為溫和。

到泰昌二十年的時候,他索性此去內閣首輔一職,回家養老,自到八十歲時,無疾而終。其時,其自孫曉覺已官居禮部左侍郎。這個孩子生性木訥,為人寬厚,孫淡當初本不看好這個兒子。而這個孩子讀書也沒什么才能,一口氣考了三十多年,什么功名也沒撈著。可等到四十歲那年,也不知道他怎么得突然開了竅,一路從童生考到了進士,總算讓孫淡得到一些安慰。也讓孫曉覺的岳父薊遼總兵官馮鎮高興得從馬上掉了下去,摔斷了一只腿。弄得他的另外一個兒女親家,錦衣衛指揮使韓月還派人送了兩斤人參過去給他補養身子,吃得老馮鼻血長流。

馮鎮當年也是苦過的,一但富貴,三妻四妾,十多個孩子,兒女親家極多。連孫佳的兒子都做了他的女婿。

孫佳的那個兒子的出現很是蹊蹺,也不知道父親是誰,倒是個聰明伶俐的風流郎君。十二歲中秀才,十六歲中舉人,二十歲中進士。后來官至山西布政使,是個得力干才。孫佳的兒子自然是姓孫的,中了進士后,因為要實授官職,自然要盤查一下他的來歷。吏部的人查了半天,最后查到會昌侯府頭上,自然不敢再查下去,胡亂給他填了個履歷,就此罷手。

至于江若影,一直住在孫宅幫孫淡帶兩個孩子,也沒有嫁人。等孫淡的兩個孩子長大成人之后,又給孫淡帶孫子,孫女。孫曉覺一口氣給孫淡生了三個孫子,四個孫女,倒將江若影給累壞了。除了當保姆,江若影還兼了族學的先生,她也是樂在其中。

雖然有這李時珍父子的細心治療,可肺結核這種病在明朝就是不治之癥,方唯于泰昌二年去世,死前還給孫淡寫過一封信,上面寫著:“辛苦最憐天上月,一夕如環,夕夕都成玦。

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鉤說。

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棲蝶。”

這是孫淡的舊作。

方唯知道這輩子她與孫淡只能是有緣無份了。

孫淡身邊人各有緣法,各有悲喜。

這就是人生,這就是生活。

其時,孫淡的外孫已繼位為帝多年。

晚年的孫淡雖然富貴逼人,可卻沒什么架子,衣著隨便,常年出入在市井之間,聽聽曲,喝喝茶,倒也逍遙。

遇到春和景明,他還帶著枝娘,兩老口拄著拐杖在西山踏青。興致高的時候,還放聲高歌:“猶見山之樵與村童,春日會鼓聲逢逢。此山之高過岱宗,或者其讓功。宣氣生物理則同,磅礡萬古無終窮。何時結屋依長松,嘯歌山椒一老翁。”

聽到的人都大聲喝彩:“這老漢,中氣真足啊”

其時,司禮監掌印太監呂芳站在人群中,指著那個高大挺拔的背影說:“此人乃是天下第一名士,孫淡孫靜遠是也胸中自有浩然之氣,能不洪亮嗎?”

(全書終)

上一章  |  大學士目錄  |  下一章


同好熱讀作品:  明末工程師  侯門福妻  念春歸  古代悠閑生活  重生之長女  崛起之華夏  閨范  
你可能喜歡看:  [現代言情]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重回七九撩軍夫  農家內掌柜  重生當軍嫂  未來一品藥醫  女配是重生的  
大家都在閱讀:  龍血武帝  校花的貼身高手  修羅武神  隱婚100分:惹火嬌妻嫁一送一  八荒劍神  守婚如玉:Boss寵妻無度  妖神記  太古神王  武煉巔峰  撿個校花做老婆  
波斯小說網力推優秀小說:

您上一次的瀏覽紀錄:
您博覽過的群書:
1. 本站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為轉載作品,所有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最新章節以及莽荒紀最新章節均由網友上傳。
2. 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校花的貼身高手、求魔和莽荒紀讓更多讀者欣賞。
3. 作品收集于網絡,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僅代表個人立場,與本站(www.bsxsw.com) 無關。
4. 如果您對校花的貼身高手最新章節、求魔或者莽荒紀有任何疑問通知我們,聯系我們:admin@bsxsw.com。
Copyright © 2012 波斯小說網 www.bsx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校花的貼身高手 莽荒紀 花開錦繡 拾娘 傲世九重天[0]
當前查詢耗時:0.046846 秒